2022-06-11

。 見漢軍這裡派出的還是呂布,張角冷笑一聲,勝券在握。直接叫出麾下猛將鄔文化前去對敵!

至於那前去支援的劉備三兄弟,張角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不屑一顧。呂布都打不過鄔文化,更何況劉備他們?

此時的呂布受傷硬撐著上戰場,實力也沒有之前全勝時期強悍,即便加上劉備三兄弟,四人對戰鄔文化,也不見得可以贏。

「賊將!拿命來……」

呂布見鄔文化衝殺而來,惱怒不已,手中方天畫戟被其舞的虎虎生風,砸向衝來的鄔文化。

「小小漢軍,還不快將自己的首級獻上?」

鄔文化一臉的不屑,嘲諷呂布。只見其手中蟠龍排扒木輕輕探出,接著用力一掃,將呂布的攻擊格擋下來。

「叮!呂布技能『戟神』『虓虎』『飛將』發動,武力值提升至136(137)」

呂布見攻擊無果,再次揮舞手中方天畫戟,對準鄔文化的頸脖處,若游龍般探出!

「鏘璫」

一聲巨響,火星四濺,呂布的攻擊被鄔文化格擋下來,毫無進取優勢可言。

「叮!檢測鄔文化技能發動,請稍候……

鄔文化,五維屬性:武力值108(110),統帥值42,智力值43,政治值23,魅力值76

技能一:蠻霸——蠻勇蓋世豪無雙,霸者威風凌雲壯

效果1,起手時武力值提升8點。

效果2,戰意越高武力值提升越高,第一次+4,第二次+3,第三次+2,第四次+1(戰意達到巔峰時,可一次性開滿)

效果3,遭到對手嘲諷或者輕蔑對手時,武力值提升4點。

技能二:力星——生成大力排山嶽,食盡全牛賽虎彪

效果1,該技能觸發時,武力值提升5點。

效果2,斗將時大幅度提升戰場中己方大軍的士氣、戰鬥力、行軍速度……

效果3,免疫一半負面狀態。

技能三:器神——通用技能(適用於人物使用兵器較為古怪且獨特時)

使用排扒木作為兵器時,武力值提升4點。」

「當前鄔文化戰意尚未達到頂峰,技能一、二、三發動,武力值上升至136(138)」

鄔文化技能發動,武力值直飆到與呂布一個級別。若是算上神兵和寶馬,呂布此時不如鄔文化……

「汝就這點水平嗎?還能不能再強一點?」

蟠龍排扒木直愣愣砸下,被呂布用方天畫戟給格擋住。此時呂布內傷發作,一口股腥甜湧上喉口,差點噴出!

「賊人豈敢!劉備來也……」

見場上呂布狀態不佳,劉備有些擔憂,對身旁兩位義弟使了個眼神,然後大吼一聲向著鄔文化這裡衝殺過去。

「什麼玩意?」

鄔文化頭都沒有轉一下,冷哼一聲,眼神一瞥,手中的蟠龍排扒木用力往後一揮。

嚇得劉備連忙勒馬,扭頭就退。劉備此舉,到是給了戰圈中呂布一絲喘息的的機會!

「叮!鄔文化戰意提升,當前武力值提升至138」

此時的鄔文化被劉備三兄弟搞得有些窩火,手中蟠龍排扒木大開大合,向著呂布胯下的戰馬戳去。

「糟糕……」

一身巨響,接著又是一聲馬嘶。呂布胯下的戰馬被鄔文化戳中,哀鳴一聲之後應聲倒地!

呂布一個鷂子翻身從馬背上跳下來,這下該如何是好?鄔文化騎馬對戰,而呂布只能步戰……

而漢軍這裡,盧植見呂布胯下馬匹被鄔文化殺死,連忙拍馬而出,將之前袁術送於自己的烏雲踏雪借給呂布一用。

自己則是換上普通戰馬,于軍中等待呂布與鄔文化對戰的消息!

「多謝將軍。看吾斬殺此僚……」

胯下有了一匹好的寶馬,呂布信心大增,提起手中的方天畫戟再次向著鄔文化衝殺過去。

二人彼此斗戰近百回合,呂布握戟的手被震的鮮血淋漓,虎口出破裂溢血,但其不吭一聲,依舊沒事人似的繼續與鄔文化對戰。

反觀鄔文化這裡,面不改色,甚至大氣都不喘一下,繼續與呂布對敵。

雖然說不能一下子將呂布斬殺,但就按照這個速度下去,三百回合之內,呂布必然被梟首!

漢軍這裡的眾人焦急萬分,盧植不忍呂布遇難,喚來曹操、袁紹、孫堅、公孫瓚、董卓等部將,欲要讓他們派遣麾下將領前去支援。

「這……那黃巾賊人武藝高強,恐怕不容易對付。」

董卓此時已經被那鄔文化的蠻勇給震撼到了,有些不想派遣將領出戰,害怕會得不償失,損失大將。

而曹操這裡,則是拱了拱手,二話沒說。對著部下的張桂芳等將做了個眼神……

袁紹亦是如此,一個眼神過去,顏良、文丑二人便已經明白,提著兵器便戰場支援呂布。

而孫堅和公孫瓚麾下沒有實力過硬的大將,只能是自己衝殺上去。

眾將皆派部下上陣殺敵,這搞得董卓有些尷尬,眾人盯著他,看的其無可奈何,派出董淝和董平二人上前支援。

漢軍這裡一時間派出數員大將,黃巾軍那裡不甘示弱!

張角直接派出麾下猛將張奎,攜方傑、杜嶨、李助等人上前助戰。

大戰再啟!

呂布這裡苦苦支撐,連連受傷,甚至差點被鄔文化手中神兵蟠龍排扒木給砸中。

而顏良文、丑等一眾將領這裡,亦討不到什麼好處……

眾將圍攻張奎,但奈何實力差距懸殊,不到五十回合,董平被張奎洞穿右肩,身死不知。

近百回合,張桂芳神兵探出,成功偷襲到張奎,使得其左肩被划傷,有些溢血。

這可成功激怒了張奎,只見其揮舞神兵大開大合,欲要斬殺張桂芳。

即便漢軍這裡眾將圍攻,也無法拖住張奎沖向張桂芳!

「吾命休矣……」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張奎,張桂芳第一次出現恐懼的感覺,被嚇得雙腿發軟,不知所措。

張奎手中神兵徑直朝張桂芳脖頸方向砍去,在場眾將皆是恐慌,欲要衝殺上前救援張桂芳。

「鏘璫!」

入肉之聲響起,接著血濺當場。

張奎抬起的神兵被人用箭射離了原本要砍殺的方向,這使得張桂芳僥倖逃過一劫,保住性命。 一百億的教育基金,江山交給了張桂芳老師全權掌管,為了以防萬一,江山還物色了好幾個專業人才協助她打理。

沒成想,最終還是出事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江山追問道。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

下屬弱弱的說著,將一切娓娓道來。

一百億的教育基金到了張桂芳老師的手裡之後,張桂芳老師也沒有辜負江山的期望,將資金都投入到了貧困地區的教育工程當中去。

為此,張桂芳老師還走訪了很多的貧困山區,並積極推動了不少的教育項目。

考察確認無誤后,接下來,就是順理成章的落實下去。

該修路的修路,該建學校的建學校。

但就在這一環節上,出事了。

一秒記住https://m.net

張桂芳老師不熟悉其他地方的情況,為了提高效率,讓更多的孩子能夠儘快上學,便將很多工程都承包給了當地人。

但那些人陽奉陰違,收到錢之後,各方先進行瓜分,等分得差不多了,才進僅剩不多的錢,落實到具體的項目中。

結果就是,學校修到一半就沒錢修了。

他們還恬不知恥的,編造理由繼續向張桂芳老師要錢。

張桂芳老師不是傻子,當然不願意給。

但她不給,人家就甩手不建,任由學校爛尾。

這就罷了,那些人還各種造謠,污衊抹黑張老師。

實在是氣不過,張老師打算訴諸於法理,但其中牽連太深,法理也給不了張老師公道。

集團也是在這幾天的監察中,才發現狀況的。

事關重大,第一時間向江山彙報。

「張老師呢,我要見她。」

江山聽下屬說了個大概,臉上已經寫滿了不悅。

「聽說,張老師近期以來,一直為了這些事四處奔波,但一直都沒個結果,心裡覺得很愧對您,一時氣血攻心,離開了人世。」

「我們也是剛剛得知的消息。」

正是因為張桂芳老師的突然離世,集團才啟動的監察程序,以確保教育基金穩定運行。

這一監察,就牽扯出了一大堆事。

截止到目前為止,一百億的教育基金,已經花出去了將近九十億,但真正落實到位的項目,寥寥無幾。

也就是說,這九十億的資金,絕大多數都被吃了空餉。

江山氣不打一處來。

要說這一百億是做生意賠了,那他一點兒也不心疼,畢竟做生意都是有風險的,盈虧自負。

但問題是,這一百億,是他撥出來,幫助那些貧困地區的孩子,改善教育環境的。

不求半點回報,完全是無償的。

這樣的錢,居然也能被人染指。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說完,江山掛斷了電話。

見江山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雷布斯,傑克馬,小馬哥,都沒敢再說話。

等江山平復好心情,這才小聲詢問狀況。

「老闆,出什麼事了嗎?」

江山擺擺手,「一點小問題而已。」

「你們難得見一次面,就在一起好好聚一聚吧,我手裡頭還有些事,就先離開了。」

說罷,江山便乘坐著專車連夜離開了。

等他抵達集團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

集團內,李瀟瀟辦公室的燈一直在亮著。

推開門一看,只見李瀟瀟紅著眼躺在沙發上,眼裡布滿了血絲,明顯是一夜沒合眼。

看到江山,李瀟瀟沒說一句話,抹著眼淚就撲到了江山的懷裡。

她不開口,江山也知道,是因為張桂芳老師。

張桂芳老師是改變了李瀟瀟人生軌跡的人,對李瀟瀟的意義,不亞於再生父母。

而今,突然聽到張桂芳老師不幸離世的噩耗,她怎麼可能不難過。

「給你放幾天假,平復一下心情。」

「集團的很多事情,還都要靠你呢。」

李瀟瀟的情緒穩定些后,江山開口說道。

「老闆,教育基金的事情,我也想參與處理,為張老師報仇!」

李瀟瀟提出了請求。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