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0

「不硬,能感受到某種彈性…像是生物的肌肉組織,非是正常的土地……」

隨意的走動兩下,腳下的這種彈性感,越發的明顯。

側過身。

唐淵將手輕輕按壓在岩壁上,隨著手上不斷用力,岩壁開始向內凹陷。

一旦鬆手,岩壁又會很快的彈回來,恢復如初。

「這也很不正常。」

四周感受不到任何危險,鼻子輕嗅間。

「這裡的空氣,竟然格外的清新……」

嗡——

手中鑰匙的晃動,變得越發的強烈。

來不及思考,看著那鑰匙的光亮,開始越來越微弱。

不再猶豫。

唐淵乾脆直接帶著眾人,進到了這像是腸道一樣的洞穴之中。

當他們所有人,終於都踩在腸道上的時候。

嗡——

一陣炫目的銀光,從顫動的鑰匙上爆發,將眾人籠罩。

嗖——

所有人,頃刻間消失在了原地。

……

嘈嘈雜雜,有風吹拂在身上。

「這是……」

等視野恢復光明的時候,眾人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小區的大門口外。

在那小區的左側牆壁上,唐淵發現了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青蘋果小區。

「……我們這是,回來的?」

周圍的行人,被眾人的突然出現給嚇了一跳。

他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對著唐淵他們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看到有人已經掏出手機,就要對他們進行拍照。

啪!

一個響指甩出。

隨著五感操縱的力量發動。

周圍百米範圍內,所有人的意識被改寫。

他們再也不會認為唐淵這批突然冒出的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行人們眼神一晃,結束交談,身體自然的從眾人身邊路過。

偶爾會有些行人們好奇的看唐淵他們兩眼,但都不太在意。

放下右手,唐淵感受著這份喧囂。

只有離開了這種「日常」進入「非日常」的世界,才能體會到這種「日常」的珍惜。

拿起那把神秘的,銀色鑰匙。

還不待唐淵細細研究,便開始在他手中急速的老化。

這速度太快,甚至還來不及思考對策,便被風一吹,化作一陣飛灰飄散了。

「……消失了。」

張了下嘴,唐淵嘆了口氣,放下心中的某些妄想。

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

目前是,2022年8月3日的下午3點。

手機上,顯示著有信號。

鬆了口氣。

不再去管身後那批,從安心公寓帶出的那批住戶們,如何嘈雜議論。

唐淵抬手給夜小柯打了一通電話。

「喂,是小夜姐嗎?嗯,我回來了……」

……

前後不過20多分鐘。

7、8輛警車載著唐淵他們,來到了滄海市的警察局。

這裡。

夜小柯,衛澤言,徐坤,霍都,王樂,常局長他們已經等候多時。

下了車。

幾名警察就要帶領那些住戶們,去往另一個方向登記。

紅纓拉著鶴東,連忙跑了過來。

按著她哥哥鶴東的背,兩個人向唐淵深深的鞠了一躬。

「唐大哥,謝謝你!」

「謝謝!」

他們現在身無長物,沒有什麼能夠報答的東西。

唯一能夠感謝的,也只有這份心意。

唐淵倒是不在意。

拯救他們並不是為了,要得到對方的報答。

他只是單純的,欣賞這對兄妹罷了。

笑了下,唐淵揉了揉鼻子。

「接下來,為了適應這個時代,你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去學習……

鶴東,紅纓,你們兩個人,好好的加油吧!」

他們接下來的路並不好走,唐淵鼓勵的作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靦腆的笑了下,紅纓拉著鶴東的手,再一次的向唐淵鞠了個躬。

兩人就轉過身,跟著前方等待的他們的警察們,離開了。

「唐淵,歡迎回來!」

是夜小柯的聲音。

她走過來,與唐淵輕輕的抱了下。

「唐淵,接下來你可要好好的和我們說說,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從那個D級靈災裡面逃出來的……」

說話的是衛澤言,他靜靜的站在夜小柯的身旁,臉上帶著笑意。

伸出一隻手和唐淵相握。

「還有——歡迎回來!」

唐淵報以微笑回應。

然後,便在兩人的陪同下進了警察局。

眾人一路來到了常局長的辦公室里,坐下。

常局長招呼王樂給眾人泡了杯茶。

見氣氛不錯,常局長問道。

「小唐啊~那裡面是一個什麼情況?你能介紹一下嗎?」

聽徐坤說,這個安心公寓竟然在1980年代就出現了。

這可將他給嚇了一跳。

常局長連忙通過一些檔案的查證,發現了8、90年代安心公寓的傳說。

也就是說,很可能在80年代的初期,就已經有過超自然案件的發生。

而且還是一個D級靈災事件。

這讓他感到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幸好,有來自大倉市的唐淵三人頂在前面。

否則他都不知道這滄海市,到底要發生多大的亂子!

所以對於能夠從D級靈災裡面逃出來,甚至還帶了一大票倖存者的唐淵來說,實在是讓常局長刮目相看,好奇不已。

根據規定,任何關於D級靈災的情報都非常的重要,一點都不能馬虎……

隨著常局長的開口,眾人的視線也紛紛的聚集在唐淵身上,等待著他的回答。

除了涉及到自身的力量,卡牌之外。

唐淵倒也沒有隱瞞什麼,一五一十的向大家訴說了。

是真的,他現在也還在犯迷糊呢。

雖然是他最後解決了那個惡靈,也獲得了系統積分。

但是心裡總是有一些不太痛快。

這就彷彿是考試得了100分,結果被發現是抄襲別人的一樣。

就是這種感覺!

所以他也需要眾人的智慧,來幫助自己找到答案,至少也能獲得一些新的線索。

「唐淵,會不會是你認識的什麼人?」

沒過多久,徐坤率先開口。

「…呃,我的意思是,你祖上是不是有什麼厲害的靈能師之類的?」

唐淵搖頭否認,他祖上也沒有這麼厲害的存在!

喝了口水,王樂猜測著說。

「那,會不會是你無意間觸動了什麼機關,然後讓你獲得了那把鑰匙?」 傍晚,我開着車,如約來到白雲山莊。

山莊位於白雲山深處,背山面湖,星級不高,卻是一些本地的隱世土豪常來的地方。

雲山錦繡。

這間中餐館我曾來過幾次,輕車熟路。

在前台說了包間的名字,就被引了過去。

包間裏面沒有人,看來王哥他們還沒到。空間不大,不過古色古香,很有老當地的特色。

外立一面落地玻璃牆。窗外是重巒疊翠的白雲山景,夕陽微垂,灑落一片金黃,霧靄輕繞,瑞氣蒸騰。

白雲山不愧是當地祖山,發龍之地,我感嘆一聲,就站在那裏看着難得的山景。

秦朝時就有望氣士南觀,發現此地有紫氣映天,是生龍之兆。

於是追蹤到了白雲山處,斬斷了龍首。

而龍首,正是越王山。

據說,秦軍挖斷龍脈之時,地下有血泉湧出,足足三個月才流盡。

包間的門在「吱呀」聲中打開,轉過身一看,原來是王哥。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