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不也是個可靠的哥哥?」

阿喀斯的笑聲從特里同的腦後傳來。

特里同失笑:「我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說呢。」

「卑賤之輩也敢造次……!」

酒神狄奧尼索斯、地神提提俄斯、蠱惑女神阿忒……追隨宙斯的諸神從仙宮中降下,手持武器指向了阿庫亞馬林大地上的神與人們。

本忒希基墨來不及擦去自己額角流下的熱汗,背上又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她很害怕,真的害怕。

不過她害怕的不是死,不是死了就什麼都沒有、連像人類那樣留下靈魂都做不到。

她害怕的是分離。

一年、十二個月對她來說只是自己活過的歲月里算不上長的一段時間。偏偏就是這一年的功夫讓她理解到親人是多麼寶貴的存在,同時也讓她對母親、對姐姐們、對阿黛爾、對茉芙……對阿庫亞馬林的每一個存在都產生了依戀。

她還不想與母親分離,她還要用長長久久的時光去陪伴曾經因為她的離開而傷透了心的姐姐們。

她想要守護阿庫亞馬林這片大地,她想要庇佑每一個相信她的人類。

……她還沒有回報那些曾經幫助她、愛護她的亞特蘭蒂斯子民們呢。

握住本忒希基墨顫抖的手,阿黛爾在本忒希基墨回頭看向她的同時也看向了本忒希基墨。

笑著對本忒希基墨點頭,阿黛爾的眼神認真得像是在說:我會永遠陪伴在你身邊,死亡亦不能將我們分開。

眼眶一熱,本忒希基墨也笑了。她回握一下阿黛爾的手,眼中熾熱的不服輸再度堅定。

神雷釋-放出的高溫高熱不光能撕裂神的皮肉,還能將神的骨血化為灰燼。宙斯是出生就帶著神雷之力,所以神雷不會損他分毫。安菲特里忒的身體就不一樣了,葉棠只要碰到一點神雷就會皮開肉綻、血流不止外加身體麻痹。

宙斯以神雷包覆全身,自然是為了讓葉棠無法再與他肉搏。

然而在他的意料之外,看見他釋-放神雷包覆全身後瞬間就變幻姿勢後撤的葉棠竟然笑了。

一團海水從天而降,對著宙斯的腦袋就沖了下來。神雷釋-放出的能量足以加熱海水讓海水盡數蒸發。問題是宙斯的腳下海水逆流而上,半徑五百米的海水衝天而起!

這顆藍色星球的表面覆蓋物百分之七十一都是海洋。這等於說能支配海水的葉棠能夠取用的海水有整個藍星表面積的百分之七十一。

宙斯包覆全身的神雷根本來不及蒸發襲向他的所有海水,這讓他加大了神雷的輸出功率。

宙斯不增加神雷的輸出功率還好,頂多也就是被幾萬噸的海水襠下暴擊,他一提升神雷的輸出功率,立刻指尖麻痹,皮膚刺痛,關節嘎吱作響。

海水是什麼?是鹽溶液。

水已經有相當好的導電性,鹽溶液中富含更多的鈉離子和氯離子,導電性更強。

葉棠能支配海水,當然也能調整海水的成分,往其中加入更多的強電解質。宙斯因為天生的神力從來沒有感受過觸電的滋味,現在他可以在充滿強電解質的海水裡好好享受一下電擊按-摩了。

往海里扔幾個神雷,在雲端之上的仙宮裡看著海洋中無數的生物都因觸電而抽搐麻痹、口吐白沫乃至直接死亡,宙斯曾經很喜歡這麼噁心他沒法拿神雷殺了、也殺不了他的波塞冬。

天靈蓋被電擊按-摩的這一刻,宙斯第一次對葉棠產生了「恐懼」這種感覺。將牙齒咬得咯吱亂響,恥辱感讓宙斯爆發出更強的神力,他一下子衝出葉棠所設置的海水的包圍圈,沖著葉棠扔出更多神雷的同時也向著天空的更高處上升。

宙斯升得越高,海水要擊中他就需要更多的時間。葉棠要驅使海水還要調整海水的成分,這使得海水炮有命中上的遲滯。宙斯也是發現了這一點才上升的。

葉棠追著宙斯螺旋上升,這讓宙斯絡腮鬍下的嘴角揚起一個惡毒的冷笑。

越高的地方越冷,這是待在海里的安菲特里忒不可能知道的事情。身為天神的他在高空中依然可以憑藉神雷保持體溫。安菲特里忒呢?她的水只會在高空中凍成冰塊!

空氣越來越稀薄了,葉棠卻沒有感覺難受。神和人乍看都是一個腦袋兩條腿,實際內髒的構造應該是不大一樣的。哪怕是在缺氧的環境里葉棠也能夠行動自如,就是呵出白氣的她確實感到了冷。

注意到身後的葉棠停止了對自己的追蹤,滿頭的捲髮和大鬍子上都沾染了些霜花的宙斯也停了下來。他挑釁道:「怎麼?安菲特里忒,你不繼續追了?」

或許是被寒冷凍得手腳發麻了吧,葉棠姿態僵硬。她並不理會宙斯,轉身就往下方飄落下去。可得到了地利的宙斯哪裡會放過她呢?宙斯反過來從獵物成了獵人。

帶著志得意滿的笑容,再一次用神雷纏繞全身的宙斯襲向葉棠,卻不想葉棠忽然回頭,笑了。

海水再一次包覆住了宙斯的全身,這讓宙斯驚疑不定——已經是在這麼冷的地方了,為什麼安菲特里忒驅使的水還沒有結冰!?

不結冰是當然的。氯化鈉、也就是鹽的濃度會影響水的結冰點。

確實,高度會影響溫度。每升高一千米,溫度就會降低六攝氏度。然而濃度百分之二十的氯化鈉溶液的冰點差不多是零下十六攝氏度。隨著氯化鈉濃度的升高,氯化鈉溶液的冰點還要再往下降。

宙斯升高的這點距離完全不足以讓葉棠調整過的海水結冰。葉棠之所以往下飄不過是在誘導宙斯,為海水炮的命中爭取時間。

關節與骨頭再一次嘎吱作響起來,麻痹感讓唾液不受控制地從宙斯的嘴角溢出。焦糊的味道被溶解在海水裡,海水又侵入了宙斯的鼻腔與嘴巴中,小腿肚子開始打抖,大-腿在止不住的抽搐,宙斯從來沒有一刻像這樣狼狽過。

不過神王就是神王,哪怕已經如此狼狽,宙斯也沒有喪失戰意。

不僅如此,他竟然心一橫仍舊沖向葉棠。

既然安菲特里忒的海水可以讓他的力量傷害到他自己,那麼他何不把安菲特里忒拉進她的海水裡一起享受呢!?

拽住葉棠的手腕把葉棠拖進電流奔躥的海水裡,宙斯面目猙獰地加大了神雷的輸出。

讓宙斯憤恨不已的是葉棠竟沒有受到神雷的重創。

海水一遇到葉棠就在她身上形成了一層「膜」。這層「膜」讓宙斯的神雷無法將葉棠化為焦炭,甚至沒有辦法讓葉棠身體麻痹。

——葉棠可以調整海水的濃度,把海水分成水與鹽自然也沒問題。水在結冰后就變成了離子晶體,離子晶體不發生電離,因此不導電。同樣的,鹽的晶體氯化鈉在固體狀態下也不導電。葉棠身體表面的那一層「膜」是極為細密的高壓縮氯化鈉結晶,這一層結晶的強度是戰甲級別,被海水擴散的神雷穿透不了葉棠的這身戰甲是應該的。

人類跑得沒有豹子快,咬合力不如老虎,力氣不如熊,還不能像蛇那樣有可以產生毒素的腺體。但正是因為如此,人類會去研究,會去發明,會去用科研的成果去彌補自己先天上的不足。

這是傲慢的神不可能理解的東西,是不可一世的神無法擁有的進化。

也正是宙斯今天會敗在葉棠手裡的原因。

被宙斯拽住的葉棠反手握住宙斯的手腕,宙斯的手腕旋即開始結冰。

寒意從宙斯的手腕上升起,他想要用神雷劈開這看起來並不厚實的冰層,卻發現冰層內層竟然還有一層水壁。水壁讓他一釋-放神雷就先電到自己。

「安菲特里忒,你要什麼!?」

情急之中,宙斯擠出諂笑:「你要什麼我都能滿足你!!」

「眾神之王的地位!人類所有的供奉!還是美男子?阿波羅、我把阿波羅給你!我把阿瑞斯給你!我會為你收集所有英俊的人類男子……!!我——」

「我要你死。」

鴛鴦眼裡有著溫暖的光輝,以溫柔如歌唱般的聲音說著,葉棠的笑顛倒眾生。

「唔啊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安菲特里忒!!你為什麼——!!」

冰層與水壁爬上了宙斯的脖子,已經覆蓋了他的一隻耳朵。

「因為我不要別人施捨給我的安逸。」

「因為你不配活著。」

阿庫亞馬林的大地之上,十二條腿的怪物用她那巨大的觸手抽打向空中的酒神狄奧尼索斯。

狄奧尼索斯剛閃過一條觸手的攻擊就被另一條觸手給扇到了地上,而更多的觸手一擁而上,直接把他絞在了其中。

「這樣就不行了?」

嗤笑聲從斯庫拉的嘴裡冒出,帶著反派的笑容,斯庫拉一觸手打歪想罵她怪物的狄奧尼索斯的嘴巴。

「雅典娜大人,還是讓我來吧。這次的事情您還是置身事外得好。否則萬一宙斯沒被打倒……」

滿頭蛇發發出「嘶嘶——」聲的美杜莎想勸雅典娜儘快離開阿庫亞馬林。

雅典娜側臉,看向美杜莎的眼睛:「詢問,若吾淪為反叛者,汝是否仍會追隨吾?」

美杜莎毫不猶豫地跪下,親吻雅典娜的手背:「當然,我的神。」

「我只是擔心您……擔心您的母親……」

美杜莎提到雅典娜的母親墨提斯讓雅典娜黯然神傷。說實話雅典娜並沒有做好完全失去母親的準備。可是要在殺死宙斯的同時救下墨提斯,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宙斯可不會乖乖地等著人劈開他的腦袋救出墨提斯后再殺了他。

「母親她、會理解我的。」

雅典娜跟在宙斯的身邊這麼多年,以她對宙斯的了解她知道宙斯絕無可能想出那麼多厲害的計謀。也因此雅典娜早就意識到了宙斯始終在拿她威脅她的母親。

雅典娜為了墨提斯默默忍受狗腿污名的同時,墨提斯也在為了雅典娜忍受著宙斯的壓榨。誠如雅典娜會為自己服從宙斯去執行一些命令而心生愧疚,墨提斯也為自己為宙斯出謀劃策傷害了諸多女神與女人而感到自我厭惡。

這對同樣聰慧又心有靈犀的母子不可能想不到彼此都備受心理折磨。也因此雅典娜終於下定了決心。

正如宙斯腦袋裡的墨提斯亦下定了決心那樣。

「——用這個吧。」

格洛特不知什麼時候擦乾了眼淚。眼底布滿血絲的他懷抱著葉棠的狙擊-槍。

無數影魚聚集在他的身邊,幫纖瘦的他支撐著這把極重的武器。

「這是……」

美杜莎愕然。

「能夠殺了宙斯的武器。」

今日之前連見到人影都會被嚇出「噫!」聲的海巫像是看不到有仙宮守衛朝著他襲來,試圖劈下他的腦袋。

讓一部份的影魚緊貼槍管為槍管散熱,格洛特完全不在意美杜莎是不是用她的石化之眼石化了他身後的仙宮守衛。

「我來教你們使用方法。」

在看到她的背影從自己面前離去的那一刻格洛特才知道所有的恐懼都比不上再也見不到她。

所以他的恐懼燃盡了,胸腔里只剩下想要為她做點兒什麼的迫切。

「請務必,除掉宙斯。」

『墨提斯!墨提斯你快點給我出來!快幫我想想辦法!你可別忘了雅典娜還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死了雅典娜也不會好過的!!』

強行喚醒墨提斯的意識,宙斯很快聽見墨提斯的回應。

『……把凍住的部分捨棄就好。您是神王,即使捨棄一部份的肉-體,您仍然可以存活。只要能在最後的最後殺死安菲特里忒,勝利就是您的。』

如果能空出手來掐死腦袋裡的墨提斯,宙斯一定會掐死這個沒用的婊-子。

——墨提斯要他捨棄身軀難道是要他以後就以一顆腦袋的模樣存在下去嗎?這個可惡的婊-子就是想趁亂從他腦袋裡逃跑!!

不過對墨提斯的憤怒讓宙斯稍微冷靜了一點。以神力扭曲自己的身體,宙斯開始變形,他的身體不斷腫大腫大腫大,幾秒就撐破了包圍在身體上的大部分冰壁。

葉棠的反應速度也很快。宙斯加大身體,她就加大冰壁。只是冰壁凝結的速度追不上宙斯身體變大的速度。不一會兒宙斯已經變成了腦袋只有一個小點,身軀遮天蓋地的功夫。

宙斯刻意不把腦袋變大是為了防止自己的腦袋被當成靶子,萬一有誰給他腦袋上來上一斧頭,他腦袋裡的墨提斯指不定就逃走了。

『啊啊……宙斯,你真是一如我所想的那樣。』

墨提斯的聲音幽幽地從宙斯的腦海里傳出。宙斯還沒有仔細去咀嚼墨提斯話中的意味就發現自己無法控制好自己的手腳。

感測神經也是有延遲的。生物的體格越大,感測延遲也就越長。

宙斯這樣驕傲的神怎麼可能會選擇變小?他用最短的時間無節制地放大自己的身軀看上去倒是威武勇猛很嚇人了,可他根本沒考慮過這麼大一個身體的可操作性。

『就是現在!』

耳邊似乎傳來一個葉棠從未聽過的聲音,不過不需要這個聲音的提醒,在宙斯變大的時候葉棠就已經做出了下一步的準備。

全身的神力集中到一點,對著比自己打上千倍、萬倍的宙斯,葉棠當空躍起,接著腳尖正中宙斯那碩大的胸口。

就像是螞蟻當空踢向了巨象,巨象宙斯的身體彎折起來倒飛了出去。

從極高的高空中墜-落,宙斯發出了「啊啊!!」的怒吼聲。他墜-落的方向好巧不巧正是阿庫亞馬林。

怒吼聲中雅典娜用力皺眉。

來不及了,絕對來不及了。她的神力不足以填滿這個可以壓縮神力的武器,給宙斯致命一擊。

等宙斯墜-落下來,即便這個武器沒有損壞,想要使用這個武器也必須重新找落腳點並重新壓縮神力。

「雅典娜大人,我來幫您。」

又用眼睛石化了幾個朝著格洛特撲過來的仙宮守衛,美杜莎的手搭在了雅典娜的旁邊。

「噢!那我也來!」

斯庫拉的觸手卷到了槍管上。

神力的壓縮稍微加快了一點,但只是一點點。這樣的速度依然不足以凝縮出一發可以幹掉宙斯的神力。

「希望能趕上。」

親吻自己手中的箭矢,將自己的神力灌注到箭矢之中,來不及降落到阿庫亞馬林大地上的阿爾忒彌斯剛要射箭就見阿波羅握住了自己的箭矢。

阿波羅也為箭矢注入了神力。而一箭射向了正凝縮著雅典娜、美杜莎與斯庫拉三者神力的狙擊-槍。

阿爾忒彌斯的羽箭在碰到槍管的同時就融進了槍管之中,槍管里壓縮的神力更亮了。

可還是不夠,就差一點點。

只差一點點。

而比山更大的宙斯已經遮天蔽地地墜-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