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9

「可是……可是……」

田豫可是了半天,但是,可是了半天,最終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出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二百一十章物色繼任者or分權而立 第二百八十五章他不是我哥

刺啦!

汽車終於到央視大樓的門口了,地上鋪着一條長到望不到盡頭的紅毯,至於紅毯的兩側,則是無數的粉絲和記者。

「鄧達超!鄧達超!」

「童偉!童偉——」

「印天——」

數不盡的粉絲站在紅毯的兩側,手上還舉著牌子,高聲喊叫着。

頒獎典禮早已經開始了,劉浩哲所在的《亮劍》劇組基本上算壓軸,畢竟在這一屆飛天獎上,《亮劍》劇組絕對是最大的贏家。

十幾個獎項中都提到了《亮劍》的名字,這鐵定是奪獎的熱門啊。

數不盡的記者早就架著長槍短炮,嚴陣以待,翹首盼望着《亮劍》劇組的出現。

而塗經和渺渺兩位央視的主持人,也站在長毯上主持着。

至於裏面的頒獎典禮,則是由朱小軍和塗經以及劉飛一男倆女一同主持,朱小軍不用說大家都認識,春晚經常見不說也是央視主持人中的一把手。

至於劉飛同樣是央視一套的台柱子,在央視一姐下,也就只有一個她了!

這樣豪華的證人,也能看得出央視對於今年飛天獎的重視成度。

「各位朋友們,接下來朝我們走來的就是本屆飛天獎最大的熱門之一——《亮劍》劇組的全體主創成員,他們分別是導演陳劍宇、張小乾,監製……攝影……」

塗經長在紅毯的另一端,拿着話筒面露微笑的說道。

至於劉浩哲和李炳等這些個演員,則是第二批進場的成員,劉浩哲身穿黑色西服,還搭配了一副墨鏡,一下車,都沒有粉絲認出來他。

反倒是第二個下來的李炳,被他粉絲那狂熱的聲音雷得不輕。

「李雲龍——」

「李炳!」

「李雲龍!」

連綿起伏的叫喊聲,在劉浩哲耳邊炸裂,說實話,這還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感受到粉絲的狂熱。

儘管裏面有很多主辦方請來的托,可在這樣的環境裏,還是會讓人感到激動。

李炳扶著佟薘蕾,令人並肩而行,還時不時的朝着兩側的粉絲揮手,劉浩哲有些鬱悶的摘下了墨鏡,看清他的粉絲們愣了片刻后,才回過神來,這個穿的和保鏢似的人竟然是劉浩哲?

我的媽,他怎麼丑了這麼多?

整個人胖了一圈也就是算了,竟然還比以前老了不少?

「劉浩哲!」

一道尖銳的響聲在所有竊竊私語的粉絲中響徹,顯得非常異類,也很突兀,就像是在看到偶像變醜后的不可思議,以及內心承受不起的崩潰。

「……」

劉浩哲循着聲音望去,突然發現那個尖叫的女孩子很是熟悉?

蘇澤然?

這不是自家那個乖巧的妹妹嗎?

這個帶着怒氣朝自己呼喊的人,竟然是自家老妹……這丫頭怎麼跑這來了?

劉浩哲的內心有些懵逼,他根本沒想到在走紅毯的路上,會碰到這個好幾年沒見過的小丫頭!

……

「哥哥,你真決定離開嗎?」

「哥哥,你可不可以別走啊……如果你也走了,我在家裏就沒人陪我玩,和我說話了!」

「哥哥——」

離家前的那一幕,一一浮現在劉浩哲的腦海里,蘇澤然的表情也是很奇怪,她自然是被劉浩哲現在這副模樣給刺激到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和自家哥哥再一次見面,會是這番景象,這個又胖又丑的人真的是我哥?

蘇澤然根本無法接受。

「然然,你哥正在看你呢!」

蘇澤然的好姐妹,也是和她一塊兒考上帝大的好朋友陳芷戳了戳蘇澤然的胳膊,蘇澤然冷哼一聲「哼,他才不是我哥哥呢!」

「什麼?蘇澤然你騙我們啊?」

「你之前不是一直說劉浩哲是你哥嗎?」

「對啊……」

「虧得我們竟然相信了,還把你帶出來看頒獎典禮!」

剛剛才在大學認識的幾個舍友,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瞪着蘇澤然。

這幾天是開學季,一大批來自的新晉大學生都在趕往學校的路上,帝都大學自然也不例外。

而蘇澤然,也是廣大學生中的一員。

不過她是提前來學校報到的,其他幾個舍友也有這樣的想法,而且裏面還有一個是劉浩哲的忠實鐵粉。

再一次閑聊的過程中,蘇澤然才知道劉浩哲成功入圍了飛天獎,央求了舍友好久,才好不容易到了現場,結果卻看到了這樣形象的劉浩哲。

自家哥哥竟然丑成這樣也就罷了,竟然還老了不少,這跟她在電視機里看到的那英俊帥氣的形象,簡直差到沒邊。

「不是的,然然開玩笑的,劉浩哲真的是她哥哥!」

「我敢保證!」

身為蘇澤然的高中同學,陳芷自然知道蘇澤然有一個哥哥,最近這段時間,她可是天天和自己安利劉浩哲的各種好,在蘇澤然的耳濡目染之下,陳芷其實也粉上了劉浩哲。

「你說的是真的?」

「可是劉浩哲剛才都沒咋看你啊?」

「你回頭能幫我們要劉浩哲的簽名照嗎?」

「雖然現在的他沒以前那麼帥了,可是我還是喜歡他!」

「……」

幾個小女生圍在一塊兒,嘰嘰喳喳的說着八卦,蘇澤然卻覺得有一股怒火從心底升起「這個傢伙,在電視機里的形象竟然都是被美化過的嗎?」

「他這幾年時不時過的一點都不好啊?竟然還騙我說過的很不錯!」

「壞蛋!大壞蛋!」

一想到哥哥受了苦,蘇澤然的眼淚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看的陳芷有些心酸,一個勁兒的安慰著「然人,你哥哥已經走了,但是他有朝你比手勢哦!」

「嗯?」

「他比什麼手勢了?」

蘇澤然接過紙巾,擦掉臉上的淚痕,一眨不眨的看着陳芷,陳芷急忙做出了那個動作。

也就是一個大拇指朝後伸的手勢。

「這個混蛋,竟然還敢騙我!」

「真當我還和以前一樣好哄呢?」

這個手勢的意思,蘇澤然再清楚不過,是讓她去後門的意思,以前在家的時候,劉浩哲每次偷溜出去完,都會和蘇澤然做這個動作。

意思是讓蘇澤然網上到後門去給他開門。

。 「啊,啊……疼死我了,啊……疼死了!」

黃胖子雙手捂著嘴,血水順著指縫流淌出來,疼得他不斷的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葉天傾雙手抱胸,臉上露齣戲謔的表情。

「該,活該,讓你這死胖子過來欺負人。」彪悍的丈母娘,忽然開口。

剛剛她也是氣得不輕,但今天是一個好日子,算是和半個親家見面,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可這黃胖子不光是要將他們攆出去,更是打他女兒的主意。

故而,現在看到黃胖子接連吃癟,李素琴也是心情大爽,忍不住的說道。

「女婿,這樣的人,就該讓他多吃點虧,來……在讓他多摔幾腳,把后槽牙也都給他摔掉了。」李素琴說道。

顯然!

她倒是很清楚,這胖子看似是意外的摔倒,這其中肯定是葉天傾在動手腳,否則的話怎麼會這麼巧那。

「姐夫,你是怎麼做到的啊,我能不能學會啊,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讓人摔倒,這也太厲害了。」李子雯跑上來,面上露出崇拜的表情。

葉天傾則是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

第一次胖子摔倒,撞到瓷瓶被砸到,這的確是葉天傾在搗鬼。

可胖子第二次摔倒,以及第三次摔倒,這就和他沒有一毛錢關係了,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但他也沒解釋!

因為他知道,既然丈母娘和小姨子,都認為這是他在暗中操作的。

那自己解釋也沒用,倒不如就默認下來。

「胖子,你還是走吧,這房間的風水和你相剋啊,你看看你……這都還沒開始在這裡用餐那,就摔成這樣。」

「這若是,真的在這屋吃飯了,你萬一在腳底下不小心一滑,摔倒下去,直接從樓上摔下去,那你的命都要丟了。」

葉天傾默認過後,便是雙手抱胸,滿臉戲謔的看著黃胖子說道。

「筆……醉,泥……這歌砸碎……」黃胖子氣的破大罵,但因為門牙摔掉,說話漏風。

使得這一句話的發音,有點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味道。

大家壓根就不知道他罵的是什麼。

黃胖子死死的捂著嘴,看向葉天傾的眼神那叫一個兇狠。

當真是有一種,恨不得要將葉天傾活生生吞掉的架勢。

「啊,上,上……」

他怒吼著,嘴裡努力的發出清晰一點的話語。

他這是在讓自己的那些手下,衝上來對付葉天傾,他的手下也都聽明白他的話語。

當即目光兇狠的看向葉天傾等人,擼胳膊挽袖子,大戰一觸即發。

可就在他們不懷好意的走上來,準備要動手的時候,

「你們在做什麼?」

「黃有才,你的嘴怎麼了?被誰給打得?」

聲音忽然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黃有才,激靈靈一個哆嗦,猛地轉身看去,之間在這個包廂的門口,姬長宏正站在門前。

姬長宏來赴約了。

他還不知道,黃胖子預定錯包廂的事情。

便是想著直接到黃胖子,預定的那個包廂,他現在只是路過罷了。

可在走到這個包廂的時候,發現這裡的門開著,因為之前他最喜歡在這個包廂用餐,所以便習慣性的往裡面看了一眼。

結果!

一看之下,便是看到黃有才那熟悉的背影,並且在黃有才轉頭示意手下動手的時候,看到黃有才滿嘴是血的樣子,他便是忍不住出聲詢問起來。

「啊,姬總你,你……來了,我……」

看到姬長宏出現,黃胖子有些緊張的不知該如何開口。

但姬長宏卻沒搭理他!

在黃胖子那先是蒙蔽,而後驚恐的眼神當中,徑直的走向葉天傾。

當他走向葉天傾的時候,

黃胖子的眼神是懵逼的,完全沒意識到這是啥情況。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