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5

「嗯,稍等,我把檔案整理一下。」

「丹妮姐,你趕緊去吧,別耽誤了約會。那些事我去做就行。」幾個警員聽到這個都過來湊熱鬧,直接把丹妮推了出去。

「那你們可要認真點,明天我會檢查的。」笑着說完,丹妮也不在拒絕同事的好意,走向羅淳。

孟夢回到孤兒院的時候,客廳里已經亮起了能源燈,當初設的結界就不阻止小崽子們自己行動,現在看來倒是明智,不然的話,崽崽們豈不是要黑著燈等她?

「夢夢姐姐!你回來了!!小小好餓!!!」被小小直接抱上來,孟夢感受着小小委屈的情緒,有些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小小的頭。

「姐姐回來晚了,真的是對不起。不過姐姐已經把吃的都買回來了,崽崽們陪姐姐一起吃,好不好?」

孟夢把空間鈕里放着的食物拿出來,熟食放到桌子上,其他的蔬菜自己拿起來,打算放到廚房。

「你們還有什麼想吃的,都可以告訴姐姐,姐姐現在就做。」

孟夢看着幾雙亮晶晶的眼睛都盯着自己,頓時有些愧疚,畢竟自己還是讓崽崽們餓到了。

「孟夢姐姐,你今天是去談以後的直播合同了嗎?」

君君看着孟夢,想到白天過來的那個男人,對孟夢去做了什麼,有了猜測。

「嗯,以後崽崽們就要和姐姐一起直播了,等一會兒吃完飯,我們討論一下,看看崽崽們誰想先來。」

幾個崽崽互相看了一眼,對於這件事顯然興趣挺大。

「那夢夢姐姐幫我們做蒸蛋好了,我們今天都吃那個。」

壯壯充分顯示了自己身材的優勢,在幾個崽崽嘰嘰喳喳討論過後,中氣十足的把決定說了出來。

抿著唇笑了笑,孟夢對於崽崽們做的決定,自然不會提出反對意見。

蒸蛋營養價值不錯,所有崽崽又不需要忌口,明顯很適合晚上吃。

很容易做的蒸蛋,在崽崽們幾口之中被解決掉,孟夢算是充分體會到了崽崽們的迫切。

「好了,現在可以和我說說你們的想法了。」

把東西收拾好,孟夢和崽崽們坐到了一起。

「夢夢姐姐,我們剛才已經討論過了,我們按照年齡排吧!」

君君正襟危坐,似乎在做什麼特別重要的彙報,小臉綳得很緊,把他們剛才的討論結果說出來。

孟夢從幾個崽崽臉上一一掃過,看她們似乎都是這個意見,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崽崽們喜歡做什麼,可以提前告訴我,我們都記在日曆上,等輪到你們,我們就去做,好不好。」

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他們當然不會有意見。

小小最高興,直接跳到了孟夢身邊「夢夢姐姐,我要去超市、菜市場、餐廳!我有好多蔬菜都不認識,夢夢姐姐帶我去!」

面對小吃貨圓嘟嘟的小臉,孟夢很給面子的沒有笑出聲。

「好,那就麻煩小小自己先去記上去了。」

有這種好事,怎麼可以算是委屈,小小巴不得每次都能這樣!

「嗤!笨蛋,就知道吃。」

洛洛非常霸氣的站起來,直接跟在小小身後,小臉上掛上玩世不恭的笑,眼角微微吊起來,看起來氣勢滿滿。

如果,忽略他的五短身材,和腦袋上興奮的直抖的耳朵的話……

憋了半天,孟夢終於再也憋不住,只好把手放在嘴邊遮掩,乾咳了一聲把笑意壓了下去。

「那麼,你能想到要做什麼了嗎?」

眼角眉梢都帶着笑意,孟夢看着眼前剩下的四個崽崽,很想知道他們的選擇都會是什麼。

美美和香香站了起來,一起往孟夢身邊走。

「夢夢姐姐,我想去布料市場看看。」

「夢夢姐姐,我在家探索處理器。」

兩個小女孩一起開口,軟萌的聲音影響立刻擊中孟夢的心靈,果然,女孩子的願望都是可可愛愛、安安靜靜的。

得到孟夢的許可,兩個崽崽牽着手往日曆那裏走。

現在就剩下君君和壯壯了。

作為一個沒事喜歡死宅的刺蝟寶寶,壯壯對於出門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在家裏,能做的事也就那幾種,他得認真想想。

倒是君君,在孟夢眼裏始終是好哥哥,負責任的代表,沒想到他想去的地方倒是挺出乎孟夢的意料之外的。

「夢夢姐姐,我想好了,我想去看看現實中的執法者。警察、軍人、消防都可以。」

似乎君君天生就比較有正義感,選出來的地方,也都是正能量滿滿。

「可以,但是我要先聯繫一下,如果他們同意,你才可以過去。」

孟夢並不想打擊崽崽的積極性,不就是想去衙門之類的地方,這件事她可以去嘗試。

「夢夢姐姐,如果你過去問,可以告訴她們,我們可以在直播科普講述法律故事,絕對正經。」

揉了揉君君的頭,孟夢點頭的瞬間,就看到君君身後的尾巴搖得歡快。

「那麼,現在我們只剩下壯壯了,你有什麼想法嗎?」

把目光投向壯壯,孟夢臉上笑容不變,耐心的等著小崽子想出來自己要做什麼。

摟了摟蛋蛋,壯壯抬眼看了看孟夢,眼神有些閃躲。

「夢夢姐姐,能不能等我想到了,再告訴你?」

「當然可以,你可以在之前,想到就記下來,姐姐會隨時看你們的願望的。」

似乎鬆了一口氣,壯壯抱着蛋蛋的手,都放鬆了許多。

眼睛在蛋蛋身上掃過,孟夢暗暗嘆了口氣。

「雖然蛋蛋也是我們的一員,但是因為他並沒有自主選擇的能力,所以他那一天,我們就一起吧。」

這已經是孟夢可以想到的最好的結果了。

既然已經有了計劃,崽崽們也都同意了,孟夢就要開始安排了。

拿出光腦,孟夢撥通了羅淳的通訊。

「孟小姐,這麼晚了,是有什麼問題?」

羅淳顯然對於孟夢現在打過來很不解,看了看坐在對面的丹妮,有些歉意的點了點頭。

「丹妮小姐還在嗎?打擾你們的約會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有些事想詢問一下。」 「所以,這一切都是你計劃好的?」陸懷深追問道,「如果夏夏知道了,你覺得她會怎麼想你,她還會這麼安心的和你在一起嗎?」

言景祗一點也不緊張,他淡定地看著陸懷深說:「這是我和夏夏的事情,你覺得現在她是相信你還是會相信我呢?」

陸懷深居然什麼都說不出來,言景祗這話無疑是在譏諷自己。如果是以前的話,陸懷深一定非常有底氣的告訴言景祗。但是現在不行了,從現在的情況看來,盛夏已經對他沒什麼感覺了。

陸懷深覺得不甘心,如果不是言景祗的話,盛夏就不會離開自己。

見陸懷深不說話,言景祗就知道自己的話已經刺激到了他,言景祗勾了勾唇角說道:「事情到這裡就要結束了,三年前你和盛夏就已經沒有了未來,你覺得現在的你還能繼續和她在一起嗎?」

「陸總好歹現在也是要結婚的人了,以後還是離我的夏夏遠一點吧!跟我比起來,陸總你可好不到哪裡去。在說我利用夏夏的時候,你可曾想過自己也做過這種事情?」

言景祗沒打算和陸懷深多說什麼,他笑了笑,然後雙手插兜的離開了。

盛夏在車裡一直盯著外面的情形,她都怕言景祗一個暴脾氣和陸懷深沒說通就打了起來。她微微皺眉,一直都在緊張的看著外面。

洛生看她那緊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說:「太太您不用擔心,言總不會出事的。」

盛夏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早知道會有這麼多的事情,當時俞笙走的時候她也該走的,不然的話也不會遇上陸懷深。

直到看見言景祗出現在眼前,盛夏才鬆了一口氣。她看了一眼陸懷深的方向,然後淡定的幫言景祗打開了車門。

言景祗順利的進去坐好,讓洛生開車回去。

一路上言景祗都對剛才自己和陸懷深說的那些話絕口不提,盛夏也知趣的沒有問。只是問:「你怎麼來得這麼快?」

言景祗淡定地回答:「順路!」

盛夏:「……」這不管是去公司還是回家,這條路好像都不順吧!言景祗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嘛?

言景祗自然不會和盛夏說,他老早就看見盛夏了,一直在等著盛夏呢!

好吧,既然他說順路,那就順路吧!

言景祗看了盛夏一眼,悄無聲息地握住了她的手輕聲問道:「今天怎麼會在這裡?」

盛夏有些尷尬,她不敢跟言景祗說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不過憑著言景祗的本事,他想知道的話,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盛夏清了清嗓子說:「我在這裡處理點事情,正好和阿笙一起喝咖啡。」

「嗯!晚上沒吃飯,現在是不是餓了?」言景祗沒有繼續深究下去,讓盛夏鬆了一口氣。

盛夏點點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很想念阿姨燒的菜了,有點饞了。」

言景祗忍不住笑了起來,什麼時候盛夏變得這麼可愛了?他摸了摸盛夏的腦袋輕聲說:「一起回家吃飯!」

。 結果很讓人遺憾,確實有人。

宮玉淡定地看着,還有些感嘆,正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趙二狗如此好那一口,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大塊的土胚牆搬開后,有人因看不慣趙二狗和那個女人的姿勢而將目光轉到別處去,不曾想竟然發現離趙二狗不遠的地方有一隻手露出來。

以為見鬼了,那人大叫着跳開,「天啦!那是什麼?」

眾人聽聲音順着他的視線望過去,確認了那是一隻浸泡得浮腫的手,許多人不禁抽了一口涼氣。

「誰呀?那是誰呀?咱們村裏昨晚上還有哪個不在家?」

一番詢問下來,眾人均搖頭。

這就奇怪了,本村的人都在,那會是誰呢?難不成會是外村來的人?

趙小舟主事,既然都看到了那土牆下還有人,那他就不能不管了。

於是,大家在他的帶領下,又開始揮舞鋤頭。

至於趙二狗和那個女人,趙大嬸扯衣服蓋上后,趙四就去試探鼻息。

可惜,趙二狗已經死得透透的,就連身體都冰涼了。

趙四對趙大嬸搖頭,趙大嬸心下一悲,直接站立不穩地趴在趙二狗的身上大哭。

趙小舟等人不一會兒就挖出了屍體。

一具,兩具,三具,足足三具啊!

挖的人都心顫顫的,一場大雨而已,居然埋了五個人在這倒塌了的房屋底下。

將那三具屍體拖出來,夏文英一看,攙扶住周氏的手就抑制不住地顫抖。

與此同時,也有人認出來了,而那認出來的人說道:「咦!這不是李老七和他大哥二哥嗎?」

有人立馬疑惑地問:「怪事了,李家村離這裏都挺遠的吧!那李家這三兄弟怎麼會跑到咱們上陽村來呢?」

說話的人把目光轉到夏文英的身上,還想從夏文英那裏得到答案。

夏文英如芒刺在背,低着頭,什麼話都不說。

不過,她也確實說不出什麼來。

吳大娘看見她的臉色,幫忙解圍道:「你們別看夏文英,夏文英都跟那李老七和離了,李家的事她怎麼能知道呢?」

吳大娘一開口,別人就不敢向夏文英發問了,繼而轉過話題道:「對了,你們昨天有誰看到李家三兄弟來咱們村了?」

「沒看到……」

許多人都否認。

「這麼說他們是悄悄來的嗎?」

「咦!李家兄弟經常干偷雞摸狗的事,他們偷摸著到咱們上陽村來,不會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目的吧?」

「若真如此的話,那老天爺真是開眼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並不為李家三兄弟的死感到悲傷,甚至於趙二狗和那個女人的死,他們也沒有任何感觸的情緒。

趙二狗平時跟一個混混似的,死了村裏反而清靜,要說同情,大家也只同情趙大嬸。

趙大嬸中年喪夫,老年喪子,這輩子確實沒過過啥好日子。

趙二嬸在一旁安慰趙大嬸,想着自己也沒比趙大嬸好多少,忍不住也跟着哭起來。

這邊,趙小舟看着三具屍體,苦逼地喊趙財寶去府衙報案。

命案發生在上陽村,無形中得給他增添不少的煩惱。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