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9

「後果很嚴重對不對?」鳳無葯立刻猜到了結果。

「傷到根基是最好的結果!」

話音一落,在場的人心底都往下一沉!

「小七可是天賦最好的!!」

所以,這就是個死胡同!

奚淺深吸一口氣,「老祖,外公,我天賦這麼好,才不要被傷到根基呢,我還要飛升仙界乃至神界,我可是雷靈根,以後肯定是戰神之類的,未來的絕世強者,不會害怕這一點困難!」

幾人看著她揚起的下巴,蓋頭傲然的眼神。

哪怕知道她是故意如此說的,也忍不住在心底信了幾分。

「小七,鳳家永遠是你的後盾,這件事,其實並不難,以鳳家和明家的地位還有勢力,只要你成長起來,能打得過目標之人,搶一個崑崙派並不是很難!」鳳無葯揮手,霸氣的說道。

他說得斬釘截鐵,實際上卻有一絲絲底氣不足。

因為,崑崙派根本沒有表面的那麼簡單。

大部分都不知道,崑崙派在一萬多年以前,叫做崑崙神山!

九大超級勢力中,和月神族並列第三!

當時的第一,是龍族!

第二,是鳳族!

第三就是崑崙神山和月神族!

至於神秘至極的羽靈族,在萬年前,只能排在第五位!

他們都不知道,奚淺恰好就是看過這一段大陸歷的人。

所以她才會抗拒,才會覺得難如登天!

如果光是殺一個太上長老,哪怕她現在做不到,還有未來可以期待不是嗎?

但加上崑崙派,就讓她背上了一座大山了。

崑崙派,在今天,依然是龐然大物!

否則,當初她爹娘還有同為九大超級勢力,第一商會的少主,為什麼會上崑崙派學藝!

「老祖!玄天宗的老祖,封前輩和尊上來了!」就在眾人沉默的時候,有個弟子進來通傳。

封無涯和封瑾修?

對了,封瑾修和她在空間通道的盡頭分道揚鑣的。

她去了無雙空間,而封瑾修回了靈界。

如今兩年過去,想必他已經突破到了渡劫期,且還穩定了氣息了吧。

奚淺剛如此想,就看到了由遠及近的雪色身影。

與此同時,她還察覺到,原本在她斜後方的鳳輕舞氣息狠狠波動了一下,才緩緩歸於平靜。

隨著封瑾修的走近,鳳輕舞下意識的往前邁了半步。

最後,看到他在奚淺面前停下來后,才艱難的挪動腳步,後退了回去。

「阿淺……」封瑾修伸手,把奚淺額前嗯碎發撥弄到耳後。

。 為了這一戰顧沖已經準備許久,他親率大軍一路南下,在半路金陵城截住方豪起義軍的一員大將鐘相,一舉將其圍殺在戰場上,其手下隨即投降。

他以金陵為中心清理方豪起義軍殘餘勢力,五日後南下,與方豪起義軍二十萬主力決戰於泉州。

大戰中,顧沖親自出手,鑿穿方豪中軍,萬軍叢中取方豪首級,大敗方豪大軍,一路乘勝追擊,連勝十八戰,殺得方豪起義軍膽魄俱裂。

之後他又獨自一人堵在渡口,擋住方豪大軍退路,十萬朝廷大軍合圍,最終將方豪聯軍全殲於長江渡口,震驚於天下。

接下來,顧沖大軍一路勢如破竹,先下貴州,再下廣州,進而收復南陲全地。

另一邊趙維的軍隊一直走的徐徐推進,穩打穩紮的路線。

顧沖的大軍一來,他也不交戰,只是躲在揚州城裡,閉戰不出。

等到顧沖一人轟開城門,引朝廷大軍進入揚州城時,趙維這才大驚失色,對顧沖的武力有了一個清晰的認知。

趙維的軍隊比之方豪起義軍都略有不如,宋軍一旦進城,簡直就是一場屠殺秀。

有史載。

天佑二十四年,九月中旬,鎮南將軍顧信之率十萬大軍南下,勢如破竹,先滅方豪大軍於泉州,九月下旬又一舉攻破揚州城,將原太子趙維等重要人物斬首示眾。

聲勢浩大的起義軍和偽宋勢力,維繫不到兩月,先後宣告滅亡。

天佑二十四年,十月上旬,西域十萬大軍從劍門關入蜀,劫掠百姓,顧信之率五萬大軍繞過劍門關,從西域聯軍背後出現,與蜀軍兩軍夾擊,全殲西域聯軍。

大理、吐蕃震驚於鎮南將軍顧信之神威,從邊境撤兵,對宋不敢侵犯秋毫。

十月中旬,大元帝國忽必烈長子真金兵敗如山倒,戰死於河套平原,此後大汗忽哥赤欲召集大軍南下,卻發現南宋境內烽煙平息,在皇極殿異人的勸說下,只得作罷,休養生息。

自此,天下再次恢復南北對峙之局!

而顧信之平息方豪、偽宋之亂、解邊境之圍,再立不世奇功,返京之後被朝廷封為正一品聖王爺,總攬軍政大權,連皇帝見了都要行弟子禮。

一首民謠在百姓中流傳甚廣:「傀儡小兒台上坐,聖王乃是太上皇!」

……

臨安。

平息內亂之後,這處南宋皇都又逐漸恢復往昔繁華,歌舞昇平。

不過近幾日的臨安,與往日似乎又有不同,眾多乞丐竟不討食,反而在大街上走街串巷,似乎在尋找什麼,哪怕引來喝罵之聲,也只是置若罔聞,當真為一件奇事。

臨安城最大的酒樓之內,郭靖面容憔悴,獨自飲酒。

北俠名頭誰人不知?

周圍的人紛紛投來敬畏目光,見他似乎心事重重,不敢上前打擾。

忽然一個持棍婦人走到郭靖桌前,端起一碗酒便骨碌碌飲盡,然後又嘆息坐下。

「怎麼?還是沒有襄兒消息了嗎?」

郭靖見黃蓉喝完一大碗酒之後,臉上自責之色未減分毫,不由問道。

「我已經命令京城所有丐幫弟子全力搜尋襄兒下落,如果直到黃昏都沒有消息,恐怕……」

黃蓉如秋水般的眸子,此時恍惚有淚花閃過。

「都怪我平日疏於管教,才釀成此等禍事!」

郭靖狠狠一拍桌子,將周圍其他人都嚇了一跳。

郭襄性子不安分,半年前就出去闖蕩江湖,郭靖夫婦阻攔不得,只得暗中派人保護,結果三日之前卻驚傳噩耗郭襄被人劫持,連暗中保護之人都一死一傷。

劫持郭襄之人,身份不明,只知武功極高,出沒於臨安城內,郭靖夫婦一邊向令丐幫弟子嚴守城門,一邊火速趕來,結果至今仍舊一無所獲。

黃蓉安慰道:「靖哥哥不必自責,聖王爺顧信之不是已經答應幫我們尋人了嗎?有他幫忙,這劫持之人只要還在臨安城內,即便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插翅難逃。」

「黃幫主可是高看在下了。」

一道白衣人影從樓梯走來,聲音正是從他口裡傳出。

見到那人,而郭靖和黃蓉同時變色,因為他們發現無論怎樣都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他的臉就像是籠罩在一層水波之後。

直到那人走近一丈之內,才露出一張清晰的面孔。

不是顧沖又是何人?

「這是……」郭靖震驚莫名道。

「區區迷魂之法,倒是讓兩位見笑了。」

顧沖大大方方的坐下。

以他現在的身份和名氣外出,很容易造成轟動效應,所以他才不得不使用了一些天絕滅神手中的小技巧。

不僅僅面容上的應用,他願意讓誰聽到自己的聲音,別人才能聽見自己的聲音,譬如現在顧沖一來,周圍的人直接忽視掉了這片區域,基本無法接收這片區域的任何信息。

人的大腦具有篩選機制,只會關注自己想關注的東西,而顧沖現在就是利用迷魂之法,讓旁人大腦自動過濾掉自身周圍的信息,達到「遺忘」和「不可知」的效果。

此種手段,已經超脫凡俗武學,也無怪郭靖夫婦跟見鬼一樣。

顧沖喝了一碗酒,笑道:「兩位愛女失蹤,本人深表同情,但我是廟堂中人,想要讓我出手,憑藉江湖中人的義氣可行不通。」

黃蓉眼中精光一閃,緩緩道:「當今天下,聖王爺可謂是呼風喚雨,我們夫婦二人身上聖王爺能瞧上的估計只有功法了吧?

我靖哥哥身上最厲害的兩門功法分別是降龍十八掌和九陰真經,不知聖王爺看上了哪一門?」

「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

顧沖又喝一碗,淡笑道:「不過有一點黃幫主可是猜錯了,我要的不是一門,也非兩門,除了降龍十八掌和九陰真經,左右互搏、空明拳、上天梯乃至你們丐幫的打狗棍法,我全都要!

當初在襄陽城,你們還欠著我一條命,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黃蓉面色有些難看,剛想說些什麼,卻被郭靖阻止了:「好,我夫婦二人答應你!」 「好好好!」

「對不起,我太激動了。忘了咱們的玖玖是大姑娘了!也要當媽媽了。」

被兒子提醒之後,唐母連忙鬆開了陸玖玖的腰,溫聲和她道歉。

但她的手,卻是怎麼也不捨得鬆開,生怕自己再一鬆手,女兒就不見了。

陸玖玖閑暇時也看過不少小說,什麼真千金假千金之類的。

她以為。

按照慣例,她的豪門家族會對她十分挑剔,或者所謂的假千金還會來秀優越感,彰顯一下自己的存在。

但現實是…

唐母告訴她,唐念已經被送走了。

至於那些曾今欺負過她的馮家人,也馬上就要自食其果了。

「馮堅強被你老公送去老撾挖礦了,以後每個月的工資會打給你,直到付清他賣你的那5000萬。」

唐謹言淡淡道。

馮堅強去挖礦了?

陸玖玖錯愕的瞪大了眼睛。

所以,她那天看到的劇情根本就不是她幻想中的為了討好她,傅流琛急病亂投醫去討好馮堅強。

「那…那她豈不是一輩子都回不來了?」陸玖玖心情很是複雜。

她小時候因為馮堅強的冷漠還曾氣憤過,因為撫養費,還差點沒去法院告他。

可如今…

馮堅強不是她的親爹…

她連恨,都不知道怎麼恨。

「還是可以回來的,傅流琛給他安排是個鑽石礦,一個月算下來工資也有10萬,一年就是120萬,管吃管住,每堅持一年,還多20萬。」

「那…那很辛苦吧?」

陸玖玖還真的沒聽說過,誰家挖礦能挖到發家致富的!

「還行吧,也就一天工作16個小時,還是有8個小時睡覺的不是嗎?」

也就…16個小時?

看到妹妹的反應,唐謹言是又心疼又難受。

「你放心,他死不了的。」

「傅流琛還不知道他不是你親爹,還專門給他弄了一個醫療隊,只要馮堅強不瞎搞,他就能好好的。」

陸玖玖:「……」

不瞎搞?

陸玖玖搖了搖頭,將腦海里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揮了出去。

「那,那麼,說說你們吧。」

「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靠着什麼判斷出我是你們孩子的,但是我是中醫,我相信科學,所以我希望我們能做一個親子鑒定,最好找多一些的權威機構。」回過神,陸玖玖坐直了身體。

「這個當然。」唐謹言點頭。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