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1

「索倫營?」說起索倫營,可能很多人都並不知道,他們是清朝時期的一支維護疆域完善的能征善戰之士。

在滿清八旗戰力下降的年代里,他們承擔起了邊疆防衛的重責,是滿清一柄強大的國之利刃。

索倫部這個稱呼最早出現在明朝末年的時候,索倫部並不是對一個民族的稱呼,而是當時對生活在黑龍江地區的人的統稱。

在滿清統一之後,順治皇帝對居住在黑龍江的部族首領進行了分封,他們歸屬與理藩院管理,那時的他們並不直屬與清朝的統治。

直到康熙皇帝繼位之後,滿清才開始從索倫部中挑選青壯編練為索倫營。

索倫營自誕生之初就肩負起保衛滿清邊疆的重任,康熙皇帝把他們從黑龍江調到了安西的伊犁、雲南以及呼和烏魯木齊這樣的邊境去駐防守。

到了乾隆年間,滿清八旗子弟兵的戰力已經開始急劇下降,准格爾在被雍正皇帝擊敗多年後再一次捲土重來,安西又一次陷入動亂之中。在滿八旗不堪重用的情況下,乾隆皇帝從黑龍江抽調大量索倫兵前往安西參戰。

在索倫營強大的攻勢之下,准格爾叛亂很快就被平息,叛亂雖然平息了,但是這些索倫兵卻沒有回到黑龍江,而是留在了西北,擔負起保衛安西伊犁的重任。

在如今,伊犁地區不僅環境艱苦,而且時常發生與敵軍的摩擦,所以駐防伊犁絕對是個一般部隊不能勝任的苦差事。

為了完成這個苦差事,清軍駐防伊犁的八旗軍隊,都是定期輪換的。但不管駐防的八旗軍隊如何輪換,索倫營,卻始終是一支常駐軍隊。

但是索倫營卻又是伊犁戰力最強的部隊,如今索倫營撤離,覬覦伊犁的沙俄必然會有所動作,而已駐紮在那裡的八旗兵的戰力,黎漢明知道,不久的將來恐怕會丟失大片領土了。

想到這兒,黎漢明狠狠的一拳打在面前的地圖上。

「大帥,怎麼了?」剛進來的顧德全見狀,連忙小心翼翼的問道。

「軍師來得正好,如今又有新情況了。」隨即,黎漢明便示意劉阿蠻給顧德全講了講收到的情報。

聽完消息后,顧德全頓時嘖嘖稱奇道:「好算計,真是好算計啊!」

黎漢明見狀一笑,道:「軍師也看出來了?」

「啟稟大帥,滿清的用心不難發現。」顧德全聞言笑了笑拱手回道:「他們在東邊調集大軍堵截我軍東進,南邊則用計讓貢榜這個外敵入侵來牽制我們的兵力,如今北邊再來一個索倫營,如果不出意外,西邊吐蕃那裡應該也會有所動作才是,如此一來,我軍四面受敵,戰力必然大降,而他們只要攻破一方,我們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說著,顧德全把目光看向劉阿蠻。

劉阿蠻見狀連忙拱手道:「屬下這就去查看西邊來的消息。」

黎漢明則是仰著頭摸著下巴看著牆上掛著的地圖,好一會兒后才開口問道:「軍師,如果我想派出一支兵馬去取安西,誰可為將?」

顧德全聞言也上前看了看地圖,隨即皺著眉頭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要取安西,比先取甘肅,而不管是安西也好還是甘肅也罷,到時所面臨的內外局勢都會很嚴峻,所以就需要一個勇猛果敢的將領。」

「而我們現有的將領勇猛有餘,但果敢不足,目前看來,只有楊遇春合適。」

「哈哈,影響所見略同。」黎漢明聞言頓時笑了笑,道:「那就他了,所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楊遇春為正,孫永元為副,然後再從各地抽調部隊北上,等打掉襲來的索倫營,部隊也就磨合得差不多了,如此再西進也就沒有大礙了。」

顧德全聞言點了點頭,隨即道:「正好,南籠那裡已經派出三萬人馬北上進入遵義了,那支部隊也可抽調一部分去漢中。」

「那好,南籠那裡抽調兩萬人馬,陶也部抽調三萬人馬,加上寧培忠那裡抽調的兩萬人馬,總共七萬人馬北上,加上漢中那裡的五萬人馬,如此組建一支西進兵團足矣。」

想了想,黎漢明又問道:「那你看民政方面派誰去合適?」

打下地方需要治理,楊遇春、孫永元等人打仗可以,但要想處理好政事恐怕很難。

顧德全聞言抿嘴想了想,拱手道:「大帥,要不讓屬下跑一趟吧。」

「不行。」黎漢明聞言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軍師,別啥事都往前沖,總的給其他人一些鍛煉的機會吧。」

「行吧。」顧德全聞言尷尬一笑,他知道黎漢明是關心他的身體,所以也就沒再請命,想了想提議道:「那大帥您看鐘學國如何?畢竟他也曾是一省主官,能力各方面來說也還不錯,如今林儁等人都有了正職,就他還是副職。」

「那好,就他了,如今民政部有馮光熊在,鍾學國留在那裡確實有些大材小用了,那就讓他先去西北鍛煉鍛煉吧。」

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個道理黎漢明還是明白的,現在連后加入的林儁、楊揆等人都領了正職,而早一步加入的鐘學國至今還是副職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正在這時,劉阿蠻匆匆走了進來………

。花了半個月時間,戰船終於再次出現在女皇部落。

「這才多久?怎麼回來了?」大殿之中,精靈女皇看着蘇日安和莎娜帶着陳誠和凱瑟琳歸來,疑惑的問道。

據精靈女皇所指,蘇日安需要找的,那可是五個人,現在明顯帶回來的只有一個人,這就讓精靈女皇疑惑了。

「女皇,我需要借用一下精靈池為我朋友療傷。」蘇日安直接了當的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精靈池?」精靈女皇眉頭一挑。

精靈池對於精靈族而言,算是一個非常……

《圖騰甲》第640章線索:上古精靈大陸 雲止也不醒,鄴殊也一樣。

這兩個人都昏迷著,一時間,還真上不去了。

天色逐漸暗下來,大興和大業也在這底下燃了一堆火。

只不過,燃燒的沒那麼旺盛。

樁手還在上頭放哨呢,耳聰目明,最適合干這活兒。

虞楚一坐在火堆旁邊,身後,是靠在那兒的雲止。

「姑娘,喝水。」

大興將水壺遞給她,這一時半會兒的,出不去了。

接過,虞楚一靜靜地喝了一口水。

也就是在這時,身後的人忽然咳了一聲。

轉過身看他,只見雲止動了動,隨後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醒了。」

這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虞楚一。

雲止,有那麼一瞬間的愣怔,他以為他在做夢。

「你到底覺著自己哪兒不舒服?」

看他那迷濛的眼神兒,懵懂的像個小孩兒。

雖然知道這人壞事兒沒少干,但這種眼神兒,倒也配他。

所以,這是個複雜體。

再聽她說話,雲止終於確定了,這就是虞楚一,不是做夢。

「你找我來了。」

他居然,也能等到這一天,等她來主動找他。

「少說廢話,你到底覺著自己哪裏不舒坦,從而固執的認為自己病了。還有,為什麼和鄴殊在這裏?」

疑點重重,他隱瞞之事太多。

當然了,也是她之前不夠縝密。

因為他一直跟着她,她就沒有再繼續調查他。

總是覺著……

也不知覺著怎樣,反正,她就是沒再調查。

提起鄴殊,雲止立即轉眼往別處看。

看到了鄴殊躺在那兒,從他臉上倒也沒看出什麼來。

「他沒死。」

「沒死。」

雲止眸色淡淡的,鄴殊死或沒死,從他臉上也看不出喜憂來。

撐著身體坐直,他也長舒了一口氣。

虞楚一看着他,十分確定他心裏有事。

只不過,他並不想說。

「你想找什麼樣的名醫?白柳山莊都能給你找來。你沒必要自己四處的尋找,跟我回白柳山莊等著就是了。」

雲止看着她,驀地就笑了。

火光之中,他可真是好看極了。

「我這忽然間一走,你是不是真嚇壞了?」

他眼睛亮晶晶的,就好像自己一直醞釀什麼奸計,而今得逞了,所以非常得意。

「聞人向博去世了,我去弔唁。你父親雲大俠也到場了,他向我詢問你的行蹤,從而告訴了我,你在找名醫。你找到的所有名醫都斷定你沒病,但你覺著自己有病。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哪兒病了?這種情況,通常來說,是你腦子病了。」

虞楚一很淡定的說,不存在任何雲止所期盼的感情期冀。

「你是信他說的,還是信我?」

「你又什麼都沒跟我說,我信你什麼?」

就眼下這情況,他一個字也沒解釋啊。

「我是覺著自己不舒服。但,可能一個是庸醫,兩個是庸醫,不可能都是庸醫吧。所以,是我太過小心翼翼,其實我沒病。至於鄴殊……就是湊巧碰上了。我看他不順眼,所以邀他來決鬥。」

他三言兩語,聽起來好像是挺簡單的。

虞楚一不言語,就那麼看着他。

「不信?這是真的。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可曾騙過你?」

虞楚一卻是沒絲毫的動容,「說的話可能都是真的,但不說的話也是真的。」

簡而言之,有許多話沒說。

這不是騙不騙的問題,而是,他選擇說不說的問題。

雲止想了想,隨後便笑了。

「算了,我還真是說不過你。那你就給我找最好的名醫,給我治病。」

身體微微前傾,他的臉真是優越啊。

這麼一靠近,虞楚一都有那麼片刻覺著無法呼吸。

美色這種東西,若真看淡的人,都會看穿皮肉看內里。

所有人都一樣,血肉鑄成,一把骨頭。

而眼下,有這樣的美色在眼前,誰還會去想什麼血肉不血肉,骨頭不骨頭的。

只盯着臉看了。、

虞楚一也一樣,她最終,也是個凡人。

近距離看她的眼神兒,雲止忍不住樂。

視線在她的臉上游移,最後落到她唇上。

眸子閃了閃,他也在那一刻勇氣倍增,探頭在她唇上親了下。

力氣過大,發出很大的聲響。

虞楚一也回了神。

雲止轉過臉去,面帶笑意,但又好像自己什麼都沒做。

火堆的另一側,大興和大業把腦袋扭到一側。

這場面,不是他們應該看的。

就是這裏太過狹小,他們又能躲到哪裏去?

多餘唄。

作為那個被『偷襲』的人,虞楚一可說淡定至極了。

她甚至,連眼波都沒怎麼波動。

抬手,在自己的唇上摸了摸,好像還留存着他的味兒。

「你怎麼什麼表示都沒有?」

等了半天,她也不說一句話。

忍不住的還是他。

「我應該有什麼表示?大喊大叫,打你一巴掌,還是喜極而泣啊。」

他想要哪種表示?

她都不會。

看她那淡漠無波的樣子,雲止也只能輕輕嘆口氣。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