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8

「起來了,我習慣了,讓我賴床我還不得勁。」傅大妮一邊做粥,一邊說。

「姑,中午咱們吃魚吧。給吉祥也分點。它生崽子了。」

「哎呀。是嗎?我說你起的這麼早?是旺財去叫你了嗎?」傅大妮深知旺財的性格,這隻貓看著親近人,但是有危險了只會去傅焱的身邊。

「可不嘛。半夜溜進我房間,叫我起床去看。」傅焱好笑的說。

「那我做上粥去看一眼,昨天傅薇和傅蓉還拉我去看,我看著肚子大的嚇人,沒想到半夜生了。」

傅大妮做好了早飯,就去後院看吉祥了。

傅焱坐在山楂樹下,沒一會兒,錢選就從二哥屋裡出來了。

「睡醒了?」傅焱看著錢選說。

「恩,我吃了早飯就回家了,我出來兩晚上,我姥爺該擔心了。」錢選揉了揉他自己的雞窩頭。

「好。吃完飯讓我哥送你回去。時候還早,咱倆去看看東西?」傅焱提議。

「不用等大爺他們?」錢選還不是很清醒。

「不用,走吧,去後院。」傅焱起身,帶著錢選去後院走去。

昨天帶回來的簍子,還在傅焱房間放著。傅焱直接拿著去了後院,大頭就是在墓里的那些金銀珠寶。這位前輩沒留下任何紙質材料,所以也不知道是誰。

「錢選,這些東西的使用,我希望你有數,別去干一些不應該做的事。」傅焱漫不經心的說,她認為倆人是朋友了,想提醒一下。

「你放心,我暫時不缺錢,我那三成只要黃金就可以了,但是暫時還是要放在你這裡。」錢選很清醒,他拿回家肯定是不能自己藏著。不管是木家還是錢家,都會招惹不必要的事情。

「你不要珠寶?這個每一件拿出來都是古董,已經不是單獨的珠寶了。」傅焱疑惑的看著錢選。

「真的?」錢選瞪大雙眼。

「你看這支步搖,很明顯就是唐朝的風格,我看了,箱子里的這些,最晚的就是唐朝的制式。」

「那我還是要吧,以後我還能送給我女兒。」錢選笑嘻嘻的說。

「那好,我們分好,我先替你保管,先說好,高中讀完要拿走。」傅焱可不想看著大筆的黃金還不是自己的。那樣真難受!

「行!」傅焱直接把黃金分成了兩份,珠寶也是一樣。最終錢選的東西是四十箱,傅焱得到接近六十箱。

「我覺得可以考慮做一個乾坤袋,起碼能把這些東西保存下來。要不然,太麻煩了。我要是往家裡一運,百分之八十就不是我的了。」錢選很煩惱。

「乾坤袋?你知道怎麼做?」傅焱很好奇,乾坤袋就是類似空間的地方,但是比空間更小。

「我背下來了,但是缺材料。我給你寫來看看。有些我都看不懂。」

「那好,去我房間拿紙,寫下來我研究一下。」傅焱突然又起了興趣。

倆人往前院走,看到貓窩那裡擠著全家的人。大家都起來了,來看小貓。

錢選也看到了,嚷嚷著要一隻,傅焱答應了,但是旺財看著錢選的樣子,好像下一波就要來撓人了。

吃完早飯,傅焱拿著錢選寫的那些清單,發覺好多材料她的空間里好像都有,但是她沒說,只收下了,說要看看。

錢選不疑有他,吃完早飯就回家了,只是他不知道,一場變故正在等著他。而等下次傅焱再見他的時候,將是在帝都。

錢選走了以後,傅焱就把自己得到的東西,都告訴了自己爹。傅焱想把自己得到東西,分給爹和大哥,見者有份。

「我那份不要了,你大哥的也不要。你自己留著,以後也不用給他們錢。我聽你大哥說,你想以後做那什麼慈善。爹覺得,錢再多也花不了,你想的這個辦法就很好。」

傅大勇昨天聽王淑梅說了之後,也有點后怕。傅焱說的那個事,說不定能給她積攢點好運。讓小火能逃脫五弊三缺的命運。

「爹,那是以後的事,這樣吧,我把得來的黃金給爹幾箱子,您留著,以後想補貼大哥他們都隨你。還有件事,我想讓張偉幫我們打聽一下奶奶傳下來的房子。

然後再打聽一下,買上幾套。」傅焱把想法說了出來。

傅大勇一愣,沒想到傅焱又提起了這個事。

「能行嗎?」傅大勇也有點心動。

「我讓張偉哥先去打聽,他在帝都人面熟。看看現在房子是什麼情況。」恢復高考勢在必得,傅焱想早做打算。

「成,那就麻煩張偉那小子了。」 不愧是絕對匹配,江宇華一口咬下去,半個小時后,席現就只剩下脖子後面的腺體有點刺痛了,江宇華果不其然被他瞪了一眼,並且饒有興緻舔了舔嘴唇。

信息素讓席現的身體稍微穩定,但是這毫無威脅的一眼,就像是被抓到關進籠子的奶狼,身體沒有任何抵抗力,只有眼神凶得要命。

江宇華好心提醒,「再不加班,明早要做不完了,既然做不完,不如做點別的吧。」說著,席現被拉開一半的上衣,險些又被全扒下來。

席現從沙發上爬起來,果斷坐回了電腦前,悶了一聲:「謝謝。」

席現今晚一定要加班,江宇華留在這裡也是無聊,臨時標記得逞,他也打算回去了。

「江…」席現清淡的嗓音出口,想了想還是喊道,「江總,謝謝。」

江宇華凌厲眉頭皺了皺,剛剛這個人明顯想要問什麼,為什麼又不問了呢?江宇華輕笑一聲,留下一句,「好好做,明天董事會我也在。」

席現先是愣了下,便埋頭繼續工作,剛剛他想問的,是之前問過鄭啟落關於那支鐲子的事,不過鄭啟落也是費了很大力氣,才找到鐲子的蛛絲馬跡,江家祖傳的翡翠鐲子,除了江家兒媳別人應該看不到。

現在江家的兒媳是江亦權的母親,所以席現沒有問江宇華,因為江宇華應該也不知道。

……

第二天的董事會清晨九點準時舉行,這場董事會其實是半年度彙報,偌大會議室里,大清早便已經到滿了人。

江亦權坐在董事長的位置上,董事會成員分開兩邊,這些董事會大多是跟著老江總的老成員,所以對於老江總最看重的江亦權,還是非常臣服。

當江宇華帶著齊恆沖門進來的時候,董事會發出一陣齊齊的鄙夷,「他怎麼來了?」「禍害一個陸家還不夠,還想來禍害江家嗎?」

「他不是一直不在江家,怎麼突然來當什麼副董事長了。」「反正這小子就是來混吃等死,搞不好看上哪個小Omega,才跑過來的。」

「要說權總對他還真是好,竟然把副董事長給他了。」「陸小姐也是才女,怎麼生出這樣的兒子來。」

江宇華並沒有理睬他們,他拉開凳子直接坐下了,坐下后拿起面前助手列印好的今天會議概要,隨手翻了翻。

江宇華一向冰冷慣了,江亦權卻不能忘記偽裝,換出一副溫和的笑臉,「宇華,最近上任副董事長累不累,讓小劉倒杯咖啡來。」

江宇華冷冷答應了,「還挺累的。」

這一句話,引起董事會不小的鬨笑,誰不知道這三公子來了兩個月,除了換了一台現磨咖啡機,其他什麼也沒幹,他有什麼累的。

在董事會竊竊私語的時候,江宇華明顯看到江亦權面上一抹得意,接著江亦權輕咳一聲,轉換面色,沉聲道:「那麼,會議開始。」

這場會議開的著實無聊,江家其實早在老江總那一代就已經走了下坡,江亦權這裡也沒好到哪去,這些董事會的成員各懷鬼胎,表面上對江亦權馬首是瞻,最後變成了一個拍馬屁現場。

江宇華幾度差點睡著,終於啰嗦了兩個小時以後,到了精彩的時候,謝臣說:「關於凌濤房產開發的方案,之前交給了兩個年輕人,讓他們進來彙報吧。」

在門口等了兩個小時的席現和謝寧,終於被叫了進來。

會議室一張檀木長橢圓桌,兩側坐著辭色俱厲十多個董事會老頭,江亦權坐著厚重紅木椅子在正中,一般人見到這麼嚴肅的場面,肯定難免緊張。

現在,就連謝寧也不敢再多造次,和席現一起,恭恭敬敬先問了好。

謝臣對兩個青年問道:「這次的方案是交給你們去做的,凌濤的合作對於江盛一直很重要,現在董事會都在,你們可不要出什麼岔子。」

謝寧老實應了自己老爹一聲,接著席現才遲了半秒應道,「是。」

謝寧再次看向謝臣,兩個人心領神會達成一致,席現的方案丟了,這一晚上也不可能趕出來,謝臣那句話,正是說給席現聽的。

等謝臣向江亦權報告兩個人已經準備好,江亦權揮手,「誰先來。」

「我。」謝寧的聲音有些尖銳,帶著幾分刻意的討好。

果然,江亦權的神情柔和許多,命令助手,「放投影。」

謝寧搶先了機會,路過席現的時候順便剮蹭他一次,席現默默后欠了欠身,好似無事發生。

謝寧對於他這種十分清淡的身段有些生氣,憑什麼他這麼放低姿態了,這個青年還能挺直腰版,這一次,他一定要折了他,看他那股子淡然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幻燈片緩緩放映,謝寧跟著那個幻燈做出簡單陳述,隨著方案逐步詳解,在場的董事會成員,無不逐漸露出驚訝與敬佩。

謝寧這份方案十分成熟,將計劃中的每一種可能詳細列舉,這種深思熟慮的內容,完全不像是出自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之手,就連江亦權,也展開眉頭,露出稱讚神色,原以為他只是靠著自己的老爸,謝寧能做出這麼優秀的方案,確實讓人沒有想到。

而謝臣在大家一片稱讚時,安安放了心,還好讓謝寧竊走了席現的方案,他沒有想到,這個青年的計劃表,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熟稔,對江盛以及凌濤的大局觀掌控,就算是他,也難以達到。

但此時的屋外,正在大廳圍觀隨時待命的鄭啟落和鄧真卻氣到后槽牙疼,「那不就是老席辛苦做了一個星期的方案嗎!果然是謝寧搶走了!」

「糟了。」鄧真卻想到另一件事,「組長早上說已經修復好了文件,但是剛才謝寧搶著首先陳述,組長怎麼不爭辯一下。」

鄭啟落不明白,「怎麼了嗎?」

鄧真抓著他,一時慌了,「這就是組長的方案,被謝寧先說了,組長就算修復出來,拿出一模一樣的方案,你說董事會會選誰?」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第一位,誰知道第二位是不是抄襲了第一位的想法,鄭啟落也意識到大事不好,「那怎麼辦?得去跟董事會說,這是咱們的方案!」

這也定然是不可能行得通的,就憑他們的一面之詞,董事會不可能相信。

在兩個人一籌莫展之時,謝寧已經陳述完畢,席現定了定神,走上了演講台。

目光匯聚,席現一時間竟然看著自己的手稿,停頓了,謝寧此時勝券在握,他一開始正是打算搶先說掉這個方案,到時候就算席現真的可以一晚上修復文件,也不過是和他一模一樣罷了,到時候董事會,肯定會選擇一個先者。

謝寧譏笑,「席現,這個部長肯定是我的。」

會議室里一陣沉默,站在講台上的青年抬起手,揉了揉眼,晦暗投影的燈光下,青年沒有休息好的眼睛有些紅腫,緊接著,他張開口,如同潺潺清泉的甘淡口音緩緩道來:「英雄所見略同,我和謝組長的方案,大致一樣。」

董事會霎時傳來一陣失落,江亦權選出來能和謝總監兒子相提並論的青年,還以為有多厲害,原來這個他憋了半天,只說了這麼一句話,有人已經在拍謝臣馬屁,「我看還是令公子優秀一些,權總從哪裡找來一個混水的。」

「但是……」輕輕的聲音打斷了眾人思緒,這聲音不大,卻因為輕描淡寫的堅定,瞬間將所有人抓了回來,席現站在講台上,輕輕翻開手稿,點出幻燈片,「我在此基礎上,做了簡單的修改……」

緊接著,席現不大的聲音娓娓道來,沒有任何繁雜的表述,將重點勾勒出來,不僅把剛才謝寧沒有顧及到的細節解釋清楚,最重要的是,他完善了許多謝寧漏掉的地方,將這份本就完美的方案,基本做到了無暇。

隨著董事會口風的轉變,謝臣臉色灰暗到了極點,他看向謝寧那個不爭氣的,謝寧一臉無辜,為什麼,席現這份方案,與他拿到的完全不一樣?!

如果不是席現本就準備了兩套方案,那就是……那一種謝寧不敢相信的可能,席現真的有能力不僅連夜修復了方案,竟然還能順便改去了方案中的遺漏!這不可能!他怎麼可能做到!

而席現,正是做到了。

多虧江宇華那有提神開竅作用的薄荷,席現不僅完全沒被發情期干擾,反而一晚上精神抖擻完善了這份原本有些瑕疵的方案。

江宇華正坐在副董事長的位置,從他的位置看向講台上的席現,一種很少見的意氣風發在他身上盡顯,遊刃有餘地講述,掌控全局的自信,清淡堅定的傲骨,纖塵不染的清澈,席現真的絕了。

房間關燈,只有投影機滲出淺薄燈光,環繞在席現的周身,就像是夜晚綻放的曇花,月光為他輕輕勾勒出神聖光輝,這一切深遠地無法觸摸。

席現非常優秀,這是毋庸置疑的,席現非常優秀,這是誰也沒想到的。

就在這時,江亦權正好側頭,看到了旁邊副董事長位置上的江宇華,順著那份專註目光,延伸在了席現身上。

江亦權隱了隱眉頭,這小子口口聲聲說喜歡,爭個副董事長就是為了泡他的那個人,竟然是席現?

。 雖然托尼的防線是全自動機械人輔助的防線,但是依舊有不少的作戰人員待在了第一道防線的哨樓之上!

透過瞄準鏡,他們看見了瘋狂從中涌了出來的喪屍,很多多大了讓他們感到恐懼,要不是身前就是托尼親自鋪設的防線,他們甚至會丟下手中的武器。

瘋狂的逃離此地,畢竟喪屍這種生物的危險性他們可是見過,一部小心就會屍骨無存。

剛開始他們這一隊裏面就有一個倒霉蛋,被喪屍給咬了,那慘象依舊曆歷在目!

他們可不想成為那樣的怪物,被無情的燒成飛灰!

一名作戰人員拿起對講機,驚慌失措的彙報道:「喪屍來襲,喪屍來襲,重複喪屍來襲,請注意規避!」

身處最前方哨樓的鷹眼,看着瘋狂湧出來的喪屍,舉起了手中蘇牧煉製的弓箭,彎弓搭箭對準了最前方的喪屍!

箭矢在加速陣法的作用下,嗖的一聲,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眼前!

當鷹眼再次看到箭矢之時,喪屍已經應聲倒地,他心滿意足的放好了弓箭,離開了哨樓。

與喪屍作戰根本用不到他,有這些防禦武器就足夠了,再說了一會兒真打起來再撤退會十分的噁心!

前兩天臭味熏天的場景,他可不願意再體驗一次。

在鷹眼以及一些觀察人員逐步後撤之時,遠在地下掩體內的弗瑞也通過屏幕傳輸的實時畫面看見了蜂擁而來的喪屍。

……

弗瑞眯着眼,說道:「趕快對越過空間裂縫的喪屍數量進行初步的分析!」

旁邊響起了一陣鍵盤的敲打之聲,神盾局後勤人員,彙報道:「報告局長,根據初步統計,這一批喪屍大概在兩萬以上!」

「而根據我們遺留在空間裂縫對面的探測器來看,有超過數十萬的喪屍正在不斷地匯聚之中。」

掩體內的眾人有些沉默,就連托尼也是如此,防線雖然十分強大,但是依舊會有一個上限。

一旦到達了上限,再強大的防線也會崩潰!

托尼直接繞過弗瑞,說道:「賈維斯,試探性攻擊,對前方喪屍進行自有攻擊。」

防線是說白了就是托尼的戰甲,賈維斯擁有最高許可權,而托尼擁有賈維斯的最高許可權。

地面之上,首先開火的是後方的激光炮群,數百道炙熱的光柱,落在喪屍群中間。

隨着一陣強光閃過,正在衝鋒的喪屍群中,突兀的出現了數百個方圓數十米的焦黑巨坑。

但已經毫無感知的喪屍依舊悍不畏死的朝着防線沖了過去,這個時候激光防禦網開始運作,激光防禦網後面的防禦戰甲也逐漸開火!

幾乎每一秒都有數百喪屍倒在衝鋒的路上,這種情況把在附近塔樓進行觀察的後勤人員也嚇了個不輕。

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過於恐怖,神盾局後勤人員再也忍不住胃中的嘔吐之意。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