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3

「這個時候召開發佈會,恐怕不是一個好事。」

布斯喬心領了張權的好意,但是現在他們面臨的最大一個問題,就是這個智能手機還是沒有成功,布斯喬和張權都是完美主義者,他們心中對智能手機都有一個自己的定義,所以他們不覺到那塊平板一樣的東西能叫做智能手機。

「想要發展一個新東西,那麼需要各行各業都跟上自己的需求,我們有想法,有能力做出一些新東西,但是別人無法幫我們供應上來,那我們就做不成功。」

張權拍了拍布斯喬的肩膀,有些無奈的說道。

「所以,一切事情都要慢慢來,我們可以暫時先發佈一下這款智能手機,這又不是正式的上市,我們不用擔心。」

「目前我們染雲集團在漂亮國也面對這一些困境,如果能夠通過這個發佈會成功的打出名氣,那麼到時候我們也能夠更好的在漂亮國站穩腳跟。」

張權並不打算更改自己的計劃,畢竟召開發佈會,最重要的目的是把染雲集團的產品介紹出去,同時,智能手機更像是一個噱頭,這個噱頭對所有人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也好,為了公司的發展,這樣也好。」

布斯喬點了點頭,表示了認同。

「對了,這一次為什麼不把小胡也叫過來,其實小胡幫了我很多,目前我和他正在研發一個全新的獨立的系統,我打算命名為ROS系統,一旦成功,到時候我們光是依靠這個系統就能夠做出獨一無二的手機!」

布斯喬想到了小胡,漂亮國有計算機的天才,華夏也有。

原本布斯喬還以為在華夏他會工作的很辛苦,但是後來才發現,原來染雲集團已經招攬了這麼多的人才,其中小胡最讓他印象深刻,小胡明明就是一個做遊戲的程序員,但是對程序開發,系統開發上很有造詣,這傢伙,有些主意甚至要比布斯喬更好。

「小胡可是我的寶貝,我可不打算讓他這麼早就亮相,這一次的新聞發佈會,到時候就有你去主持好了。」

張權哈哈大笑一聲,看來布斯喬在華夏也是找到了自己的朋友。

能讓布斯喬被華夏征服,小胡當記一大功。

……

和布斯喬簡單的談了談,有張權出馬,這布斯喬雖然還有心結,但是卻也不抗拒一起見面吃個飯了。

等到布斯喬到來后,中芯國際的羅汝敬他們也算是正式的認識了。

這裏的都是染雲的高知分子,也都是染雲集團的真正核心骨幹。

手機,是染雲集團的立身之本,晶片,是染雲集團今後的重中之重。

這兩個部門的領導人都相互見面了,那麼接下來就是精誠合作了。

而等到了晚上,安娜自然也是到了麥格里酒店,張權重新開了一個大一點的會議室,這一次是打算和安娜好好的談談接下來新聞發佈會的事情。

順便再把布斯喬介紹給安娜認識一下。

雖然漂亮國AP公司算是一個頂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這些公司在安娜這種背靠漂亮國十大家族的人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 我還不能死……

他試圖掙脫鎖鏈,那梆啷梆啷響的鎖鏈,就像是根本無法掙脫的交融的骨頭。

他的手腕左右著反覆緊貼,而後又猛烈的拉開,那顫抖著鎖鏈,好像紋絲不動,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掙脫,他回過頭去看那朵冰藍色的花朵,那個名為李廬升的人正在屋外的遠處靜靜的端詳那個盛開的冰藍色之花。

「全員!警戒!立即封城!讓他們撤退!」

李廬升的大吼讓他一時間失了神,他憔悴的雙眼急忙回到鎖鏈身上,他又咬着牙關奮力的掙脫,但是依然於事無補。

他慌了神,再回頭看時,李廬升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快速的蹲下身子,吃力的拿起腳上的鐐銬,一步一步的蹲行。

兒……你一定!要挺住!

他滿頭大汗,猶如爬蟲伏地蹲走,一步一步的在這熟悉的房中,移動着。

他感覺到腳下的重量越來越重,也感覺到了手腕被鎖鏈緊抓着的痛楚,他的腿開始變得酥麻,甚至是崴腳一樣的傾斜下去,他急忙吃力的壓着身子前傾,雙手出拳借勢頂住不要傾倒,如果傾倒,恐怕鎖鏈,加上鐐銬,足以讓他再也無法自行攀爬起來。

他憔悴身子的重量,與他憔悴時候的力氣好像根本不是一個量級,他還是險些跌倒下去。

但是萬幸的是,這裏沒有人,他也沒有倒下去。

他深吸一口氣,拉扯著酥麻的腳,向前。

他慢慢的踱步,他想要更快,更快!他咬牙,疼痛讓他牙關作響,他想要更加的快!疼痛好像已經無法阻止他,但是依然寸步難行。

汗如雨下,憋紅的臉龐,雙眼血絲猙獰。他時不時的回頭看,驚恐與慌張接連着出現在他的臉上。

他就這樣艱難的前行,穿過他屋內的大堂,再緩慢的穿過書房。他來到了一面素白的牆邊,一把明晃晃的長刀掛在上面,他起身,看着那長刀的刀鋒上,已經憔悴的不堪入目的自己,他喘著粗氣,就像是老牛喘著深沉的肺氣。

他調整好姿勢,比對着刀刃落下來的位置。

這刀是絕頂的好刀,削鐵如泥,只要落下,便可以分金斷銀。

但是位置不好,整個雙手,便會被砍下來。

他又深吸一口氣,因為剛剛劇烈的運動,他這口氣吸進去再呼出來的時候,就像是哭泣的抽噎。

他咳嗽一聲,又忙將手放回到那個已經比對好的地方,明晃晃的刀刃正對着下方,屋外的寒氣與他的整個身體散發出來的熱氣都鋪在那刀刃之上,竟然快速的凝結出水滴,順着刀口而下,滴在了剛剛比對位置的正中間。

他咬牙,用頭輕輕的頂住刀刃的柄段,輕輕的向上挪動,再是狠狠的抬起來,他的頭髮被刀刃削去一邊,他仍不死心,繼續調整反口。

兒啊……我馬上,就是保護你!

他睜大了眼睛,頭就像是重鎚一樣硬頂在刀刃的柄斷,豆大的汗水壓斜著滴落下來,早已經與那鎖鏈上凝的水融為一體,那刀刃偏向牆的一側,被頂住,先是那硬是一頭錘擊的碰撞讓它傾側,再是刀柄的猛烈上抬,那刀猛然間脫離了牆架,在空中旋轉,他的汗水讓他的皮膚和汗水都發着奇異的光。

那刀刃旋轉,他的眼睛也就一直盯着,在空中旋轉的刀刃一下落,他的手將鎖鏈猛的一拉,梆啷梆啷的鎖鏈一直,那刀刃正正的壓將下去!

【噹啷!】

一聲脆響,結合著鎖鏈嘩啦啦的聲響,他趕緊用掙脫出來的手抓起刀柄,一下子砍在腳鐐上,三下五除二,他便飛快的跑出書房,他健步如飛,好似發了瘋似的奔向徐家大堂,他又走的緩了,輕步的走向徐家大院靠近大堂的門后,他看到那朵冰藍色的花已經化為了一扇璀璨的冰晶石的冰藍色花門。

他疑神疑鬼,又不好多看,凸起的眼眶加上瘦如枯骨的憔悴,讓他好似人間的厲鬼。

他匆匆忙忙的再次奔向書房,一拉早就設好的開關,地下通道赫然大開。

幽暗的燈光照亮着他恐怖的雙眼。

他乾咳著,用已經嘶啞的聲音自言自語,他扶著密道的牆走了進去,密道關閉,那個機關也轟然炸裂。

「兒啊……兒啊……為父,這就來救你……」

「為父這就來救你……」

「為父……咳,這就來救你……」

……

……。 「老爺,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效勞!」

帳篷中,一個身材幹瘦,眼神卻是十分機靈的老者作揖問候着哈爾森,他是馬戲團的老闆,常年四處遊走表演的經歷,練就了一雙老辣的眼睛,一眼便分辨出哈爾森應該是個年輕的貴族老爺。

「你們的那隻哥布林,我看着很是特別,」哈爾森悠悠的講述著。

「您是指歐克吧,他確實是一個特殊的哥布林,為我們的馬戲團吸引了不少的人氣。」

馬戲團老闆,就像一個老狐狸一樣,這話簡直就和沒說一樣,不過看着哈爾森那微皺的眉頭,老者急忙接着說道。

「老爺,您知道,我們馬戲團經常要訓練一些動物表演,既然動物都能馴服,為什麼亞人不能馴服呢,所以我們就嘗試着馴服亞人。

雖然失敗了很多次,但終於被我們發現一個比較機靈的傢伙,然後經過我們的不斷訓練,才有了今天的這個哥布林。」

聽到這位馬戲老闆的話,哈爾森還是稍微失望了一些,果然就連馬戲團的這種專業訓練人員,都需要挑選機靈的亞人訓練。

不過,無所謂,自己只要聰明的幾個哥布林,充當自己的狗腿子就行,不過,自己倒是可以和這位訓練人員聊聊,增加點經驗。

當然,最好是能將這位聰明的哥布林弄到手,畢竟,等自己培養哥布林幼崽還是有點慢。

「我是維斯特家族的子弟,要知道我們家族經常出入荒野,擊殺的哥布林沒有八百,也有一千,但這麼聰明的哥布林確實少見,把他帶上來我仔細的看一看。」

哈爾森故意點出自己出生的家族,畢竟,這麼好的背景實力,不用白不用,這裏不是自己的領地,這人也不是自己的領民。

一聽眼前的這位老爺出生大貴族,馬戲團老闆的態度愈發的恭敬,他可不像北境荒野上的那些圖瓦人,不明白貴族間的區別,

反而因為遊走各處,給不少的貴族老爺表演過,更加清楚大小貴族間的差距,所以連忙進入了帳篷中,去尋找那剛從台上下來的哥布林。

沒一會功夫,帳篷抖動,馬戲團老闆便再次的出現,而他的身後,則是出現了一大一小兩個身影。

小傢伙自然是哥布林,而讓哈爾森驚訝的,是那個大個子,壯碩的身材,卻頂着一顆牛腦袋,這,竟然是獸人,而且還是牛頭人。

跟在哈爾森身邊的海爾兄弟立刻握緊腰間的長劍,擋在了哈爾森的身前,畢竟,獸人在人族間可沒有什麼好的名聲。

「老爺,不用擔心,這是我的奴隸,阿力,雖然他是獸人,但脾氣溫和,屬於勞作類的黃牛一族,已經在我的馬戲團呆了數個年頭。」

馬戲團的老闆一邊解釋的,然後轉頭對牛頭人說道,「阿力,跪下,向老爺問候!」。

「老爺,日安!」隨着馬戲團老闆的話,牛頭人果然跪下,並用那粗狂略顯生硬的話語說道。

其實對於獸人,哈爾森倒是見過數次,帝都的斗獸場,並不缺乏這類鬥士的存在,但這近距離看到獸人,還是第一次。

當初雖然獸人戰敗被趕出了北境,但依舊殘留不少的獸人,被送入暗無天日的礦井中,畢竟獸人身強力壯,可是挖礦的一把好手。

同時,還有不少的貴族府邸中,圈養著獸族的美女,畢竟,某些獸人和人類差異並不太大,反而一些獸耳,尾巴之類的,更能引起興趣。

所以,獸族在人族社會並不是完全不存在,尤其是近些年,隨着人族力量的不斷強盛,一些捕奴隊甚至越過長城,去抓捕獸人。

這是人性的劣性,真以為人族會躲在長城後面,與獸族和平相處?坐在桌子上和平談判,那是因為雙方都有掀桌子的能力,當天平傾斜時,弱者與強者間,只有奴役或毀滅。

只不過,哈爾森這種屬於初出茅廬的新人,帝國中許多隱晦層面的東西,他只是捕風捉影的聽說但還未曾接觸,就像這獸人奴隸。

「老爺,哥布林雖然聰明,但對於我們的話語還是不怎麼明白,阿力會講古語,能與哥布林簡單交流。」

馬戲團老闆為哈爾森解釋到,同時開口指揮着牛頭人道,「阿力,讓哥布林跪下臣服!」

在一道道的命令下,哥布林不斷的做出各種的動作,幾乎是能聽懂牛頭人的每個指令。

「恩,不錯,這個哥布林確實很特別,5個金幣,這隻哥布林我要了!」

哈爾森越出海爾兄弟的守衛,半蹲在地面仔細的觀察著這隻哥布林然後開口說道。

「那個,老爺,這個哥布林可是我們馬戲團的重要一員,很多人都喜歡看他的表演,而且,我們培養這個哥布林也花費許多的精力。」

馬戲團老闆搓着手,一臉很是難為情的樣子說道,通過剛才的觀察,他已經分辨出,眼前的這位老爺,應該屬於剛出家族,各方面還很稚嫩。

但哈爾森知道,很顯然這老狐狸是想加價,若是普通哥布林,一個銅幣也是沒人要,所以,哈爾森自認為開出5個金幣的價格,絕對是物超所值。

哈爾森沒想着強奪豪取,但不意味着自己就是肥羊,既然貪得無厭,那就……!

蹲在地上的哈爾森沒有答話,而是讓那靈魂之力擴散開來,去連接哥布林的靈魂,經常和神賜蘿藦交流,這種事情哈爾森很熟悉。

「攻擊我!攻擊我!」通過靈魂交流,哈爾森向哥布林下達了指令,

毫無徵兆,原本安靜的哥布林,突然就發狂朝着蹲在地上的哈爾森沖了過來,嚇得哈爾森直接一屁股毫無形象的坐在地面上,一臉被嚇傻的樣子。

突如其來的變化,立刻讓現場一陣慌亂,馬戲團老闆氣急敗壞的大叫着,而海爾兄弟則是一陣愣神,三階陷陣鬥士的老爺,竟然能被一個哥布林嚇到?

雖然疑惑,但海爾兄弟還是迅速的將哈爾森拉了起來,而就在哈爾森被拉起的瞬間,一道耳語在海爾哥的耳邊響起,「刺殺罪名!」

與哈爾森一同長大的海爾哥,立刻明白了自家老爺的意思,立刻抽出武器,架在馬戲團老闆的脖子上,面目陰沉的說道,「說,你是不是獸人的走狗,準備刺殺維斯特家族的老爺!」

「沒有,真的沒有,老爺,是那哥布林自己突然發狂的,真的不是我指使的!」馬戲團老闆嚇得立刻大聲的喊冤到。

「海爾,別衝動,我只是想購買個哥布林,想着這位老闆沒必要刺殺我,」半晌后,恢復正常的哈爾森才出聲制止了海爾哥。

「就是,老爺,我絕對沒有想刺殺老爺!」聽到哈爾森的話,海爾哥這才拿開了大劍,馬戲團老闆才恢復了一些鎮定,連忙為自己辯解著。

「晦氣,買個奴隸玩都能遇到這種事情,海爾,10個金幣,把這個哥布林帶回領地,我要好好教訓一下它。」

哈爾森說完,便轉身離去了,留下了有點發懵的海爾哥,這怎麼還漲價了啊,關鍵是老爺,你也沒給我10個金幣啊。

不對,老爺是……! 儀器故障,重新評測?

這分明是為了掩蓋他們之前在褚氏的疫苗數據里動手腳。

這可不是秦舒要的結果。

看來她還得再去找潘中裕聊一聊。

恰在此時,潘中裕的電話打了過來。

「秦小姐,醫研中心的通知你看到了吧?」電話里傳來潘中裕帶着笑意的爽朗聲音。

「看到了。」秦舒語氣卻十分冷淡,質疑道:「潘副院長,這個新通知好像有點誠意不足啊,咱們當時也不是這麼說的吧。」

「秦小姐要是覺得不妥,那咱們見面詳談吧,也正好說說道歉信的事兒。」

秦舒想了想,淡淡應道:「好。」

她跟潘中裕定好見面的時間地點,準備出門。

褚洲得到消息,略微思索之後,說道:「從醫研中心發佈的新通知就看得出來,那個潘中裕不太可信。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他到底是真心道歉,還是別有所圖。」

記住網址et

秦舒沒有拒絕他的提議,跟宋瑾容和巍巍打過招呼之後,和褚洲一通前往約見地點。

路上,褚洲向秦舒透露這幾天調查到的信息。

「我讓人查過潘中裕在京都的背景,他當初在京都展露頭角時還是個無名小卒,最後卻順利進入國醫院,並且一路高升,處處逢源,這背後不可能沒有人扶持。剽竊疫苗的事情爆出來會讓他一無所有,所以他不可能任憑咱們擺佈。」

秦舒點點頭,陷入了思索。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