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7

「那陳府二公子攜大勝黑山寨之威,向府尊主動請纓,剿滅青州府周邊的~~」

「府尊也承諾,陳府二公子俘獲俘虜,除首惡需要上交府衙外,其餘任他處置。」

秦有道驚訝,怎麼又變成好人好事了?

問道:「戰果如何?」

「現今已肅清青州府周邊,據說陳府二公子開始對其他城池周邊盤踞的草莽出手了。」

「你是想說,他的俘虜中有很多草莽的家眷?」

「是俘虜中只有家眷,沒有男子,陳家公子有條規矩,凡男子不分老幼皆殺光,只留女子。」

秦有道眼睛眯了起來,除了黑山寨是個奇葩外,其他哪個山寨沒有幾十個女子啊。

「那這些女子如何處置了?」

「他們對外說,要幫助她們重新安置。」

「安置了嗎?」

「不知道,女子名聲比命還重要,即便安置了也不會輕易對外宣傳的。」

秦有道點點頭,這就說的通了,可以大體估算下,被陳府二公子弄走的女子恐怕不下一兩千之數。

而他的凶名恐怕不是因為禍害良家,而是來自他對山賊草莽的殺伐,殺伐過重了,哪怕他名義上做的是好事,也難免被民眾所畏懼。

又問了幾個問題,在確定問不出什麼東西后,秦有道說道:「你是聰明人,該想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胡三臉上露出一絲恐懼,他心思靈通,從一開始就意識到恐怕發生了驚天的大事件,但妻兒老小捏在眼前這個山賊頭子手裡,不得不配合。

現在問完了,自己也就沒有價值了,也到了自己絕命了時候了,因為他明白,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咚~

胡三跪在地上,「道爺,小人可以去死,但小人妻小什麼都不知道,放過他們吧,小人死而無怨。」

秦有道忽然對眼前的小人物有些佩服了,還是有些擔當的,他輕輕「嗯」了一聲,一指點在胡三頭上,胡三兩眼一閉栽倒在地。

這時,女七推門而入,看了地上的胡三一眼,問道:「你肯定知道那陳府二公子抓那麼多女子幹什麼。」

秦有道面色有些凝重,「洞天里的那具神屍。」

女七一愣,「神屍怎麼了?」

「有人在造神啊。」

「啊?」

女七張大嘴巴,很吃驚,但還是沒太明白造神和女子有什麼關係。

秦有道擺擺手,他沒有繼續解釋,「他的妻小都安置好了?」

女七回過神,「嗯,都安置在隔壁的空置院落了,三天內不會醒來。」

秦有道提前胡三,將他也安置在隔壁后,和女七開始前往陳府查探,如果被自己不幸言中,沒有別的選擇,毀滅陳家是肯定的。

到了陳府,果然感受到了數道氣息悠長的呼吸,都是後天巔峰高手。

普通好手也不少,正如老漢說的那樣,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守衛的甚是嚴密。

秦有道二人隱藏蹤跡,幾乎摸遍了整個陳府,一切如常,甚至還看到了在清理茅廁的老漢。

「怪了,什麼都沒有。」

秦有道自認搜的很詳細,連地下都沒有放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院落。

但是,能聚集上百武林高手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然後,秦有道二人又去了陳府的莊園,也就是晚上被邀約的地方。

結果,與陳府無二,這裡也聚集著大幾十個武林高手,只能說防守嚴密一些。

而且,無論是陳府還是莊園,都沒有看到陳家老爺和陳家二公子的的身影。

靜思了片刻,秦有道讓女七稍後,他再次潛入莊園,出來時手裡多了一件衣衫,正是陳府二公子的。

「你這是做什麼?」女七不解的問。

秦有道沒有說話,回應女七的是一聲「旺」~

大黑一出現,就繞著秦有道搖頭擺尾。

秦有道將衣衫塞到狗子鼻子上嗅了嗅,大黑心智已經有了質的飛躍,心領神會,「旺」的一聲向一個方向衝去。

這時,秦有道才回頭對女七道:「你要記住,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跟著看你就明白了。」

說完,追著狗子而去。 夢家家主在第二日的時候,很是自豪的把藍曦若死掉的消息散播出來,一時間轟動了整片大陸。

隱世高手們這邊有些懵逼了:這藍曦若,就這麼死了?這麼容易?

可是看著夢家家主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又覺得他好像沒有什麼說假話的必要。

可是……怎麼這麼不真實呢?

反應最大的,大概就是於白和赤玄了。

赤玄交代了混沌大帝好好護著藍曦若的孩子和鳳傾歌,自己就直接去了夢家。而於白,則是什麼都不顧了,也去了夢家。

夢晨沒有去,她怕自己會忍不住哭出來。於白對藍曦若的感情有多深,他心裡清楚。可是,她用情有多深?會亞於

於白和赤玄自然是都不會相信藍曦若已經死掉的這個說法,但是心裡就是氣惱的不行,心裡還隱隱有些不安。

藍曦若確實實力強大,身邊還有夜華傲,但是……這夢家家主如此大肆傳播,她若是還活著,那不是打臉嗎?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讓他們如何相信?!

還有冰茉微,本來還在打探情報,這一聽差點沒氣死,自然也要去找夢家家主麻煩的。

三人遇到了一起,就結伴同行,直接殺到了夢家。

夢家家主此時還沉浸在所有人的追捧和讚揚中,哪成想直接殺進來三個氣勢洶洶的人,嚇了他一條,等他定定神,看清是誰之後,依舊還是一臉不屑。

他吹了一聲口哨,立刻有三個高手齊齊的站在了他面前。

「聽好,給我殺了他們!」

隨著這毫無感情的命令下達,三個高手就動手了。

於白紅著眼:「你就是用這些高手殺了曦若的?」他望著這些高手,已經隱隱感覺出來了幾分詭異。

甚至,就連他體內的血,都開始有些不正常的凝固了一下。

這是……怎麼了?

夢家家主笑著:「不錯,就是他們。」然後指著其中一個,「就是他,親手殺了藍曦若那妖女,怎麼?不服氣嗎?不服氣就打啊?說不準,你們也就下去見她了。」

對於夢家家主這囂張的語氣,三個人自然是不服氣的,上來就直接出手了。

三人的修為都高得離譜,這三個高手也是被壓制的死死的,夢家家主氣定神閑的看著,然後很是隨意的吹了口哨。

一瞬間,三個人的氣息就變了,整個人雖然還是那麼瘦弱,但是卻完全不是剛剛的那種氣勢了。

三人的心裡皆是一顫,那種力量的威壓讓他們有些驚訝:竟然……還有人能夠……讓他們有這樣的反應?

他們三個誰是普通人?

一個是靈體,擁有無盡的靈力。

一個是萬獸之王聖獸,有最崇高的血脈。

另一個,身份更加特殊,暫時保密。

沒有一個是普通身份,卻在這三個高手的氣勢中還差點僵住,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這三個人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冰茉微他們真正和三個人對上之後,心裡就更驚訝了,這種力量,完全就不屬於人類啊!人類怎麼會有如此蠻橫的力量?

這就像是猛獸!

還是比上古四大凶獸都要兇猛的猛獸!

赤玄的心裡已經開始暗暗思索了,但不管怎麼想,他也不覺得猛獸會變成這樣的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凶獸們雖然厲害,但有一個最大的缺陷就是——不能變成人類!

所以這些人是猛獸化身是絕對不成立的,但是卻似乎又只有這樣一個解釋才能講通了。

冰茉微的冰針被全數擋回來,所有的招數似乎都失效了,她心裡帶著滿滿的震撼,開始謹慎的對待起來。

這人……絕對不可小覷!

赤玄也是一樣,他嘗試放出聖獸的威壓,但是很遺憾,這人並沒有任何感覺。所有的招數,也像是失去效力一般。

於白那特殊的身法和技能用在這裡也大打折扣,這是讓他完全沒想到的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他死死的瞪著眼前的敵人,開口問道。

冰茉微搖搖頭:「不清楚,我總覺得這不是人類。」

赤玄深思半晌開口:「可是他們並不怕我。」

赤玄的話一出,另外兩人就沉默了。竟然連聖獸都不怕,若真的不是人類,那他們……到底是什麼?

這種未知的謎團纏繞著他們,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心裡有一個很恐怖的想法:難道……藍曦若真的被他們殺死了嗎?

他們這麼強大……但是這怎麼可能呢……藍曦若應該更強大的不是嗎?

那三個高手可不管他們在想些什麼,只是不斷的攻擊,這種肉體上純粹的力量攻擊,加上恐怖的詭異靈力,透著說不出來的怪異。

沒有人知道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於白依舊兩眼通紅,他一邊應對高手一邊沖著夢家家主大吼:「你到底把曦若怎麼樣了!她現在在哪兒!」

夢家家主看著瘋狂的於白,只是一個勁的笑,笑的輕蔑,笑的鄙夷,似乎就是在取笑他們痴心妄想。

終於,他開口了,聲音猖狂而冷漠:「在哪兒?大概在地獄里和閻羅王喝茶呢!」說著,他望著於白,眼中帶著積分憐憫一般,「嘖嘖嘖,你喜歡藍曦若吧?看你這樣子,似乎想把我生吞活剝呢。我給你這個機會啊,你來啊。」

這個樣子無疑就是在侮辱於白,他自然更加惱怒。

「於白,不可!」冰茉薇出言阻止,然後看著夢家家主冷笑兩聲,「曦若不會死,恐怕到時候死的是你吧?」

夢家家主完全不放在心上,只當是他們幾個人發瘋而已。他揮揮手,那三個高手就再次攻擊起來,密集的攻擊讓人有點透不過氣。

赤玄忽然覺得這氣息有點熟悉,一時間也想不起是什麼,只是覺得心裡有點沉重。若夢家家主這裡的高手全是如此……那就真的可怕了。

別說是藍曦若他們,就是他,也招架不住。

能招架住一個,那兩個呢?三個呢?還能招架住嗎?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這樣的認識讓三人都有點沉重,他們一邊費力的抵擋攻擊,一邊想辦法打敗他們。只要有一點辦法,都不能坐以待斃。

「實話告訴你們,藍曦若那妖女就是硬生生挨了好幾次攻擊,內傷嚴重,這才死掉的。估計,你們連屍體都找不到啊……嘖嘖嘖,真是可惜。」夢家家主欣賞著眾人面對這三個高手的打鬥,心情好的不得了。

他就知道當時犧牲了那麼多人是值得的,他就知道那些生物是有用的,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夢家家主激動的很,他看著三個人,嘴角帶著幾分愉悅:「你們慢慢玩,還有的玩呢!」說著,再次吹了一聲口哨。

眼前的高手忽然身形也變了,整個人都高大了幾分,而且那氣息就更加可怕了,就像是生猛的怪物!

這高手本來是瘦瘦弱弱的,看著就挺可憐的,但是現在,卻讓人心生畏懼。那整個人都壯實了很多,一眼望去就感覺充滿了力量。

最可怕的,大概就是那雙眼睛了,雖然和普通人眼睛是一樣的,但是那眼睛里卻透著兇狠,以及……完全不屬於人類的冷漠無情,以及——嗜血!

那眼睛,像是久經戰場,殺過無數人的凶獸,人類是絕對不可能有這種眼神的!因為太嗜血,太兇殘,就像是最原始的地方磨鍊出來的,用最原始的辦法摸爬滾打殺出一條血路的獸!

赤玄和於白似乎都在思考,眉頭緊緊的皺起來,看起來並沒有頭緒。倒是冰茉薇,在抵抗住一波攻擊之後,忽然靈光一閃,然後整個人都有些顫抖了。

如果……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整個大陸,就都要亡了!

「赤玄,於白!」冰茉薇深吸一口氣,將高手抵擋住,不去看他兇猛的眼睛。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陷進去,手腳發軟。

兩人聽到冰茉薇的叫聲,知道她是有話要說,也是費力的抵擋住攻擊,等著她開口。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血?」冰茉薇說的很含糊,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這只是推測,而且……太可怕!

赤玄和於白忽然猛烈的顫抖了一下,眼睛急劇收縮。他們都明白了那是什麼意思!

但是……

這真的……可以實現嗎?

如果他們都沒有記錯的話,那麼這個事情也只是傳說而已。只是聽說上古時代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但是現在……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