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3

「顧得過來,廠里有廠長負責。咱們合作的都是老客戶,不需要每天費心做對接工作。就算偶爾需要我簽個字什麼的,他們把文件給我寄過來就是了。」楊平瀚不以為然地說道。

秦舒點點頭,又問:「咱們家是只做布料嗎?最近什麼布料賣得好啊?」

夏明雅不假思索地說道:「都賣的好,咱們家工廠的生意就沒差過,不然我和你爸也不會有錢有閑,能到處去玩兒。」

「是么。」秦舒眸光微閃。

楊平瀚的視線在秦舒臉上劃過,有些疑惑,「小舒,今天怎麼關心起咱們家裏的工廠了?要是感興趣,下次帶你親自去看看。」

「好啊。」秦舒嘴上灑脫的應着,笑着說道:「我還一直擔心你和媽為了陪我在海城工作,反而把你們的事情給耽誤了。」

「不耽誤。」夏明雅忙說道:「我們好不容易把你找回來,當然要多陪陪你。」 搞定植物園,陳玄來到動物園。

相比植物園,能培養出大量戰寵的動物園對陳玄更為重要。

為了加快動物園的趕工進度,陳玄將大部分的融金蟻都派了過來。

關於動物園,陳玄最初的構想是很簡單的,幾乎跟植物園的差不多,可當他拿到那麼多戰寵蛋后,他不由得開始思考很多細節了。

戰寵不像植物那樣,有個地呆著就行,活的東西是需要運動的。而且在前期,為避免危險,陳玄會把動物園封閉起來,不允許它們跑去地面。

那麼為它們打造一個舒適宜居的生存環境就很重要了。

這麼多的戰寵、海陸空都有,它們的生活習性不同,都需要有相應的地理環境,就好比真正的大型動物園一樣,要有山有林,有湖有濕地,有懸崖峭壁。

這麼一來,預計的50公裡面積還真有些不夠了,不過沒關係,陳玄仍然打算先搞個雛形出來,然後再慢慢擴展。

此時他腦中已經有詳細的計劃,首先必須要挖掘出一片小湖,沿著湖邊搞出一片淺淺的沼澤地,水生環境就基本成型了,至於山體,留幾個小土堆就可以,懸崖峭壁主要是為大型鳥類準備的。

螞蟻們可以在挖掘大廳的時候順便塑造出山體、懸崖等等地形。

然後在全部地形撒上一遍草種和一些樹種,綠化一下,一個微型世界就有模有樣了。

想到這,陳玄將蟻后招來,將自己的計劃簡單的描述了一遍,直到蟻后徹底聽懂,領命而去。

忙碌了一整天,陳玄也很睏乏了,打算先回家休息,明天開始孵化戰寵。

傳送回到住處,陳玄的手機信息響起。

文逍兒:「陳玄,你是不是欺負錢尋姐了?」

陳玄回道:「沒有啊,逍兒,你聽誰說的?」

文逍兒:「我跟錢尋視頻的時候她一臉的難過,孫二寧也在旁邊,她說,是你沖錢尋發火了。」

陳玄無語道:「不算髮火啦,錢尋那壞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樹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

文逍兒:「總之,我不許你再欺負錢尋姐,不然我也不理你了。」

可能覺得自己有點使小性子了,文逍兒又道:「陳玄,錢尋姐其實沒有壞心眼的,你就讓著點她好不好?」

陳玄:「你放心吧,逍兒,只要錢尋不找事,我就當她是朋友。」

放下手機,陳玄心道,陸遜的名言果然沒說錯:女孩子都是向著自己閨蜜的。

既然逍兒都求情了,就不跟錢尋計較了吧。

這時,夢輕輕的消息也來了:「陳玄,你把我表姐怎麼了?」

「又來一個!」

陳玄:「我沒怎麼她啊,是她找我事,我就質問了幾句。」

夢輕輕:「哦,了解了。」

隨即又道:「我表姐也是可憐人,她不是故意針對男生,只是小時候留下了陰影,才變成這個樣子,如果不是太過分,你就別跟她一般見識了吧。」

陳玄:「童年陰影?」

夢輕輕:「那我就偷偷告訴你,她四歲的時候,在幼兒園跟一個叫『豆豆』的男生玩的很好,後來,那小孩突然不告而辭,據說全家都搬走了。這事對她的打擊很大,後來她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覺得男生都是渣男。」

陳玄驚道:「四歲就被渣過!你這麼一說,她確實有點可憐。」

夢輕輕:「好啦,這事你得給我保密,你可跟我表姐說是我說告訴你的。」

放下手機,陳玄同情了錢尋半秒鐘。

隨即打開成績頁,陳玄在蒼古世界的一天時間,排行榜沒有絲毫變化。

再次驗證了陳玄之前的猜想,大家都在憋大招。

……

翌日,陳玄再度前往蒼古世界,他要開始孵化戰寵了。

這一批3000多戰寵,算是他第一次在蒼古世界大規模投放,也是一次試驗,效果好的話,以後還會陸續建設更多動物園,增加戰寵的投放量。

他將所有裝戰寵蛋的木箱拿出來,分門別類的擺放整齊。

他打算先孵化飛行類戰寵,飛行類戰寵大多是卵生妖獸,人工培育更為簡單,容易收購,所以在這一批戰寵蛋中佔比也不算少。

陳玄仔細打量這些飛行戰寵蛋。

「疾風雀,100隻,普通品質。」

「青雲雀,100隻,普通品質。」

「狼頭蝠,200隻,普通品質。」

「角鷹,500隻,普通品質。」

「黑羽雕,300隻,普通品質。」

「鐵頭鸚鵡,30隻,高級品質。」

「冰隼,20隻,高級品質。」

「金翅大鵬,10隻,高級品質。」

「碧眼金鷹,2隻,精英品質。」

「烈焰鳥,1隻,精英品質。」

…等等

飛行戰寵中的絕大部分都是最低級的品種。

疾風雀,角鷹,黑羽雕,都是低級武者最常契約的戰寵,低級飛行戰寵成長潛力有限,但視野廣闊偵察能力強,速度快方便偷襲,作戰騷擾能力強,優點還是很多的。

關於品質,陳玄倒不是很介意,蒼古世界的靈氣可以提升妖獸的品質等階,這點是經過驗證的。

看到還有200隻狼頭蝠,陳玄立刻命令蟻后在牆壁上方打一些洞出來。

當然,那些鐵頭鸚鵡、冰隼、金翅大鵬等幾種高級品質的飛行戰寵,以及碧眼金鷹和烈焰鳥這三隻精英品質的戰寵,也讓陳玄很是驚喜。

戰寵的品質劃分是有嚴格的規定的

普通品質的戰寵像是強化后的獸類,除了強化后的體質和自帶本領,沒有其他長處。

若是戰寵有一個變異的身體部位,或者擁有一種較為擅長的能力,可以晉陞為高級品質;

而至少擁有的一項技能,是精英品質戰寵的門檻。

高級戰寵和精英戰寵本就值得作為高端戰力來培養了,陳玄將他們放養在蒼古世界后,它們將會逐漸突破原來的成長限制,快速的提升修為,未來實力將遠超同類。

陳玄從儲存空間拿出一支獸醫專用的大型針筒,狠狠的扎在自己胳膊血管上,直接抽了滿滿一針筒的血液,大概有300多毫升。

隨後他在每個戰寵蛋上滴了一滴。

用針筒來抽血和滴血,不會有絲毫浪費,他今天要孵化3000隻戰寵蛋,得精打細算,省著點用。

一口氣抽了自己三針管血,才把這一千多枚飛行戰寵蛋全部給滴完。

一會兒功夫,所有飛行類戰寵蛋全部孵化,一隻只獃頭獃腦的小鳥跳了出來,親昵的撲向陳玄。

「哈哈哈,鳥兒們,餓壞了吧!」

陳玄立刻從儲存空間掏出幾大塊靈魚肉,丟給這些小鳥們。

這些,可都是他的以後立足的根基,自己的一張大底牌。

可得把它們給伺候好了。

……

接著陳玄又查看了一下陸生,水生、水陸兩棲、以及昆蟲類的戰寵蛋。

數量高達兩百的土狼,雖然品階低,但土狼的群戰能力,尤其讓人期待。

還有幾十隻高級戰寵金剛狼,金剛狼鐵皮鋼骨,個體戰力不菲,扎堆起來更是所向睥睨。

凶相畢露的鐵甲犀,衝鋒起來,地動山搖。

還有一批同樣喜歡衝鋒的鋼背豬的戰寵蛋。

小巧可愛,看似無害但是會放出殺傷力很強的風刃的風刃兔。

嗅覺靈的不像話的穿山獒;肉質鮮美、皮毛似雪的雪鹿;

力大無比身材魁梧的長毛象,看這些幾枚超大號的長毛象戰寵蛋,陳玄又開始發愁起食物來源,真要放開了吃,幾隻長毛象就能啃掉半座植物園。

此外,還有一些,牛馬類、獸類的戰寵蛋,譬如精英品質的鐵皮蠻牛的戰寵蛋。

陸生戰寵林林總總,多達幾十個品種,其中最讓陳玄最為嚮往的,是那唯一的一枚超凡品質的戰寵蛋,大力金剛猿!

成年的大力金剛猿,可以達到御空期巔峰,身高十米,全身肌肉堅如金剛,可以硬抗禦空境中期武者的全力攻擊,自帶中級物抗和中級魔抗,力大無比,同階無敵。

簡直就是大小憨憨的超級進階版,非常有培養價值!

由於人域陸地較多,所以培育出的水生戰寵相對較少,但也有九種之多,共計兩百多個。

旋龜,水箭龜、鐵甲鱷,金鯉,黑冰豚,鐵頭魚、鋸齒魚、幻彩電鰻、虎鯊。

水生戰寵看似用處不多,但在一些水域面積廣闊的小世界和萬族戰場內的水系界域,往往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除了水陸空戰寵,還有一些爬行和昆蟲類的,火蜥、尋寶鼠、狼蛛、黑火蟻、天蠶、醉人蜂、幻蝶等等十幾種。

看到黑火蟻和醉人蜂,陳玄眼前一亮,可惜不是蟻后和蜂王,普通的黑火蟻和醉人蜂都沒有繁殖能力,不然陳玄又能擁有一支無限繁殖的勞動力隊伍,和一支無限繁殖的群體暗殺利器。

……

陳玄不斷抽血,將所有戰寵蛋全部孵化。

所有水生戰寵孵化后,就被陳玄丟進了剛剛挖好並且注了水的小湖內。

陳玄又扔了幾塊魚肉進去,就放任不管了。

至於陸生戰寵,數量極多,且個頭普遍較大,關鍵是它們的食量也遠遠大于飛行戰寵和水生戰寵,看著一窩蜂湧向自己的狼崽子、牛犢子、兔寶寶、汪汪隊等等上千頭幼生戰寵們,陳玄禁不住開懷大笑。

他大氣的丟出幾十塊魚肉,供戰寵們食用。

一時間,面積還不大的動物園出奇的熱鬧起來,各種鳥獸東跑西竄,爭搶著陳玄的投食、搶不到魚肉的一些狼崽子和虎崽子已經開始瞄準兔寶寶和汪汪隊。

陳玄一陣頭大,立刻下命令:「所有戰寵,不許互相攻擊,和平共處。」

他可不想帶孩子,而且還是帶幾千個「熊孩子」。

想了想,召喚來蟻后,他吩咐道:

「一,動物園工程要加快進度了,爭取給每種戰寵都開拓出專屬區域。

二,將這些普通草種和樹種撒到動物園裡,再澆灌一下。

三,派遣融金蟻把守動物園的所有出口,別讓戰寵給逃出去了。

四,派一隊修為比較高的融金蟻過來維持秩序,看到那些不老實的戰寵,千萬別客氣,只要揍不死就往死里揍。」

他估算了一下,第一波投食足足用掉了好幾噸的靈鯉魚肉,價值20個億。

「一頓飯吃掉20個億,培養戰寵,果然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第二條小魚,趕快上鉤吧,我這裡撐不了幾天了。」

看著嗷嗷待哺戰寵們,陳玄狠了狠心,又掏出了十噸魚肉,丟給了戰寵們。

「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不敢剋扣你們的伙食啊!」

搞定這些,陳玄頭也不回的傳送回家了。

onclick=”hui” 「你說不能說就不能說是嗎?」

「我看你壓根就沒把我們當做你的朋友!」

「你故意接近雷凌,還這麼厚顏無恥的冠冕堂皇,你有你的苦衷,難不成就讓我們為你的苦衷負責到底嗎?」

花雲毅惱了。

他起初看到茅十八就賊眉鼠眼,如今終於露出狐狸尾巴。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