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一時間,刀光閃閃,殺氣衝天。

宋家等人全部嚇得臉色煞白,渾身哆嗦。

如果他們不是被包圍,估計已經忍不住逃跑了。

陳寧卻依舊滿臉平靜,他漠然的望著鄧海榮、王瑤跟鄧家那幫殺氣騰騰的手下們,嘴角微微上揚:「以多欺少,不存在的。」

「我剛才就說過,讓你們在我的幫手趕來之前趕緊逃命。」

鄧海榮冷笑:「你的幫手?」

「呵呵,你想學諸葛亮唱空城計把我們給嚇退呢!」

「劉洪跟陳霸都讓我給宰了,還有誰有膽子敢幫你?」

宋青松一家也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全部都望著陳寧。

宋青松更是急得團團轉,焦急萬分的說:「陳寧,你一直說能保我們宋家平安無事。」

「你一直說有幫手,你的幫手到底在哪裡呀?」

宋仲雄跟宋仲平等人,也都紛紛憤怒的質問陳寧幫手在哪裡?

陳寧隱隱約約的聽到,遠處傳來車輛的轟鳴聲。

他嘴角微微上揚:「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已經到了。」

到了!

宋家所有人都又驚又喜,同時還懷疑,陳寧說的真是假?

鄧海榮跟王瑤等人,此時臉色卻微微的變了。

因為真有人來了!

來的是車隊!

一輛輛黑色的轎車,呼嘯而至。

然後就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帶著兩百個身穿黑色西服的手下,從車上下來。

這魁梧男子,正是董天寶。

董天寶大步來到陳寧面前,異常恭敬的道:「陳先生,屬下來遲,請降罪。」

陳寧微笑的說:「不,你來得剛剛是時候。」

鄧海榮見只來了個董天寶,而且董天寶只帶了兩百個手下來。

他冷笑:「我以為陳寧你有多少幫手呢,原來不過是來了小貓三兩隻,你以為靠他們這點人,就能夠保得住你嗎?」

陳寧微笑說:「我可沒說我只有一個幫手!」

陳寧的話音剛落,遠處一輛輛黑色特勤車,呼嘯而至。

「快!快!快!」

特勤車上跳下一個個穿著黑色戰服,手持衝鋒槍,戴著戰術墨鏡跟黑色面罩的特警戰士。

眨眼間,兩千名特種戰士,就把現場給封鎖了。

中海市市尊周若樹、中海市長兼特警大隊總指揮馬建濤。

兩人帶著幾個屬下,快步的來到陳寧面前,恭恭敬敬的說:「陳先生,聽說有人找你麻煩,我們立即調動特警過來了。」

千千 花開花謝,四年時間匆匆而過。

玄月閣後院,正有一女三男四名少年少女交談,眼神不時看向院中玩鬧的三名孩童。這正是謝朝宗四人和袁曦袁泌二人這四年內誕下的三名子嗣。

謝文昭閉關兩個月後,兩女發現自己有了身孕,由於謝文昭閉的是死關,就沒有通知與他。也不知道是基因遺傳的因素,還是別的原因袁氏兩女生育,大多是雙生子。謝文昭閉關十月後。袁泌誕下兩個男嬰,袁曦誕下一個女嬰。由於謝文昭還沒有出關,所以三小到現在還沒有姓名,兩女就給他們取了三個乳名,分別是大寶兒、小寶兒、和玉兒。

這時只聽一聲哈哈大笑,謝文昭從密室走出,謝朝宗四人趕緊上前行禮:拜見父親。

謝文昭點了點頭,當看見躲在四人身後的三小后,謝文昭也比較蒙圈。便問道:宗兒這是?

謝朝宗笑道:父親這是五弟大寶兒、六弟小寶兒、和七妹小玉兒。父親閉關十月後兩位母親便生下弟弟妹妹。

謝文昭尷尬一笑說道:哦…..然後看向三小,走上前去抱起小玉兒。說道,宗兒你去找來你兩位母親過來,我有話要交代。

謝朝宗答應一聲向前面店鋪走去。

兩女來到後院只見謝文昭已經和三小打成一片。袁曦打趣道:這三個小沒良心的,也沒見你跟母親這麼親。

「姐姐你還吃夫君的醋。」袁泌捂嘴偷笑着說道。

袁曦嗔道:就吃他的醋了,他就會折騰咱們二人,吃干抹凈就去閉關了,留下咱們給他生兒育女,他好大福氣。

只見謝朝宗四人憋得滿臉通紅,想笑又不敢笑。謝文昭也感覺虧欠二人良多,便走上前去拉起二女,好生安慰一番。就說起了正事:

夫人四年時間我已經突破到練氣大圓滿了,不知道拍賣會的事情怎麼樣了。

袁曦正色說道:夫君拍賣會在兩個月後舉辦,由於是十年才舉辦一次,所以附近的修士現在都進得城來,現在城中修士頗多,就連咱們店鋪的生意最近都好了很多。

謝文昭又看向袁泌說道:泌兒,咱們家現在還有多少靈石。

袁泌苦澀道:夫君,咱們店的生意一直不是特別好,這四年來變賣了些無用的靈物。到現在也才四萬多的靈石,還遠遠不夠拍下一顆築基丹。畢竟咱們的店鋪最少得留下五千靈石周轉,而且築基丹的拍賣價格往往高於四萬靈石。

謝文昭點頭沉思說道:現在城中修士頗多咱們可以收購些靈藥煉製成丹藥,相信拍賣會前也可以賺些靈石,至於築基丹就看機緣吧。

接着又道:瑞兒跟你大娘學習的如何了,

還沒等謝朝瑞說話,袁曦說道:夫君,瑞兒已經在店裏做了兩年的夥計。待人接也應經可以了,待他再大點修為突破練氣中期之後,就可以把玄月閣交給他打理了。

謝文昭點了點頭,看向謝朝瑞說道:好,待拍賣會你跟我去漲漲見識。這時謝朝芙不幹了。嚷嚷着也要去,謝文昭只能無奈同意。

袁曦道:夫君寶兒他們的名字還沒有取。

謝文昭笑着說道:你們取的乳名挺好,先這樣叫他們,等他們到了十歲測完靈根再取名字吧。

接下來兩個月,三人開始籌措靈石。

這天,只見一男性青年帶着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向天寶樓趕去,這時他們的臉上都帶着隔絕神識的面具。走到門口繳納了三十靈石的入場費便來到了拍賣大廳。

這三人正式謝文昭三人。兩個月來,一家七口共籌措了五萬五千的靈石,留下一萬做店鋪周轉,便帶着四萬多的靈石來到了天寶樓準備拍下築基丹。

半個時辰後天寶樓拍賣廳大殿大門彭的一聲關閉,大廳里暗了下來,大廳正中央被夜明珠找的明亮異常,只見燈光下有一兩丈方圓的圓台。台上有一築基期女修正是與謝文昭相熟的柳管事。

只聽柳管事言道:歡迎諸位道友參加我們舉辦的拍賣會,我叫柳嫣然是天寶樓的管事。本次拍賣會價高者得,靈石不夠可以拿東西抵押,或者現場拍賣,開始競拍。」說着她取出一個青色木盒,打開一看,裏面有一對靈光閃閃的金色手鐲。

「一階上品成套法器炫光鐲,攻防一體,底價五百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十。」

謝文昭沒有想到第一件拍賣品就是成套法器,還是攻防一體的成套法器。

「五百!」

「五百五!」

「我出六百!」

………………….

…………………….

這套成套法器的競爭十分激烈,最終以一千二百塊靈石的高價成交。

「一階上品丹藥玉霖丹三瓶,用二階玉霖果煉製而成,突破屏障之效,底價五百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十。」

……………….

柳姓管事取出一件件拍賣品,有法器、丹藥、符篆等常見的修仙資源,大都是練氣期修士使用的東西,都以不錯的價格成交。

玉犀丹,由二階上品望月犀的內丹佐以十八種靈藥煉製而成。有強化經脈的功效,能增加兩成的築基概率。「底價五千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二百靈石。」

謝文昭聽到這裏打起了精神隨後想到,自己有太陰靈乳,再加上玉犀丹便有了四成的概率築基,而築基丹也才增加五成的概率。況且自己的靈石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拍下築基丹。想到這裏便開始觀察玉犀丹的拍賣情況。發現,這一走神價格都被喊到了一萬的高價,還在繼續喊價的是魏家和劉家的修士。由於兩家離的較近,因為修行資源,兩家時常發生衝突。所以現在互不相讓。

只聽魏家修士說道:劉老鬼我出價一萬二。有本事你繼續加價。

這時劉家修士沉默少許沒有加價。

只聽柳仙子喊道一萬二一次,還有沒有加價的修士。

謝文昭回過神來直接喊出一萬三的價格,魏姓修士轉過頭來狠狠的瞪了一眼謝文昭不在言語。

最終天寶樓拿出了5顆玉犀丹拍賣,謝文昭分別以一萬一、一萬三、一萬二,拿下了三顆玉犀丹。謝文昭知道自己表現的太過顯眼,接下來的靈物就沒有競拍。

半個時辰后柳仙子拿出一顆面盆大小的靈獸蛋,說道:這是一顆四階妖禽–墨冰雕的靈獸蛋,由於時間太久生機流失嚴重,也不知道能不能孵化,希望各位道友想好后再競拍「底價六千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三百靈石。」

謝文昭心裏一動,現在自己還剩下一萬多的靈石,這墨冰雕天生具有強大的冰屬性,攻擊極強。

如果不借用外力墨冰雕提升到四階,起碼要數百年,誰敢保證自己一定能看到那一天?而藉助外力就消耗大量的修仙資源,這樣會影響自身的修鍊速度。但是墨冰雕的攻擊極強,三階墨冰雕的攻擊強度比結丹後期修士還要強,當然了,這是結丹後期修士不藉助外物的前提下。

對於小家族或者小門派來說,一隻墨冰雕的價值遠超過一顆築基丹。

靈禽靈獸的壽元比較長,墨冰雕可以作為護族靈禽或者護宗靈禽。

然後傳音給謝朝瑞,叫他看看能不能拍下此物。

最終因為墨冰雕的生機不盛,眾修都不確定能不能孵化,所以此靈獸蛋最終被謝朝瑞以八千靈石拿下。

隨後柳仙子拿出三個玉盒說道:「最後一件拍賣品,築基丹三枚,底價兩萬塊靈石,分開拍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兩千。」

拍賣大廳瞬間安靜,練氣期修士眼光灼灼的盯着這三個玉盒。

隨後轟然響起了雜亂的交談聲,只見這時出價聲不斷。

兩萬靈石

兩萬二千

…….

三萬三千

…………..

不一會就到了五萬的高價。

競爭最激烈的就是玄滄五家築基家族的修士。

最終三顆築基丹分別以四萬九、五萬、五萬二的價格被九盤山李家、凌源山劉家、清月島魏家拍走。

「好了,拍賣會就此結束,希望諸位下一次還來參加我們舉辦的拍賣會。」

眾修士陸續離開,謝文昭帶着謝朝瑞和謝朝芙一起離開。一路上謝文昭感覺總有幾道神識掃向三人,待回到玄月閣后,跟蹤神識這才消失。謝文昭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便在心裏暗暗說道小心。

謝文昭叫來二女說明拍賣會情況。

又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兩位夫人,這次為夫叫瑞兒拍下墨冰雕,是準備拿出兩地太陰靈乳稀釋后助它孵化。咱們好好培育它,這樣加上你們身上的雷光雕咱們就有三隻強大的靈獸傍身,這不論對家族還是對自身都有着巨大的好處。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