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2

三雙疲憊中又帶著渴望的眼神直勾勾地回視著他。

迪恩嘴角一抽,好笑道:「……我本來還想說點漂亮的祝賀詞之類的,但看你們這麼提不起勁來……還是直接開飯吧。」

萊茵娜和兩名學徒順從地拿起刀叉,開始享用這一桌迪恩專門定製的豐盛晚餐。

說實話,異世界的飲食文化其實並不算太發達,至少比藍星要差遠了,但是優質的食材多少彌補了些許缺點,再加上能在13區開餐館,並且一直堅持到了現在的,都有幾道拿手菜。

把這些拿手菜湊到一起,還是能張羅出一桌滿足迪恩需求的美食的。

這一餐,四人吃得異常沉默,像是把一天都沒有享受到的孤獨都堆到了這場晚餐上。

他們用一頓飯的功夫,緩解完了一身的疲憊,終於露出了比較輕鬆的表情。

飯後,幾人簡單地收拾了一下,然後就在餐桌上,開始計算起開業第一天的營業成果來。

迪恩自己記錄的主要是異族方面的銷量,非常簡單。

一個海族、一個精靈族和一個半獸人。

跟前兩者比起來,半獸人簡直省心得厲害,不僅沒有鬧出什麼幺蛾子,還貢獻了十幾隻魔寵的銷量。

算是三組客人中最讓迪恩滿意的一組。

他結束以後不久,其他人也陸續結算完了自己負責的那一部分。

露西整理好銷售記錄,向迪恩報告著最後戰果。

「總共賣出了十二隻詭影娃娃,三十隻鷹嘴翼貓,一百五十二隻熒惑蝶,兩百五十三隻魔鬼浮遊魚,五十八隻胡說鏡,一百零六隻寄靈蘑菇,四百三十六隻玩水小猴,三百隻小葯猴和福靈猴……」

「共計盈利十五萬九千九百金納可,其中還包含了三百六十六金的小費!」

迪恩忍不住咋舌。

這麼多?

都快十六萬金了。

要知道在帝國,十萬金都夠買個最低等的爵位了,而這不過才是選育屋一天的盈利而已。

他接過賬本,仔細翻看了兩遍,確認賬目無誤后,迎著露西稍帶忐忑的注視,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很好。小費你們就自己留下吧,誰拿的算誰的,當零花錢了。」

「最近的支出項有記錄嗎?」

露西把賬本翻到前一頁,掰著手指頭,如數家珍道:「選育屋的主要支出項是每天的餐食費,水費,以及魔獸和魔寵們的開銷,此外還有按月記錄的藥草費等等……」

「不錯,做得很好。」

迪恩按照自己估計的數值,簡單心算了一下,發現跟露西的答案相差不大,滿意的點了點頭。

以前他還記記賬,自從開始由學徒們買菜做飯,並且餵養魔獸開始,記賬的工作就基本上移交到了露西手裡。

這孩子對數字很敏感,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在算賬上卻幾乎沒出過錯,迪恩考察她一段時間后,就當了甩手掌柜。

這次核算,他也是打著把學徒們的自主能力鍛煉起來、解放自己的主意,所以即便是開業這天,也沒插手,為的就是測試一下露西的水平。

而很顯然,這孩子交上來了一份十分讓人滿意的答卷。 從宮中出來,馮昭剛要上馬車,就見白御史朝自己走了過來。

「蕭大小姐留步!」

馮昭回頭,「白御史。」

白御史拱手道,「多謝蕭大小姐對我外孫女的照拂,老夫改日再登門道謝!」

「白御史不必多禮,昭寧不敢當。救下李妍是看在曾經同行的情分上,查處李大人昭寧只是秉公辦理,還望白御史不要責怪。」

白御史連忙道,「老夫怎會責怪?是他自己觸犯了刑法,做錯了事,他的死與蕭大小姐無關!」

馮昭知道白御史的為人,是個少數不多的正直之人,想了想,馮昭還是說道,「只是李大人的死,實在蹊蹺,當時昭寧正在追問他是何人指使他所為,李大人正要說出口之際,就被一箭穿心了!」

一句話,說得很明白了!

就是有人想要殺人滅口!

白御史聞言,臉色沉了沉,顯然是在開始懷疑了。

馮昭見好就收,說道,「李妍暫時在賢王府上,賢王一路對李小姐多有照拂,白御史若真要感謝,就感謝賢王吧!」

「謝蕭大小姐告知!」白御史又一拱手。

「昭寧告退!」

馮昭說完,便上了馬車,馬車之中,蕭戰一直端坐在裏面,沒有吭聲。

「父親,方才為何不露面?」馮昭問道。

蕭戰看了她一眼,說道,「朝中之事,你不懂,也少過問的好!」

馮昭微微一笑,「父親,你覺得如今,我還脫得了身嗎?」

蕭戰沉默,再次看向自己的女兒,卻發現此時的她眼中閃著睿智的光芒。

這個女兒這幾個月的蛻變和成長速度完全的脫離了他的想像,快速得讓他措手不及!

他也不知這是福是禍?

嘆一口氣,蕭戰說道,「你已經站在了風口浪尖上,自然是脫不了身了,但是父親卻不想你繼續深陷其中!」

知道他是為了自己好,但是以前的蕭昭寧做不到讓他放心,現在的她,也無法讓他省心。

「父親,昭寧是國公府嫡女,有些責任,是逃不掉的!皇上想要把控國公府,想要控制外祖父,我,就成了他最主要的一顆棋子。」

馮昭也不知道,自己重生在這具身體裏面到底是福還是禍,但是,她馮昭不是怕事的人。

想了想,馮昭又想到了那個夢,她試探的問道,「父親,你可見過把蜘蛛紋在手上的人?」

蕭戰想了想,搖頭,「不曾見過?怎麼了?」

馮昭搖頭,「隨口一問而已。」

會是巧合嗎?

這次來刺殺他們的人,和當初刺殺母親的人,手臂上都紋著一模一樣的蜘蛛!

回到國公府,馮昭剛一踏進屋,便被蕭老夫人心肝寶貝兒肉的摟進了懷裏。

「快讓祖母看看,傷到了哪裏?」

老夫人拉着馮昭前後左右打量著,馮昭特意躲開了手臂,沒讓她發現自己手臂上有傷。

「大小姐可不知道,得知你掉落山崖,不知所蹤的時候,老夫人是擔憂得整夜整夜的睡不了覺!後來得知你平安,這才放心了下來!」

一旁的林嬤嬤說道,「幸好老天長眼,像大小姐這樣的人兒,就該一生富貴,平安順遂的。」

蕭語晴聞言,冷嗤一聲,蘇氏連忙用手拐子碰了她一下。

可是聲音雖小,站在旁邊的婉姨娘卻是聽見了的。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依著妾身看來啊,大小姐和六皇子都是有福的,今後的好日子,可長著呢!」

婉姨娘如今也不怕和蘇氏起了衝突,這段時間她是明白了,不管自己對這個主母如何恭敬,她都是要致自己於死地的。

倒不如一心的跟着大小姐和老夫人,有她們在,自己就有了保障。

之前聽說大小姐掉落懸崖,她可是一點也沒有比老夫人少擔心,她這一生的榮辱都賭在了那個女子身上,若是她出了事,那她的這後半生也就這樣葬送了。

不過幸好她又平安歸來,這一次,她可是戴着榮耀歸來的,莫說這蘇氏和蕭語晴,即便是那皇宮中的公主,只怕也不敢怠慢了吧!

馮昭一雙眸子輕輕的環顧了一下四周,這京城中,有哪些人不想自己回來,哪些人盼著自己回來,她清楚得很!

將眸中的情緒斂去,朝着老夫人盈盈一拜,「孫女不孝,累得祖母擔憂,如今歸來,還請祖母責罰!」

老夫人哪裏捨得罰她,連忙扶着她坐下,說道,「回來就好!你要真能如他們所說,今後是個有福的,才不枉祖母對你的一番疼愛!」

蘇氏咳了一聲,接過話道,「母親放心,寧兒如今美名在外,這天下百姓誰不知道咱們府中有位了不得的大小姐,不像語晴,養在深閨,至今無人識!」

一番話,看似在誇馮昭,貶蕭語晴,可是仔細一品,又能聽得出來裏面的另一層意思。

那就是馮昭現在在外面拋頭露面,有損清譽,而蕭語晴,不出閨門,才是真的大家閨秀!

馮昭微微的笑了,「母親哪裏話?當初妹妹在宮中獻藝,彈琴……雖然只彈了一半,但也是備受人們的關注呢!」

說到最後,目光輕輕的瞟了蕭語晴一眼,蕭語晴立馬就紅了臉,瞪圓了眼睛。

她敢肯定,蕭昭寧那個賤人是故意提起那件事情來羞辱她的!

但是當着祖母和父親的面,她卻不敢發作。

馮昭心中暗暗一笑,目光轉向老夫人,當作沒看見一般。

老夫人也想起了當時蕭語晴在宴會上表演失敗,成為這京城貴婦圈中的飯後談資的事情,看向蕭語晴的目光立馬就多了一絲不快。

「語晴既然都養在閨中,就該多修身養性一些,國公你平日忙於政事,也該多教導教導孩子!」

蕭戰連忙應下。

老夫人語氣淡淡的,但是分明是在責怪蘇氏不會教導女兒,又看了一眼婉姨娘,關切問道,「近日可有請大夫看看?」

馮昭也是很擔心婉姨娘腹中的孩子,雖然在梁州一直都有收到春茗的書信,但是畢竟不是親眼所見。

婉姨娘垂首,摸著肚子裏的孩子,臉上的母性的笑容深深的扎痛了蘇氏的眼。

「回老夫人,大夫說一切安好,再過半個月,便是產期了。」

。 沈天賜的這部《黃飛鴻之壯志凌雲》電影在上映之後,其口碑也是不斷的發酵和上升。

相比起朱凱的《血染紫禁之巔》來說,《黃飛鴻之壯志凌雲》這部電影的評分真的是實在是太高太高了。

京城早報甚至也都給了一個特別醒目的大標題:《趙書記親臨電影《黃飛鴻之壯志凌雲》的首映現場,並對京城娛樂天才沈天賜給予了高度的評價!》

京城的娛樂資訊:《《黃飛鴻之壯志凌雲》的電影口碑大獲成功,而沈天賜也是用他的實際行動來告訴了所有的人,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

京城的各大報紙也給出了特別的版面,使得《黃飛鴻之壯志凌雲》電影在上映期間,幾乎可以說是天天的滿座了。

現在你只要走到了京城的影院內,可以說基本上就能聽到這樣的對話的。

「你好,我要買一張沈天賜的《黃飛鴻之壯志凌雲》的票。」

「不好意思,由於排片的原因,這兩天《黃飛鴻之壯志凌雲》的票已經售完了,還請您後天再來吧。」

「卧槽了!怎麼又沒了?!老子現在還想看呢!你們是怎麼回事?難道就不能在多排一些嗎?!」

「就是,一天才三場,咱們京城的人這麼多,那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們呢?!」

「……」

如今,抱怨的人也是一大堆了,甚至有的人都快在京城影院裡面都快要吵起來了。

就是這麼一天的時間過去了之後,沈天賜的《黃飛鴻之壯志凌雲》電影的票房也是跟著出爐了。

很快,上映的電影的首日票房也就是跟著出爐了!

首日票房達到了六百萬!

雖然這個數字並不是很多,不過在眾人想到那六百塊屏幕以及排片量的時候,這就讓人感到有些震驚了。

是的,這一天也就只有三場,而且這還並不是全國都有的情況瞎,甚至還是只有一些在比較繁榮的城市才會有的。

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沈天賜的《黃飛鴻之壯志凌雲》的電影已經有了這個成績可是就已經足夠逆天了!

而時間在沒過多久之後,朱凱的《血染紫禁之巔》首日的電影票房也就出來了。

足足有著三千萬的首映的票房!

而這又一次自然是又打破了朱凱的動作片的記錄了。

而這也更是碾壓了沈天賜的首日的票房數據。

此刻的朱凱也是在微博上發言了:「在這裡,是不予理會任何的閑言碎語的,而我們也只是用成績來說話!」

隨後,朱龍也是隨後轉發:「再次恭喜《血染紫禁之巔》電影首日票房突破記錄,我們就是用成績來讓所有的黑粉將其閉嘴的,也不像有的人,無論炒作的再怎麼厲害,可是又能怎樣呢?如今票房的成績已經是足以來說明一切了!」

很顯然的,朱龍的這次發言自然是又是一次針對了沈天賜。

而網路上的互相罵戰也是從來就沒有停歇過的,而沈天賜的粉絲們也是從來都沒有休息過的。

「哎呀!見過臉皮厚的,我就是沒有見過像你們的這樣人的臉皮厚的啊,你們也不想想你們上映的時候是多少塊的屏幕?而沈天賜的電影是多少塊的屏幕?!」

「可以說沈天賜的電影可是幾乎每一場都是滿座的,而你們的呢?在這裡也是恕我直言了,如果給你們和沈天賜一樣的待遇,你們的票房連兩百萬都是不可能有的!」

「如今根據我的分析啊,朱凱的《血染紫禁之巔》的這部電影那主要的票房的來源也是都集中在了各地的首映上,而之後的觀影的人數也就會越來越少的了,這次估計在評論出來之後,相信看的人就會更少了。」

「哎呀,樓上的兄弟,你這次可是真相了!像《血染紫禁之巔》這種老套路的電影我是早就看膩了!」

「哈哈哈,我說你們就在這裡盡情的給沈天賜洗地吧,如今的票房已經是說明了一切,那就是沈天賜是不行的!」

「……」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