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1

他從未想過靠他自己就能擊敗冥土,連氣運熔爐都嚇的逃走了的存在,他拿什麼來對抗?

現在這不過是利用局勢,給冥土釜底抽薪一波。

讓他與現世共存亡,開玩笑呢。

他是如此,高陽,老龍都是如此,大家都是投機者,大家都很確定,無窮大之地的十大宗門必然派出援軍,只要能支撐到援軍抵達,就算勝利!

此時李肆直接就傳送至浮雲宗山門,趙青榭和趙青萍都在這裡。

剛剛渡劫成功,進階大乘的許申,季常,姜穎,紀元也在,連天機子,神丹子,天元子,靈境子都在。

李肆降下神諭,召集他們議事。

「鐵幕怎麼不在?」高陽問。

「他轉世了。」

「轉世?」高陽一愣旋即苦笑,這也不失為一個出路。

浮雲宗山門新建的恢宏大殿內,李肆居首位坐下,灰影在左側,高陽,老龍在右側。

余者便是曾經的六大鎮世真仙都要坐在更下首。

而有幸能旁聽的四個新晉大乘,卻是坐都不敢坐,只在後面站著。

許申,季常,姜穎看著不怒而威的李肆,就感覺在做夢。

現在的李肆有天地之主的加成,隨時帶著天地之威,連趙青榭這個地表最強真仙都不敢直視了。

甚至借著這樣的力量,李肆隨時可以讓自己進階真仙,哪怕突破大羅天仙也不是問題。

但這種力量借來容易償還難。

他終究只是承包,不是全盤吃下,徹底煉化成自己的。

「我只說一件事!」李肆開口了。

「我之所以要不惜代價,也要將這個現世控制在我的手中,是因為,只要這個現世不滅,下一個現世就無法開啟。」

「某種我不知道,有人知道但不能說,你們也不能知道的底層規則還在運行,所以,我們的敵人,我們的債主就必須按照規矩來辦事。」

「接下來的日子會很難熬,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具體有多難熬,就是死人,不停的死。」

「而你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阻止!」

「其他的我就不說了,各位都比我有經驗。」

「第一波攻擊,會在十天後抵達,至少一千個神魔會對現世展開自殺式攻擊!」

「如果我們能攔下,就會有第二波。」

「我們拿什麼去阻攔?」神丹子大聲問,臉色蒼白,其他人也都一樣。

反倒是灰影,高陽,老龍一臉鎮定。

拿什麼阻攔?當然是李肆手中的天地法印了。

但這樣的戰爭會影響到現世的正常運轉,還會影響天地氣運的儲備。

「我會想辦法在十天之後內提升一百個鎮世真仙!」

灰影看著李肆開口,他是十大宗門派來的調查頭目,手中當然有底牌,從前只是不值得拿出來罷了。

「一百個鎮世真仙,每人不多承擔,就兩百份天地氣運,可以為你分擔兩萬份壓力。」

李肆看著灰影,灰影看著李肆,這是一種大多數人都不懂的談判和利益交換。

灰影這是在要現世的控股權。一百個鎮世真仙,好大手筆,這意味著李肆一倒手就能從天地法印里抽出兩萬份天地氣運。

凈賺!

但還不夠,遠遠不夠!

「這是太清道的大羅玉冊,十二層,共對應大羅十二階,有此功法,即便不飛升無窮大之地,也能進階大羅。」

灰影遞過來一個近乎透明的玉匣,裡面放著的物品根本看不清輪廓,所有的只有絢爛的神光。

這是真正的好東西,連高陽,老龍都露出艷羨的神色。

尤其是最後三層功法玉冊,如果修鍊了,那是真正能爭渡,能逃離因果的功法!

但羨慕也沒用,他們都知道太清道拿出這麼大的利益來收買李肆是為了什麼?

「現世不滅,新世不出!」高陽心中自語著,這一刻她忽然覺得好恐怖,曾經她以現世為棋子,以生靈為棋子,結果到頭來,她才是棋子。

「我會鎮殺所有敢入侵的神魔,我會宣布—冥土為非法!」

李肆手持玉匣,一字一頓,拿了好處,那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

而他的聲音才一落下,立刻就有七色神光將這道神諭化作現世的法則!

冥土非法!

這一點很重要,李肆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有未知的,浩大的力量在調動,以這種法則為震蕩,輻射八方。

一種新的規則,正在調整,凝聚。

在場眾人,除了灰影,高陽,老龍,其他人連趙青榭都無法察覺!

「李老闆大氣!他日李老闆若飛升無窮大之地,我太清道必然掃榻相迎!」

灰影非常激動,多年的任務終於達成了!

就算這個現世立刻被摧毀也無所謂了。

因為新的規則,正在凝聚!

冥界非法!

對,這才是最重要的,相當於皇帝的衣帶詔,可以從根源上讓冥土非法化。

哈哈哈哈!

可笑這個小子聰明一世,卻為我做了嫁衣,當然,能成為太清道的真傳弟子,他也算賺大了。

灰影看著李肆,笑容滿面。

李肆看著灰影,同樣也露出了一抹善良的,溫和的,人畜無害的微笑。

他想起一個時辰前,他和氣運熔爐在虛妄之中的對話。

「原初之地,是規則生成之地。是萬界孵化之地,每個被激活的現世,都相當於——你們那裡的輪值董事長,有著莫大的權利。」

「你現在只算是副董事長,你得熔煉雲華法印,將它變為己有,這樣,你就成了輪值董事長,可以更改規則!」

「這也是冥土與無窮大之地的十大宗門在博弈的焦點!一輪又一輪,李肆,沒有誰是無辜的,包括你我,想不想做空他們一次,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你這樣,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我會與你配合,完事五五分成,一起去無窮大之地。」

「我憑什麼信你?」

「因為只有去了無窮大之地,我才能自由,而不想獲得自由的神器,從來都是最垃圾的神器!」

「就憑這點,我們才是最好的合作夥伴!」

……

「那就這樣吧,我們需要至少堅守一百年!」

李肆沉聲說完,直接傳送回雲華宗駐地,連趙青榭都沒有多看一眼,彷彿成了天地之主后,他就真的大道忘情了!

但是,他以天地之主加現世輪值董事長的名義發布的神諭,卻在極短的時間內就震驚三界!

因為那是規則,哪怕是最微小的改動,都足以引發滔天駭浪!

何況,李肆是直接宣布冥土非法!

這個非法不是犯罪的非法,而是指非法則所眷之物!

這對於一個已經成為不可說存在的冥土來說,就是在挖他的根子!

虛妄之中,憤怒的氣息在漫卷,在狂暴,在奔流。

十萬冥土奴隸,十萬冥土鬼差,忽然咆哮著掉頭,冥土要不惜一切代價摧毀現世,只有這樣,下一個現世才能開啟,冥土的代言人才能用最快速度修改規則!

但是,冥土非法的規則已經在生效,尤其在靠近現世的區域,就算冥土無比強大,也得在十天之後才能讓十萬神魔奴隸殺過去!

而那個時候,十大宗門派來的援軍也將抵達!

沒錯,神特么一百年才會抵達!

等十大宗門的援軍一到,李肆就會被瞬間奪權,不用質疑,老怪物級別的人物都會登場!

「啊啊啊啊!」

「去,撕毀那個現世,我給你們自由!」

一個聲音回蕩在虛妄之中,十萬冥土奴隸神魔在這一刻忽然崩裂,他們身上的鎖鏈被打開,來自冥土的力量鎮壓消失了!

他們只要做最後一件事,就能恢復自由!

嗖嗖嗖!

十萬神魔加速狂掠!

冥土非法的規則可以壓制冥土奴隸的速度,但當他們解開與冥土的羈絆后,就不怎麼受影響了。

所以速度反而變得非常快!

只需一天,就能抵達李肆的現世!

只要滅了這個現世,新的現世就會啟動,一切主動權都會回到冥土手中!

「得,魚已經上鉤,該幹活了。」

虛妄之中的某個角落,氣運熔爐鬼鬼祟祟的邁著小短腿跑得賊快。 葉舒和顧汐都詫異地抬頭,見到突然走到眼前的霍霆均。

「霍霆均,你怎麼……」

霍霆均深眸鎖緊她:「顧汐,我說過,無論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更何況,你人在北城。」

他一邊說,一邊低頭,幫她拭擦被褐色玷污的裙袂。

俊美無瑕的側顏,繃緊,有些冷沉,可他的動作卻又是溫柔的。

顧汐垂眸看着他,耳邊響起蔣悅悅說的那些話,心裏一陣發酸。

「沒燙傷吧?」他握住她的手。

顧汐將自己的手,抽出來:「我沒事。」

霍霆均感覺到了她明顯的疏離。

原本心裏就不舒服的他,醋意更勁了。

他將手帕扔到桌上,大掌握上顧汐的手腕:「跟我回去。」

「霍總裁。」葉舒開口,將他叫住。

霍霆均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銳利的眼神裏帶着刀,削過葉舒的臉。

葉舒表情很平和,但氣勢並不弱:「小汐她現在未必想跟你走。」

霍霆均冷冷地警告:「小汐?葉教授,你們只是舊同事,是不是應該跟我女朋友保持一點該有的距離。」

「霍霆均,你胡說什麼,我跟葉教授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樣喝杯東西!」

「像普通朋友一樣喝東西,卻不肯告訴我,你在哪裏。」霍霆均嘲諷地笑了笑。

顧汐一怔。

他以為她是因為跟葉舒偷偷「約會」,所以才不肯告訴他自己在哪?

她咬了咬牙,掙脫他的手:「霍霆均,你別惡人先告狀!」

霍霆均蹙眉,看着顧汐忿然的神情。

「跟我走,有什麼事情,我們倆私下說清楚。」他拉住她往外走。

葉舒想追上去,可理智將他喊停。

現在他如果再摻和一下,事情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到時候遭殃的還是顧汐。

霍霆均一路將她拉出星巴克門外。

顧汐用力地掙脫他的鉗制:「放手!我自己會走!」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