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但是眼下反而是夏爾人一邊的玩家來反衝他們的攻勢了,或者說,拼盡全力將他們的敵手留在原地,然後等待後方正在逐漸清繳過來的大部隊的支援!

這就是劉逸飛辛苦半天好不容易統合了皮里莫這邊的玩家大軍后想出的方略——先是誘敵深入、然後攻擊不備,後續再以優勢兵力將其不斷檢出……

本次戰役由於情況特殊,本身是獨立於正式的戰役劇情之外的,但並不表示玩家在夏爾地區就不會有什麼收穫了。

事實上,根據玩家在戰役中的表現,系統會折算出更多的經驗和閱歷獎勵給玩家(實物就算了),然而具體能夠收穫多少,無非就是看玩家的「表現」和「斬獲」而已。

只要是這一仗贏了,劉逸飛想必保己方全部玩家評價上升一個小層級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而更重要的是,同時這也會令他們這一方向上的敵人攻勢粉碎無形,為己方爭取到一點點混亂戰場上的空窗期……

而眼下,似乎眼瞅著這次戰役目標竟然就真的實現了!!

在幾路分兵,彼此合作之下,皮里莫地區的夏爾人一方的玩家結結實實打了一場華麗的防禦反擊戰,居然真是在一次接觸中殲滅了敵對方約夏爾人的玩家部隊約莫兩千人的數量,更是嚇得其餘剩下的玩家大幅後撤,第一時間就離開了皮里莫周邊區域……

「哦~~~~贏咯!!我們打贏咯!!!」

確認約夏爾人的玩家軍團真的丟盔棄甲、狼狽而逃的那一刻,活下來的夏爾方玩家不由得群情激動,一個個或是舉拳向天,或是高舉武器,總之就是瘋狂的搖動著,然後大聲吼叫發泄著心中的激動和興奮~

不得不說,若不是時代發展、科技進步,令得如今3D全體驗式的觀影技術被世人所接受,平日里普普通通的遊戲玩家陡然接觸到這麼一場高擬真、高強度的冷兵器作戰,只怕指不定就要搞出點什麼心理問題也不一定~

不過好在遊戲一開始就確定了低齡限制,同時如今的人們早就見識過類似的沉浸式體驗效果了,所以對於如此慘烈、真實的戰鬥勉強還算接受……

尤其是當大家是作為「勝利者」的時候,那心中的激動和舒爽就更別提了~

大丈夫當如是!橫持戰戈如岳峙!!

尤其參與到突襲團中的玩家,幾乎從開戰之初就個個都私下開啟了跟蹤攝錄模式,而他們拍攝的主角……又如何不是前頭那個帶著他們在敵軍叢中一往無前的怪物呢?

男人三大鐵,經此一役,勉強也算是大家一起「扛過槍」了吧?

一時間,己方人聲鼎沸,不少人甚至在高呼著「傑拉特」的遊戲ID!

然而對於這一切,劉逸飛卻並不顯得如何激動興奮,相比其他玩家還沉浸在「打贏了人生第一仗」的錯誤幻覺中的時候,劉逸飛卻已經開始考慮起接下來他,或者說他的小隊又應該如何繼續在戰役中尋常更刺激的「體驗」了…… 張曼仯本以為,只有與樹精的巨眸對視才會被控,沒想到居然還有別的控人方法。

不過也是好歹是個九十九級的大boss,比巨蟒都高六級呢,沒點本事怎麼混啊。

古樹的全部枝幹,交叉在一起織成一張巨掌,向張曼仯拍下。

古樹的樹榦光禿禿的矗立在那兒。

張曼仯僅一秒就解除了控制,但古樹的巨掌已經到了張曼仯頭頂。

張曼仯:此時自己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躲,但自己跑的肯定沒有古樹拍得快,而且古樹樹掌整整籠罩了五米多的位置。自己跑加上能用的閃現,也跑不出古樹的攻擊範圍。不可行。

第二,打,直接對樹精發起進攻,但漫天斬剛才已經斷了,自己沒有合適的功法短時間打出大額傷害。不可行。

所以……

我選擇第三種,小黃雀到位的可真是時候。

「砰砰砰砰砰」,一陣掃射,一梭子子彈全部進了樹精的巨眸。

「啊!」樹精沙啞的聲音慘叫一聲,枝幹編成的巨掌迅速收回,在樹榦邊上一陣亂舞。

古樹巨眸內的符籙閃爍,亂成一團。

「玄赤!」張曼仯親喝一聲提刀向前。

玄赤:

屬性:藍階功法

作用:旋斬、翻斬過後,下一次進攻給予旋斬、翻斬,斬出傷害的百分之五十。

備註:僅可以使用一次。

片刻之後,只見張曼仯開始了炫技,無數按鈕先後摁出。與之前的平A和漫天斬不同,這回的旋斬和翻斬一刀刀下去都是滿滿的特效。

五顏六色的刀光、殘刃在屏幕上閃爍著,紅衣少女在古樹的樹枝間穿梭、旋轉、翻騰,一刀刀砍在古樹的樹榦上。

最後,少女在古樹前站定,揮刀斬出了最後一擊,足足涵蓋之前斬出傷害的百分之五十的一擊。

轟的一聲巨響,古樹直接被砍裂,整棵樹支離破碎的散落了一地。

【恭喜:|纖岱聚興|區,玩家GNAIXUIJ和里懶不懶且很帥,成為了首個完成蟒霧迷副本的隱藏內容的一隊玩家。】

這是謫仙降臨全服的系統播報,而且一下就循環播放了三遍。

在線的大部分玩家都沸騰了,謫仙降臨的遊戲論壇上瞬間就出現了「蟒霧迷都隱藏內容」的討論話題。

玩家6789045367(29級):「什麼情況呀,那個最新更的變態副本還有隱藏關卡?」

無法不俗(45級):「不愧是你,謫仙降臨,居然還有隱藏內容。這遊戲老子沒白肝!」

欸五你們那吧(37級):「欸,你們搜那兩個玩家的信息了嗎?很奇怪的組合。」

m

djsh(16級):「什麼組合呀?」

玩家7903784962(32級):「同問同問,懶得敲字,搜名。」

無法不俗(45級):」大兄弟,你在這說話不用打字呀,而且你不知道有個功能叫複製粘貼嗎?「

667788(23級):「什麼組合不重要吧,重要的是兩個人就敢開蟒霧迷都的副本,肯定是倆頂級大佬啊!」 翌日,韓元伸個懶腰走進了書房,三子忽然表情嚴肅的走了進來,把周圍的下人驅散之後,這才仔細的關上門。

「咋了,三子,你這麼神神秘秘的幹嘛?」韓元放下手中的書,滿滿好奇的看著三子問道。

三子附耳趴在門上聽了片刻之後,這才走到了韓元面前,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紙,紙上畫著一朵怪異的花。

那花看上去很是美麗可那顏色卻讓人有些驚心,那紅色猶如鮮血一般,韓元有些好奇的放到鼻子下面聞了一下。

一股淡淡的咸氣撲入鼻子,韓元頓時精神了起來,這的確是鮮血的氣味。

不要問他怎麼知道的,這都是他親身經歷過的,前世小時候,手上被劃出一個口子,老人都是教的用嘴含著就會止血了。

一來二去,對於血的氣味有了一些印象。

「到底怎麼回事?」韓元望著那張被摺疊起來的紙,顯得有些嚴肅。

三子似乎有些糾結,臉上露出一絲的慎重。

「軍師,不知道您聽說過隱太子么?」

韓元聽到這話,有些狐疑的看著三子,「這不是廢話么,隱太子李建成。」

「這又跟他有什麼關係,他不都已經死了好多年了么。」

三子長嘆一口氣,有些感慨道:「沒錯,隱太子是死了,但是他還有兒子,還有手下逃了出去。」

「啪!」

「不可能,絕對不可,按照我岳父的脾氣,他絕對不會放過一個,這不等於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么?」

韓元有些驚訝的站了起來,一臉不相信的看著三子。

三子一臉平淡的看著韓元,猶豫了一會,彷彿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軍師,您和小姐不管怎麼說都已經在一起了,也是二賢庄的人,有些事情您也應該知道了。」

「這些人之所以能活著,是因為李淵,紅花衛,隱太子手下的一大勢力。」

「正是他們護衛著這些人逃了出去,而李世民之所以會放過他們,是因為李淵和李世民達成了一些條件,但具體的內容我們就不知道了。」

「之前二賢庄還沒有沒落的時候,曾經和紅花衛打過交道,因此熟悉他們的一些東西,而這封信上面的紅花正是他們的標誌。」

韓元聽完三子的話,許久沒有言語,這簡直是刷新了他的三觀,這消息量似乎有點大。

不對啊,若是按照三子的話來說,那老爺子應該是知道李建成的孩子有活著呢。

可是那次為什麼他還要來找自己呢?

韓元揣著一度子的霧水打開了紙張,紙張上並沒有一個子,只是畫著一個紅色的圈。

圈?

什麼意思啊?

奶奶的,這些古人真麻煩,還搞這些密碼!

韓元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在上面隨便擦了一下,沒等三子開口,直接放進嘴裡。

酸!

「呸!」

韓元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嘴,直接把漱口的水噴在了紙張上,「無聊的把戲,真當自己是神仙了。」

在三子那一臉震驚的目光之下,那原本只有一個紅色圈的紙張緩緩浮現了字跡。

那紅色的圈猶如流血了似的,不一會浸透了整張紙,那原本是白色的字體瞬間變得血紅了起來。

「軍師…這…這是怎麼回事啊?」三子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

「一些無聊的把戲,我八歲的時候就不玩了,不過就是用明礬水書寫的,等到晾乾之後就沒了字跡,這紅色的圈就是一種顏色而已。」

韓元一邊翻看著紙張,話語之中充滿了不屑。

「興教寺?三子你知道興教寺在哪裡嗎?」韓元隨手把紙張捏成了小團丟到了一邊看著三子問道。

「興教寺,長安最大的寺廟,在城南。」三子回憶了一下,然後開口道。

「軍師,要不把兄弟們召集一下吧,就算您要去,也要人保護啊。」三子看著韓元說道。

「嗯?長安除了你還有其他人?」韓元有些疑惑的看著三子,自己許久都沒有關注二賢庄的動態了。

「嗯,咱們的生意已經到了長安,小姐安排了一些好手,一來是為了護送貨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您萬一要是用的呢。」

「行吧,倒是叫上幾個跟著我一塊去吧。」韓元沉默一下,點了點頭。

等到三子離開了書房之後,韓元陷入了沉思。

這群人找自己是為了什麼?從這份書信之中自己並沒有感受到一絲的威脅。

反而是充滿了和氣,似乎很是敬畏自己。

算了,明日就知道問題的關鍵了。

翌日。

韓元帶著幾個二賢庄的好手乘著馬車直奔興教寺而去,韓元一路上都在閉目養神。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