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凡是和三國有關的東西,在這段時間的網絡上,就意味着流量!

眾多的讀者們,紛紛髮長文談論三國的劇情。

網上,有三個最火的帖子,分別是:

【曹操是梟雄還是英雄?】

【劉備和他的人生理想。】

【孫權的家國天下。】

由讀者發出的這三個帖子為起點,在華國引發了一場前所未有的三國風暴,在未來的幾十天理,全網的討論量,超過了百億。

三國,以極其恐怖的速度在整個華國蔓延開來。

曹操、劉備、孫權、關羽、張飛、諸葛亮、司馬懿……等等等等,無數的人物,開始閃光。

……

……

PS1:未來幾天的章節名,我已經寫出來了。(手動滑稽)

PS2:月底了,手裏還有月票的同學別浪費了啊。 在確定她娘日後不會再幫忙打理蛋糕坊的生意后,趙玉將自己關在房間左思右想,最後還是將注意打到了蛋糕坊的茯苓和桂枝兩位夥計身上。

無它,她心裡想要將蛋糕坊開到整個周朝邊境,那單純的指望自家人肯定不行。

眼下她娘離開,對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起碼,她也該趁此下定決心提前準備起來。

轉過去第二天,趙玉抽空尋了個時間,將茯苓和桂枝兩人叫到了後院。

別看趙玉人小,但她的小腦瓜里可都是好東西,開口就按記憶中的某些套路,趙玉先是好一通誇獎兩人,跟著畫風一轉,提到了家中的蛋糕坊上。

「臨近年關,家裡的蛋糕坊也變得忙碌起來,你們二人,自過來后便一直勤懇努力,這一切,都被我和娘看在眼裡,」

「眼下,時機正好,我也有意培養你們兩人,」

「眾所周知,蛋糕坊如此受食客歡迎,一切皆因蛋糕坊的糕點新奇獨特,有關秘方,更是輕易模仿不得,」

「我已決定,不日便會在其它縣城新建分鋪,那這其中,涉及到方子問題和管理問題,」

話說道這,趙玉頓了頓,在看到兩人同時目露驚喜之後,方才滿意的繼續道,

「你們兩人,平日表現優秀,若是將其交於你們,」

「小掌柜的,我茯苓定不會辜負掌柜所託,」

「是啊是啊,小掌柜的,還有我桂枝,也一定不讓你失望,」

還不等趙玉說完,茯苓和桂枝便忍不住直接插嘴保證。

兩人說完,更是神色緊張的望著趙玉,忐忑不已。

趙玉聽完心下滿意的不行,只不過這裡涉及到的問題有些多,光是兩人的保證可不怎麼夠用。

無聲的挑了挑眉,趙玉壓低聲音道,「你們兩人,也知這其中涉及皆為機密,若是告與你們,我自然要承擔風險,」不管是將來兩人特意泄露,還是中途跑路,對他們蛋糕坊而言,都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茯苓和桂枝兩人聽了趙玉的話紛紛側目,同時心裡難免還會有些失落。

她們也明白,這些糕點的方子可是蛋糕坊的立足之本。

若是放在她們自己手上,她們肯定也不會輕易交出。

想到這裡,兩人原本還熱血沸騰的樣子瞬間變冷,內心深處都不可避免的難過起來。

趙玉一直留意兩人的神色,眼下瞧見自己的話起了效果,對方很是失落,心說這下子時機可差不多了。

跟著,趙玉話鋒一轉,又將話題扭了回來,

「所以,為了保證公正,也為了保證我們蛋糕坊的利益不收損,我擬訂了極為嚴苛的契約,」她甚至還找去了縣衙的官吏幫忙修正,怕的就是出事。

「這契約,不僅要求你們學會後二十年內不得離開蛋糕坊,同時還不允你們私教他人,」

「你們可以好好想一想,若是不能接受,也不無不可。」

趙玉一口氣將話說完,跟著就等茯苓和桂枝的回答。

倒是茯苓和桂枝,表現的讓她吃驚。

雖說她剛剛這一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做法著實讓兩人心動。

但面對趙玉契約中提出來的嚴苛條件,竟也沒有討教還價,反而直接一口就應了下來。

趙玉不解,「這是為甚?」雖然她在契約中,也提到了會分與雙方分成,但這分成並不多,反而因為還算將兩人徹底綁死在蛋糕坊。

不出意外,別說二十年,哪怕這輩子,她們都不好和蛋糕坊割裂開來。

「小掌柜有所不知,我們兩人不過平民小戶,能得小掌柜的如此看中,可是我們天大的機緣,」怎麼可能會傻乎乎的拒絕。

在說了,小掌柜的契約哪裡嚴苛。

要她們自己說,這契約甚至可以更嚴苛一些。

她們眼下不僅能白得了小掌柜的手藝,來日還能成為分鋪的新掌柜,甚至還有分層可拿……哪裡又有這樣的好事嘞。

別說才二十年,哪怕就是一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她們都擎願意著呢。

趙玉……

趙玉也是萬萬沒想,被兩個夥計弄的啞口無言不說,整個人還有些發懵。

不過好在她沒有忘記自己要乾的事。

趕緊將自己提前準備好的契約拿出來,趙玉咳了咳,跟著重複了一便契約上的要求,這才讓茯苓和桂枝各自拿去簽字畫押。

兩人都沒有猶豫,待接過契約后歡歡喜喜的簽字畫押,伸手將其中兩份歸還趙玉,又將自己的那一份收起來。

「小掌柜的,那我們什麼時候正式學習?」

茯苓開口,興緻勃勃的望著趙玉。

一旁的桂枝也是如此,只不過她更含蓄一些,只一雙眼睛盯著對方,並沒有說話。

「唔,你們這樣,先選好自己想要學的糕點品種,到時報給我,」趙玉說著,又伸手點了點接下來的日子,「時間就定在後日吧,趁著年關臨近,咱們蛋糕坊的食客增多,你們跟在我身邊,早日學會了也好能動手幫忙做事。」

話說完,也不等兩人反應,趙玉又將她年後可能會開分店的打算又重複了一遍,「你們兩個,都可以私下好好打算打算,若是能當上這分店掌柜,對你們來說,也是極好的,」畢竟去了分店,那就是真正字面上的一把手了。

試想一下,誰會不動心呢。

趙玉話音剛落,茯苓和桂枝兩人皆眼睛一亮,互相對視一眼后又齊齊離開。

表面看著雲淡風輕,但心裡那被趙玉勾起來的小九九,那就只有自己知曉。

趙玉見兩人離開,趕緊收好手上的契約,轉身去找袁氏。

茯苓和桂枝已經談好,可她還有其他的事要忙。

正好趁著她娘還在,一起商量了才好。

「你想要再招幾個夥計?」

袁氏低頭看著坐在自己跟前的趙玉,皺著眉,只覺得眼下蛋糕坊的夥計夠用,「哪怕我不日便會離開,可蛋糕坊早已步入正軌,也不會太過忙亂,」做什麼再雇夥計,沒必要浪費。

趙玉卻不怎麼想,她將年後想再開分鋪的消息告訴袁氏,「到時候新起一個分鋪,夥計自然需要重新招納,蛋糕坊不同於其它鋪子,夥計不實,影響極大,還是提早準備起來才好,」不然一個個的臨到頭現雇,不趕趟先不說,若是碰到心思不正的,怕是還會惹下大禍。

「哦?你打算去哪裡?」袁氏好奇,心裡則計算著可能會開分鋪的地方。

首先,青平縣不可能,已經有了一個,再來一個也吃不消。

夜庭郡,是郡府,那裡倒是能開,只不過他們沒人脈,且那裡的達官顯貴太多,顯然不合適。

至於,青昌,青恆,青明……有些遠,也不合適。

算來算去,那就只有……

「是青寧縣,」

趙玉給出了她心裡的目標,同時這個也和袁氏的猜測對上。

袁氏側目,想問原因,趙玉攤了攤手,直說家裡的小吃鋪也在那裡,所以理所應當的,蛋糕坊的分店開在那裡也不是不能接受,「不過眼下還不確定,鄭家那裡,若是處理不好,怕是也開不起來。」

畢竟鄭家算是一個威脅性十足的炸彈,原本小吃鋪的麻煩還沒有徹底解決,眼下再開蛋糕坊,就怕對方會喪心病狂的想要一網打盡。

「反正,也只是一個目標,不著急的,」趙玉支開手,對著袁氏,話說的輕鬆,「我僱人過來,也不僅僅是為了蛋糕坊的生意,」

「前兩日,周伯有和我說,魏大人那邊幫忙尋的牛羊,已經從塞外運了回來,」

「只是眼下天寒地凍,牛羊不好運過來,加上這些牛羊懷著孕,從塞外運過來,一路長途跋涉,也吃不消,為了安全,正放在夜庭郡那邊飼養,」

「只等養的差不多,就會給咱們送過來,」

「正好,等到那時,牛羊也都產了奶水,蛋糕坊這邊有了牛奶,羊奶,到時可以做一些奶製品,蛋糕坊的生意定然也會擴大,」而眼下多雇夥計,也是為了蛋糕坊來日的忙碌打上一層保障。

「二丫,你說的可是真的?」袁氏聽了驚訝,「這批牛羊,竟然會這麼快?」她還以為,要挨到明年才能有消息呢。

「是啊,」趙玉點頭,「我聽周伯的意思,那買牛羊的人說,今年塞外的人不好過,」

「那邊今年風雪大,幾乎到處都糟了災,草場的牧草不夠,餓死了大批的牛羊不說,就連人都填不飽肚子,」

「也是怕剩下牛羊都糟了難,到時候血本無歸,這才見有人過來收牛羊時,將想著把牛羊賣成銀錢過冬。」

且對於游牧民來說,只要熬過了冬天,他們等到來年,也可以繼續用手頭的銀錢購買新的牛羊繼續飼養,基本也能補回一些損失。

至於這家的這位親戚,也不知用了什麼手腕,反正此去一趟,買回來的牛羊多的很。

趙玉需要的這點子數量加在裡邊,就是湊數的。

「那這批牛羊送回來,你放在哪裡?」

袁氏聽了話,又想到了牛羊的飼養問題,

放在他們城裡,那肯定是不行的,沒有地方。

這唯一可能的,就是放在草甸村了。

但,趙善川已經去了夜庭郡修碼頭,歸期未定,家裡沒有人照顧的話,怕是也不成。

「娘,這事我已經和奶他們都說了,」趙玉胸有成竹,從想要獲取牛羊奶的那一天就定了下來,「小叔可以幫忙,到時候,這批牛羊,就算我和小叔一起合夥買的。」

到時候,她要奶,而小叔就賣奶,兩相配合,還怕賠錢不成!

見趙玉安排的明明白白,袁氏也放心了,「行,你有數就好。」

「……」

說完了蛋糕坊的最近安排,趙玉心滿意足的離開,並打算正式將這些事安排下去。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