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君瑾離:「嘖。」

半空中,獵風吹的兩人的白衣紅衣刷刷作響。

「呵,我為什麼要幫你?」

暗沉的地下一角,北冥淵居高臨下的看著倚靠在土壁上的千衍。

前段時間這人還要吸收他的靈力,現在一句話就想和他和解?

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

千衍動了動身形,避免壓著被雲止寒一劍劈到的傷口。

他周身的隔離結界越來越小,現在已經僅容兩人站立。

千衍其實煩躁的很,原本他勝券在握,而且察覺到自己對雲止寒的無形壓制。

可他沒想到對方戰力那麼強,僅是被劈了一劍,後勁就這麼大。

剛剛他察覺到雲止寒尋到附近來了,若不是他反應及時,此刻肯定被發現了!

千衍扯了扯嘴角:「我在他們兩個的道侶大典上見過你。」

千衍眼神意味深長,北冥淵幾乎立刻明白了他表達的意思。

「你想同我合作?」

北冥淵雙手環臂蹲下身子,他眸子深深看向千衍。

他究竟察覺多少?

千衍似是看出了他的意思:「愛而不得,你可甘心?」

北冥淵眼神瞬間冷了下來,比起和他合作,他更想……

白衣男子周身殺氣愈發濃重,千衍心裡突然沒了底。。對不住各位了,現在剛下班,今天實在太累了,明天休息加更一章,大家都早點睡吧!

《姬唐》通知 「那又如何?」

「好!好!好!有骨氣!」

饕餮連說了三個好字,它怒道:「別以為你身軀大了些,就可以把我當成螻蟻一樣碾碎,像你這般實力的法相,我也不知毀了多少座!」

「眾生在神佛眼裡,的確都如螻蟻一般。」

那觀音巨象緩緩說道:「但眾生是佛,凡有生命者也皆是眾生。」

這聲音如同虛無縹緲一般,緊接著柳若歡環顧一圈,肉眼所及之處均是平地而起各種各樣的神佛或菩薩像,它們的身高都長到了等身天地后才停住。

這些神佛法相互相挺立在天空之中,密密麻麻排成了一片,將那微弱渺小的千手觀音圍在最中間。

被困在中間的饕餮心有不甘,嚎叫道:「那照你這說法,我也是佛!」

「你只要現在放下屠刀,皈依佛門,你自然也能成佛。」

這話在饕餮聽來無異於辱它去當一隻佛家的看門狗,它怒喝道:「妙音,我圈你姥姥的!老子要抽你的血,扒你的皮!」

妙音所變成的佛像,並沒有去理會他的謾罵聲,而是右手灑下楊枝,滴下甘露萬千。

「使眾生覺悟為渡,自渡渡他為渡。」

眼前的一切又好像在眼裡縮小,柳若歡突然之間意識到,不是這些佛像變小了,而是自己變大了。

在極速擴大之後,柳若歡與其他四女也終於成長到了能平視剛才的巨大神佛。

這天降甘露似乎有諸多奇效,使得內息如溫水般淌過柳若歡的周身經脈,看來妙音對人身上的經脈了如指掌,一身修為境界也更是到達了她們可望而不可及的一處地方。

柳若歡只覺渾身氣滾如沸,汗出如漿,衣衫幹了又濕、濕了又干,精神卻越來越暢旺,絲毫不顯疲憊。

也不知過了多久,柳若歡體內新拓的筋脈陡地大亂,打壞了漸趨穩定的平衡。望空所傳授的神力卻如同石沉大海,被他體內躁動不安的氣息吞噬,柳若歡面如土色,他感覺再這樣被體內的氣流撕扯一陣,他整個人都會被硬生生的撕開。

「回神,閉上眼,看自己。」

~

柳若歡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前一世渾渾噩噩的人生,也夢到了初入柳家的點點滴滴,甚至夢到了與他所有有關聯的女子。

不過這些畫面閃的太快,根本沒有在他識海里停留太久。

等他睡醒反應過來的時候,時間已經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就感覺自己經脈深處有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

自己的丹田氣穴如同黑洞一般在源源不斷的供應真氣。

充裕的真氣甚至充斥了他身體內的每一寸肌膚和血液,在這種力量的加持下,他甚至雙眼所有的神經都變得和以前不同,能在空氣中看到真氣流動的存在和軌跡。

而在此之前,他即使身懷雙修所達到的辟穀境功力,也只能通過神識第六感來感應到真氣的存在和擴散。

在他面前,妙音靜靜的坐在那裡,她雙腿盤坐,面前憑空長出一朵盛開的蓮花,整個空間內佛號森然,似乎有頌佛聲陣陣迴響。

「居然在死前凝聚成了般若心蓮,也算保住了晚節。」

在最中心的千手觀音木雕上,坐著一個年輕精壯的男子,他的臉上有微微胡茬,皮膚黝黑,應該是經過歲月的洗磨,他的手指發黑,頭上長出兩根長長的羊角。

他的造型與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凶煞之氣,都讓柳若歡確認,這男子便是傳說中的饕餮無疑。

「不過令我感興趣的是,她施展法相天地來展現真正的佛理,是想度化那位喬家小妹走入佛道……可誰曾想,這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居然是你。」

饕餮微微一笑,語氣之中的興趣十分濃厚,「一個男子得到佛性,不知這是她算漏了,還是故意的。」

「我對講佛一道毫無興趣,但既然因此受惠,自當對這妙音前輩一拜。」

柳若歡朝妙音坐化的方向躬身一拜,而後看著還坐在地上感悟的四女,也對這凶獸有了一絲好奇,「你居然沒有趁此空隙偷襲我們,難不成你也講什麼道義不成?」

「我又不是人,自然不講道也不講理。」饕餮忽然對著柳若歡態度模糊起來,言語之中暗示十足,「但我觀你身上的氣息可並不想個純純正正的好人,不如就此入我妖道,我教你如何化成人妖如何?」

本來這饕餮不提人妖,柳若歡可能對它的提案還有兩分興趣,但如今它嘴裡一吐人妖二字,就使得整個事情都變了質。

柳若歡的眼神也變的十分奇怪,這饕餮在他眼裡逐漸變得和變態沒有兩樣。

「你過來靠近一些,我來傳你妖道的無上心法,天羅功。」

柳若歡似真被他說動了心,往前走了兩步。

饕餮眼神中閃過一絲欣喜,但它深知自己不能表現的慾望太過濃厚,只好強壓下去繼續說道:「這點距離還不太夠,再往前走三步。」

柳若歡繼續向前走著,只是在第三步即將要邁出去的時候,他又硬生生將腳停在了半空中。

隨後,他緩緩收回了腳,蹲下身子撥開塵土,地面下露出了一顆流著金光的舍利子。

這一幕讓饕餮面色微凜,「你這是何意圖,你怎麼知道這底下會有舍利……」

緊接著,饕餮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頃刻間反應過來,「你剛才在騙我?」

「談什麼騙?你不是人,不講道也不講理,我把一隻豬蒙上眼睛殺了,難道也是騙它不成?」柳若歡略帶譏諷的嘲笑道:「倒是你,就是因為有這最後九顆舍利環繞禁錮你,才讓你不敢妄動,對嗎?」

「真是機警的娃娃,沒想到這世間一二十歲的娃娃都變得不再單純,真是世風日下呀。」

柳若歡在這裡很想吐槽,世風日下有你這麼用的嗎?

「但你千不該萬不該把我和豬那樣的牲畜相比,你可知我本體乃是上古凶物,始於天地初開,生於蠻荒亂世。」饕餮說到這兒有了一絲隱隱的自豪,「這世上,也就當屬龍皇這種生命能和我等相提並論。」

蝶夢未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 簡夕白了江城一眼,不過話說回來了,陸澤川不是也在邀請中嗎?今天怎麼沒有來。

隨後門口出現一襲黑色,加以明亮的裝飾,裙擺上的鏤空蕾絲,面料上暗花的點綴,一條別樣的披肩,立即打破黑暗,給人冷艷、神秘、高貴的感覺;盡顯楚楚動人的一個女人,女人的出現讓整個宴會廳都沸騰了起來,尤其是女人的那張臉就連簡夕江城二人都為之震撼,簡夕不可置信的後退幾步,怎麼可能~這個女人是誰?簡夕回頭看向江城,見江城也是一臉懵逼的樣子。

有人更是大聲的說道:「這~不是,不是陸四少的未婚妻姜黎嗎?她不是被簡振雄那個毒梟打死了嘛?怎麼還活着。」

簡夕連連搖頭這怎麼可能,當年可是她親眼所見,看到姜黎在陸澤川懷裏咽了氣的,看着陸澤川親手下葬的,如今~不~

簡夕始終不肯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模一樣的人嗎?怪不得今天陸澤川沒有來,難道他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存在,故而~

簡夕不敢往下想,是真是假一驗便知,相信有人比她更耐不住性子。

女人緩緩上前挽住男人的胳膊,良人相視一笑。

「冷先生,這位是?」江浩出口問道,畢竟是要巴結人家當然也要討好這位冷先生身邊的女人。

「這位是我的妹妹冷清悅。」

「原來是冷小姐啊!之前經常聽見冷先生提起,今日一見冷小姐,才知道什麼原來古人所說的」

這位冷小姐看來對這拍馬屁的見怪不怪了,絲毫沒有給柳夢蘭面子。

簡夕側過頭對着江城問道:「這樣的大人物對你們江家看起來是愛搭不理的,今日來恐怕不是專門來慶祝小小生辰的吧!」

「的確,江家的那兩個不知廉恥的人把注意打到了小小的身上,以前小小過生日的時候都不見他們兩個出現過,今年卻大肆的舉辦宴會,不過是用小小來討好這冷家罷了。」

「為什麼要用小小來討好冷家。」簡夕疑惑的問道。

「冷家的小少爺是個殘疾,前不久來了S市說什麼對小小一見鍾情,可他從未與小小見過,何來的一見鍾情,今天冷家人來明面上時為小小來慶祝生辰,實則是來提親的。」

「那你打算怎麼應對,還有你不覺得那個冷清悅有點熟悉不,陸澤川今天為什麼沒有來。」簡夕一口氣將心中的疑問都問了出來。

「你問題可真不少,小小可是我一手帶大的,怎麼可能讓他們拿來去討好別人,至於那個冷清悅的確長的像姜黎,可只是長的像而已,至於你男人我怎麼知道,雖然我們是好兄弟吧!可畢竟他已經是個有家室的人了,萬一人家老婆生氣了怎麼吧!」江城打趣的說道。

簡夕沒好氣的回了一句:「呵!遲早有一天我會把這婚離了不可。」

江城失聲笑了笑,繼而搖了搖頭嘆息怎道:「真的不愛了。」

「當然不愛了。」簡夕堅定的回答,眼眸的堅定讓江城心中有了一絲的寒意。

江城本還想說什麼,冷雨澤和冷清悅有了過來,冷清悅離簡夕越近,簡夕的手就不由得顫抖起來,不為別的只因為那張臉。

「江二公子,不知小小在哪?我是否一見。」冷雨澤臉上掛着一絲簡夕,看向江城的同時也看了一眼簡夕,心裏不由得暗自欣喜,終於是有機會接近這個女人了。

「小小身體不舒服在房間里休息,恐怕冷先生是見不上了。」江城一口回絕。

「沒有關係,來日方長,畢竟你我兩家今後會有更多的往來,想必江二公子會答應這門親事吧!」明明是在商量,可簡夕卻聽出了威脅的口氣。

「我看未必,我家小小還小,再者我家小小要嫁的人必須她點頭的,她不同意就算天王老子來也我也不會同意。」

「那可未必小小又沒見過我弟弟,怎麼就知道不喜歡呢!」一旁的冷清悅開口說道。

「小小連你們冷家小少爺都沒有見過,怎麼會喜歡呢?」簡夕出口反駁的說道。

周遭的氣溫瞬間冷了幾個度,一時間四個人都安靜了下來,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在四人之中蔓延開。

就連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而一旁的江浩柳夢蘭更是不敢輕易上前,心裏不停的謾罵江城不識好歹。

直到宴會廳的大門再一次的被人推開,才打破了這種無形的壓迫感。

只見陸澤川一身筆直白色的西裝,沒有任何錶情的精緻臉龐,肅冷倨傲的男性氣息。

身側的傅蝶身穿一襲金色長裙,長長的裙擺拖在地上,燦燦生光,衣料是極為光滑的絲綢,貼出凹凸有致的曲線,頭髮編成樣式華麗複雜的長辮,裏面夾雜着金絲,也是燦燦生光,分外奪目。

簡夕嘴角抽搐了一下,今天這場宴會可真是精彩。

陸澤川與傅蝶緩步走了過來,身側的人不斷的低頭說道:「四少好!」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