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8

唐元見到此人,也是十分開心,將嘴裏的飯菜迅速咽下,道:「御風哥!」

來人正是御風。

只見他走到唐元對面坐下,道:「你小子什麼時候回來的?」

唐元笑道:「剛到不久,怎麼樣,你們最近還好吧?」

御風嘆了口氣,道:「我們倒是還行。」

唐元一愣,覺得他話裏有話,便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御風道:「你離開之後,我們便從索托城返回了天斗城,對了,你可不知道,秦老師竟然是從史萊克學院畢業出來的。」

唐元點頭道:「嗯,這個我知道。」

御風愣道:「你知道?你怎麼知道?」

唐元擺了擺手道:「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御風道:「哦,好吧。」

唐元道:「你繼續說。」

御風道:「我們回來之後,沒過多久,史萊克學院也來了,聽恆老大說,他們要加入咱們天斗皇家學院。」

唐元點點頭,道:「嗯,這個我也聽說了,後來因為雪星親王的緣故,把史萊克學院逼走了,是不是?」

御風一驚,又愣道:「誒、誒、誒,這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唐元道:「哎,你別管了。」

御風訕訕道:「哦,好吧。」

唐元問道:「後來呢?」

御風聳聳肩,道:「後來秦老師一氣之下,就和史萊克學院一起走了。」

唐元驚道:「什麼?秦老師離開了?」

御風笑道:「嘿嘿,終於有個你不知道的事情了吧。」

唐元嘴角一抽,道:「那你們呢?天恆哥、雁雁姐、石家兄弟、泠泠姐,還有奧斯羅學長呢?」

御風緩緩道:「天恆哥回家族去了,雁雁倒是常去找她,石家兄弟也回家了,泠泠和奧斯羅還在學院,泠泠倒是和往常一眼,十天半個月見不到面,窩在宿舍里修鍊,而奧斯羅卻像變了個人,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不是去大斗魂場斗魂,就是在修鍊,總之啊,現在估計就我還像個人了。」

唐元在心中翻了個白眼。

御風此時道:「對了,你不是外出遊歷了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唐元搖頭笑道:「說來話長了,我這次回來,也是想好好沉澱一下,眼看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了。」

御風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問道:「你現在什麼實力?」

唐元戲謔地笑道:「你猜?」

御風摸了摸下巴,道:「你離開的時候還是三十四級,看你這表情,估計現在已經突破到魂宗了吧?四十二級?」

唐元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道:「猜對了一半。」

御風愣道:「一半?」

唐元右手一攤,生死簿武魂緩緩在手中沉浮,道:「我現在,四十九級。」

「什麼?多少級?」御風感覺自己聽錯了。

但是當御風感覺到唐元手中那個生死簿武魂,散發出強大的魂力波動,令他感到十分地壓迫,便不得不信了。

唐元微微一笑,將生死簿武魂收回體內。

御風搖頭笑道:「你果真是個妖孽,一年不到,連升了十幾級,我到現在都沒突破到魂宗呢。」

唐元笑道:「運氣,運氣,呵呵。」

二人聊了一陣,無外乎這一年裏學院發生的事,不過御風後來所說的,相比史萊克學院被雪星親王逼走一事,其他的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告別御風之後,唐元便回到宿舍修鍊魂力去了。

翌日,一大清早,唐元出了學院,打算前往藍霸學院,尋找秦明。

不過唐元卻不知這個藍霸學院具體的位置,只知道個大概,便一路詢問,終於到了藍霸學院門前。

不過唐元到了門口,抬頭一看,卻見是「史萊克學院」五個大字,連校徽也更換了,唐元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不過回想起唐三所說,這藍霸學院,此時應當是更名為「史萊克學院」了。

唐元搖搖頭,也沒有多想,於是向前走去,正要入內,門前有一名學生將他攔下,厲聲道:「站住,做什麼的?」

唐元彬彬有禮地道:「這位兄台,我是天斗皇家學院的學生,我叫唐元,前來拜訪貴院秦明老師。」

那名學生眉頭一皺,上下打量唐元一番,見他衣着不凡,全身散發着貴氣,一身黑袍十分英武,胸前還掛了個徽章,的確是天斗皇家學院的學生。

於是那名學生便道:「原來是天斗皇家學院的同學,找秦明老師是吧?稍等片刻,容我先去稟告。」

唐元點點頭,道:「有勞了。」

只見那名學生微微頷首,便轉身小跑進入校園。

過了一會兒,那名學生回來,對唐元道:「跟我來吧。」

唐元道:「好!」

便隨着那名學生一路進入了校園之中。

那名學生帶着唐元到了一處教院前,唐元遠遠便見到秦明站在那裏。

唐元走上前去,道:「秦老師!」

秦明回過頭來,微微笑道:「小七,回來了?」

唐元答道:「是的,昨天傍晚剛回到。」

秦明點點頭。

那名帶路的學生離開之後,秦明將唐元帶到教院之中,在一座石桌坐下。

秦明道:「怎麼樣?這次出去,收穫不小吧?」

唐元撓了撓頭,道:「秦老師,看出來了?」

秦明笑道:「你的魂力比之前更加強大了,我作為一個魂帝,還是能夠看出來的,只不過卻不知道你現在究竟是什麼級別了?」

唐元答道:「四十九級魂宗,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前,一定能達到魂王的級別。」

秦明聽完,倒茶的手突然一頓,不可思議地看着唐元,道:「若不是你是我教出來的學生,我還真以為你是哪個封號斗羅級別的老妖怪返老還童了。」

唐元苦笑道:「秦老師,有這麼說自己學生的么?」

秦明搖頭笑道:「我本以為你這次歷練,絕對能夠獲得不小的收穫,最少都能突破到魂宗,沒想到,我還是低估了你的潛力,竟然都快到魂王了。」

唐元嘿嘿笑道:「秦老師謬讚了。」

秦明沒好氣地看了唐元一眼,道:「你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你還記得我曾經跟你們說的,武魂殿的黃金一代嗎?」

唐元一愣,怎麼會突然說起這個,卻點點頭,道:「記得。」

秦明道:「當時我跟你說,你的天賦不比他們差,而且還猶有過之,但是你的劣勢在於他們的年紀比你大,修鍊的時間比你長,不過現在,這個劣勢已經不存在了,剩下一年的時間,不出意外的話,以你的天賦,絕對能達到魂王,到時候,絕對能夠達到武魂殿黃金一代那三人的高度。」

唐元問道:「秦老師,聽你說起武魂殿黃金一代,他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秦明緩緩道:「武魂殿黃金一代有三人,其中一個人,是武魂殿教皇無極的弟子,名叫胡列娜,武魂是狐狸,控制系魂師,另外兩個人,有一個是胡列娜的哥哥,名叫邪月,武魂是月刃,他們兄妹二人,分別繼承了父母的姓氏和武魂,不可小覷……」

聽秦明介紹完胡列娜和邪月二人,唐元又問道:「還有一個呢?」

秦明道:「還有一個叫做焱,武魂是火焰領主……」

秦明娓娓道來,將武魂殿黃金一代三人的武魂、魂環、特點等等,都向唐元介紹一遍,好讓他能夠對這三個對手有個基本的認知。

唐元聽完后,默然點頭,在心中思慮不已。

秦明又道:「武魂殿黃金一代的三人,現如今是什麼等級我倒沒有最新的情報,不過以他們的天賦,我猜測不會低於魂王,而且這不是他們最可怕的地方。」

唐元道:「什麼意思?」

秦明嘆了口氣,道:「他們三人,都獲得了紫錄勳章!最重要的,有傳聞說,邪月和胡列娜擁有武魂融合技!」

唐元驚訝道:「什麼?這麼厲害?」 第1189章獲得瓊華秘境

這下他們徹底慌了。

難不成真要在瓊花秘境呆個幾十年?

所有人都在攻擊瓊華米秘境的結界,奈何結界太強,儘管這些人合力攻擊依舊紋絲不動。

就在這時,瓊花秘境突然發生顫動,所有人被吐了出去,然後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見!

在原地大留下一個數以萬米的大坑洞。

瓊花秘境消失了。

而被空間吸納進去的花琉璃看著不斷蔓延的山脈嘴角抽搐。

小空間興奮的邁著小短腿,道:「瓊花秘境跟空間融為一體了,這才導致空間擴大。你這空間今後將會是不錯的試煉場所。」

「只是,瓊華秘境為何會被吸納進來?」

小空間看著傻眼的花琉璃解釋道:「你把守護秘境的BOOS殺了,瓊花秘境自當就認你為主了。」

花琉璃聞言,摸著下巴沉思片刻道:「那是不是說只要打死秘境的境靈,那秘境都會認我為主?只要我去一個地方,秘境是不是就會跟空間融為一體?到時候我自己將擁有數之不盡的試煉秘境,有上古時期的,有靈界的,有仙界的~以後公開售票怕是也能賺不少錢。」

看著她興奮的樣子,小空間伸了伸自己的小爪子,道:「理論上來說是沒錯看,不過有些秘境帶有自毀裝置,一旦你傷害了境靈,秘境就會啟動自毀陣法,到時秘境中的任何生物都會跟秘境一同被銷毀。」

花琉璃聞言,嘴撇了撇。

看來不是所有秘境都如瓊花秘境這般容易獲得的。

不過將秘境吸納到空間可以作為一個小愛好。

下次再遇到秘境可以試試。真要有危險,桑期頤完全可以撕破虛空……

花琉璃等人通過無盡路朝著之前的山腳下而去,透過空間向外看去,就見一群人坐在地上,討論著瓊花秘境消失的事。

有人憤憤不平道:「這瓊花秘境好好的怎麼就消失了?往後咱們還如何歷練?裡面那些仙草都可遇不可求,可惡,早知道多摘一些了。」

「你們說會不會是有人將瓊花秘境得了去?」

花琉璃與司徒錦對視一眼,還真被那人說中了。

就在這時,被花琉璃搶了儲物戒儲物袋的幾個人臉色陰毒道:「當初我與幾個師弟在深處尋找藥材,看到一男一女兩個人煉化了一個東西,然後瓊花秘境開始地動山搖,最後瓊花秘境被那女人吸進了身體。」

花琉璃撇嘴,這人慌都不會說。

請問那女人是什麼玩意兒能吸了瓊華秘境?那肚子得有多大?

饕餮的原型都吸不進去好伐。

傻子才信。

「那兩人長什麼樣子?快快到來,這瓊華秘境本就是我們的,如今哪兒能被人私自得了去。」

花琉璃:「……」

還真有傻子?

司徒錦捏了捏她的臉道:「那幾人當初就該殺了,你偏只要儲物戒,殺了他們也是可以得到的,你瞧瞧,現如今被人明目張胆的陷害。」

花琉璃冷哼一聲。

其實那男人也沒陷害,瓊華秘境的確被她得了去。

「殺了他們多沒意思,讓他們像個跳樑小丑似的蹦躂才好玩。咱們這樣……」

花琉璃與司徒錦二人服了易容丹,化身成兩個普通老者模樣,然後順著無盡路來到無人的地方從空間出來……

。 —————————–

許林跟柳夢姣睡了個好覺。天亮之後,他倆起床后,正好碰到來這裏來巡視的酒店經理。

經理是個二十五六歲的美女。她走路時前後帶風,黑色的職業短裙里透露出來的,是成熟的知性美。

「早上好。」經理看到了許林,連忙向他們問好。回頭又看到了柳夢姣,也是屈身問了聲好。

「早上好!」柳夢姣回了個禮。她出門時,也不得不被眼前的這位美女經理的身材和相貌感到詫異。

美女經理走過去了,身後一片花香的味道。許林不禁吸了口氣。頓時就心曠神怡起來。

柳夢姣道:「香吧,這就是美女的美了。」她說話時,心裏是酸酸的。沒想到的是。許林只是淡淡地應了句,「你也是一樣,親。」

兩個人走出走廊,來到樓梯間的小窗戶那裏。此時的酒店外面,碧空如洗,一輪朝陽正在噴薄而出。

「咱們下去吃早餐吧。」許林道。沒想到的。正在觀看日出的柳夢姣來了句,「酒店內部也有供應。不想下去的話,打個電話立即就送上來了。」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