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0

唐欣悅嗤笑一聲,反聲道:「你當我傻子嗎?要是提前給你看到了,我還拿什麼作交易。」

「林霄」點下頭,「呵,你說的是不錯,不過我沒看過又怎麼知道你說的通行證是否真的存在呢?」

唐欣悅猶豫了,心裏急切地想知道姜汪在何處,可又不好把通行證交出。

她深思熟慮后,低聲開口:「你只要讓我見到他,我就把一張通行證交出來,剩下那張留到離開之後。」

「林霄」並沒鬆口答應,結果她也堅持不肯一下拿出兩張通行證了,而他只能答應下來了。

他起身領着人來到圓屋的艙門前,直言的說道:「那,他人就在裏面,不過門打不開了。」

唐欣悅低頭自語道:「怎麼會打不開呢?我要去看看。」

話說着,她就快步朝門走過去,用手觸摸在識別器上,可惜失敗了。

她轉回頭開始想找尋原先負責守門的人,不過看一圈下來也不見人。

她急聲地問道:「你們知道,原來在這裏的那些人在哪嗎?」

。 蕭越的禮物很簡單,就是一枚儲物戒指。

空間不算大,只有兩平米左右,卻絕對夠用,而且裏面裝有不少修鍊資源。

雖然大部分資源都被他用掉了,隨便省下一點,對於凡胎武者都是無法想像的。

目前聶冰瑤的修為提升到了凡胎十重,相信有這些資源的幫忙,很快就能晉陞聚氣境。

對於蕭越的禮物,她確實非常滿意。

尤其戒指本身就有特殊的意義,聶冰瑤戴在手上不時摩挲幾下,偶爾調皮的將東西取出放入,玩的不亦樂乎。

蕭越笑着搖搖頭,認真道:「冰瑤,我想找機會,讓你和我父母還有小萱見見面。」

「啊……」聶冰瑤手一抖,有些局促道,「不怕你的小女朋友吃醋?」

「都說找機會了。」

蕭越笑了笑,秘境之行他的想法改變了許多,起源世界的強者別說是三妻四妾,就算坐擁數千嬌妻美眷都是很正常的。

蕭越沒想着數千嬌妻,卻想給聶冰瑤一個名份。

「既然你決定了,我是沒有意見。」

聶冰瑤眼中閃著激動,她和蕭越在一起沒有想得太多,卻也有些不服,憑什麼她的長相身材不比葉萱差,就要當小三?

這方面,女人永遠是互相攀比的。

蕭越的話,她是既激動又感動,至少證明前者不是將她當成一個玩物,她能感受到蕭越的誠意,那股濃濃的愛意是騙不了人的。

「你還是睡一會吧,我正好整理一下這次的收穫。」

米帝,黑宮。

總統老登看完眼前的視頻,神情顯得極其嚴肅。

視頻中,正是蕭越大開殺戒的場面。

特別是炮彈連續轟擊后,蕭越毫髮無損的走出。

哪怕老登之前已經看到一次,依舊感到沉重的壓力。

那一劍斬出風雷齊嘯的場面,更是讓他意識到,一名武者能夠達到何等可怕的程度。

任由其發展下去,米帝的全球霸權將旁落。

他神情冷厲的看着眾人:「這次我們的損失很大,不僅一無所獲,連黃金門都被那可惡的傢伙搶走了,你們有什麼想說的?」

「尊敬的總統閣下,很顯然那個東方人的實力超出了我們的想像,他對偉大的米帝毫無敬畏之心,我建議將他徹底扼殺。」

開口的是海軍總司令,總管米帝七大艦隊的杜爾克,可謂權勢滔天。

「我需要具體的計劃。」老登目光閃爍,直視着杜爾克。

「很簡單,通過視頻我們可以看到,蕭越那一劍像極了華夏傳說中的劍仙,也許他曾經得到過劍仙傳承。

五天前一塊神秘的石碑出現在米帝境內,軍方已將它帶回,據說石碑內記載着疑似劍仙的技能,我想它足夠引起蕭越的興趣。」

老登搖頭道:「如果我是蕭越,又得罪了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絕不會傻到跑去它的老巢。」

「總統閣下請放心,地點會定在太平洋某座小島,就以聯合應對災難的名義將各國招集在一起,到時我們要當着各國的面殺掉蕭越。

這不僅能展示我們新武器的強大,還要告訴那些蠢蠢欲動的傢伙們,唯有在米帝的帶領下,才能打退異世界的入侵。」

「很好,既然如此就投票吧,反對還是贊成。」

「同意。」

「我也同意。」

很快,會議通過了這一決定。

京城。

蕭越身前放着一堆散發不同氣息的物品。

一隻紫銅色小鼎表面紋刻着奇獸異蟲,鼎蓋掀開濃濃的葯香瀰漫了房間。

嗅上一口便讓人神情氣爽,渾身毛孔都張開了。

「這是丹鼎?」

蕭越若有所思,小鼎來自傀儡殿一名逍遙谷武者的遺骸。

曲指一敲,鼎身發出輕脆的響聲。

「好像我還得到過煉丹方面的卷籍。」

心念一動,面前出現了一部泛黃的小冊子,名為《煉丹百解》。

隨着卷籍翻動,其中的內容瞬間化做莫名的符文飄浮在蕭越周身,很快被他全部掌握。

幾分鐘后,蕭越目光閃過智慧的光芒,對於煉丹一道有了初步的認知。

《煉丹百解》不僅講述了煉丹時需要注意的許多問題,其中居然還記載着好幾張丹方。

如果現在手中有足夠的藥材,蕭越就能依照丹方煉出丹藥。

之後,一部關於煉器的典籍同樣引起了蕭越幾分興趣,翻閱后對於煉器一道再次有了一定的造詣。

這只是意外之喜罷了。

之後,蕭越手中拿出了一隻青銅羅盤,此物來自秦風,同樣是一件法器級別的寶物,看起來像是風水先生使用的東西。

蕭越試着以真氣摧動羅盤。

翁!

隨着真氣灌入,羅盤陡然亮了起來,中心位置出現了一顆綠色的光點。

「這玩意兒到底是幹什麼的?」

蕭越一陣思索后,擠出一滴血落入羅盤。

轟。

一道關於羅盤的信息進入腦海,也讓他知曉了這東西的作用。

「尋寶盤!」

蕭越眼睛亮起,這東西居然有尋找世間寶物的作用,屬於極為稀有的輔助法寶。

只要寶物出現在百里範圍,尋寶盤就會根據寶物的價值高低,生出不同的反應。

「這東西非常有用,也不知道地球上有沒有寶物,等有時候到處走走看看。」

蕭越沒有小看地球,畢竟是從起源世界分離出來的。

何況之前的摘星手,就是從一頭凶獸的肚子裏得到的,若是有尋寶盤在手,百里範圍什麼寶物都逃不過探查。

那秦風倒是又做了一件好事,除了價值無量的《控物訣》,這尋寶盤同樣不俗。

收起尋寶盤,蕭越又掏出一塊拳頭大小,輕若羽毛的黑色石頭。

它來自黃氏山莊的黃霜,此石輕若鴻毛,輕輕一拋便停在了空中,完全忽視了引力了存在。

再用力一捏,以他如今的力量別說一塊石頭,鋼鐵都能捏成粉屑,卻無法在石塊上留下任何痕迹。

「這東西。」

蕭越滿臉的驚奇,法器他都能徒手擊裂,這石頭超出想像的堅硬,而且又如此輕若無物。

陡然,他眼睛一亮:「若是將之打造成一柄飛刀,以控物訣操控的話……」

越是想下去,蕭越的眼睛越亮,這並不是意想天開。

若真的成功了,他又能多出一張底片。

「先不急,要做到靈識外放,至少要化靈境,先看看別的。」

蕭越鄭重的將其和尋寶盤放在一起,然後掏出了五級材料火紋精鐵。

這是能煅造王器法寶的主材。

蕭越剛剛掌握了一點煅造方面的知識,想要煅造王器卻不可能,只能暫時收藏好,留待日後想辦法打造一件王器出來。

最後,就是從邪玉藤洞穴得到的玉簡,其受到某種禁法的保護,裏面的內容暫時無法查看。

不過蕭越有信心很快就能達到化靈境,到時候自然有辦法破開禁法。

以上幾樣,便是蕭越在秘境內最重要的收穫,他謹之又謹的放在了一起,以待日後化為實力的一部分。

除了這些,還有一部分修鍊剩餘的資源,到時候回到烽煙分一分,足夠身邊的人輕鬆破入聚氣境。

不久后,聶冰瑤幽幽轉醒。

出門吃過飯後,蕭越便準備回烽煙市了。

有小金當坐騎來去非常,以後會經常往來京城與烽煙兩地。

聶冰瑤雖然不舍,卻明白她所處的位置有些尷尬,不能總是霸著人不放,何況下午的一番折騰,短時間內她是沒精力應付蕭越了。

京城郊區。

此地少有人出現,蕭越揮手將小金放了出來。

唳!

一聲仿若刺穿耳鼓的啼鳴,小金興奮的躥上天空,龐大的身軀在空中不停的盤旋俯衝着。

聶冰瑤吃驚的的捂著櫻唇:「它就是你說的小金?好威武啊。」

蕭越得意一笑:「要不要坐上去,試試飛行的感覺?」

聶冰瑤聞言有些意動,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算了,以後有的是機會,你快回去吧,晚了說不定你的小女朋友要等急了。」

「哈哈,吃醋了,放心吧,在我心裏你們兩個一樣重要,沒有誰比誰矮一頭。」

他狠狠在聶冰瑤嬌俏的小臉上親了一口,雙腿一屈轟然躍起十幾米,不等下落小金已經飛至腳下,穩穩將他負在了寬大的後背上。

唳!

又是一聲高亢啼鳴,小金在空中繞着聶冰瑤盤旋幾圈,轟然破開一層氣浪,以驚人的速度向南面飛去,轉眼只剩一道小點。

空中,蕭越周身縈繞着一層真氣,如刀的風刃盡數被擋在體外。

小金的速度比之戰機還要快,僅僅五分鐘后,烽煙市已經遙遙在望。

烽煙市一處軍方雷達觀測室內,一名雷達監測員正全神貫注的盯着雷達監視器,生怕錯過任何可疑的信息。

突然,他神情大變,雷達中顯示著有一個高速飛行的目標,一下子闖入了雷達監測範圍。

目標的速度極快,甚至不遜色殲-20戰機的速度,而且他沒有從上級那裏收到有戰機抵近的指示。

凶獸。

一瞬間,這監測員想到了原因。

如此快的速度,絕對是凶獸降臨以來,烽煙市面對過的最強凶獸,而且是一頭飛行兇獸。

烽煙市,就在不經意,迎來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那樣子狼狽不堪,且十分凄慘。

靈力隔空破防禦,還突破防禦,將人重傷,唐余吾看軒轅執的目光,瞬間變了。

他跑上去將紫婷婷扶起來,「這位兄台,請手下留情,不要給自己惹麻煩,我會立即離開這裏,抱歉。」

「滾。」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