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最新章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全文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txt下載、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免費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

梨子果果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回來后養老任務、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

。 這個蘇譚簡直是不知好歹,余凡這麼一個隱藏的強者完全就是一個超級保護傘好不好?

竟然不讓余凡去。

【不去好啊,我還懶得出去呢。】

「疏影,你能不能不要這麼任性,余凡的實力才凝氣三層,仙劫的威力,凝氣三層只要被餘威波及,就會魂飛魄散。你這跟讓他送死有什麼區別!」蘇譚質問道。

「我說了,我會保護好他的。」柳疏影依舊倔強的回復道。

「你,柳疏影,你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如果你要帶他的話,你就不要跟我去雲霄山了,這次你不要跟我一起。」蘇譚聲音冰冷,很明顯是已經生氣了,在她的理解,這次前去雲霄山帶着余凡,完全是帶着余凡去送死。

【我靠,這兩娘們兒因為我吵架了?】

「你們不要吵架了吧,吵架多不好的……」余凡調解道,人家因為自己起的頭,他總不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有你什麼事情!」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斥責道。

余凡縮了縮脖子,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女人真是煩人精,兩個母老虎。】

柳疏影頓時一陣的來氣,我到底是為了誰,我還不是為了你?你簡直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她的臉頰氣的紅撲撲的。

「蘇譚,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偏執,你就一點也不在乎余凡的安危嗎?你到底有沒有把余凡放在心上,她可是你的未婚夫,就算你不看這層關係,他也是我的朋友,我是不會允許你這次帶着余凡的。」蘇譚強調道。

「其實我去也是可以的。」余凡弱弱的發言道。

「余凡,你實力只是凝氣,你知道在凝氣之後還有極其強大的多少境界嗎?高境界的強者對於你來說,非常的恐怖,甚至他們只是戰鬥的餘威,你就會被波及,灰飛煙滅,你懂嗎?」蘇譚苦口婆心的勸阻道。

看着滿臉認證的蘇譚,余凡有些感動,起碼蘇譚是真的在乎自己的安危,單單憑藉這一點,余凡也對蘇譚產生了一些好感,起碼不是之前只是當做同學而已,起碼現在已經是朋友了。

「我知道了,我就在遠遠的等着你們可以吧?」余凡眨巴着眼睛看着蘇譚,看到余凡那令人心情舒適的臉頰,蘇譚一時間也是氣不起來了,只是嘆了口氣,儲物袋中拿出了一件青綠色的薄紗,甚至把自己手腕上碧綠色的手串也摘了下來。

直接拉起了余凡的手臂給余凡戴了上去。

「余凡,這是老祖給我的熒星手鏈,可以抵禦一次致命性的傷害,還有啊,這件是我一件備用的防禦寶甲,名為蛇影青紗,八星防禦靈器,如果有什麼意外的話,也可以保你一次性命,既然你非要去雲霄山,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蘇譚婆婆媽媽的交代道。

「我知道了。」

【蛇影青紗,非常明顯是女性穿的,這讓我怎麼穿,我要穿了豈不是成陰陽人了?那個畫面想想都有些變態。】

看到蘇譚如此關心餘凡的時候,柳疏影的心裏突然有些不是滋味,這麼久以來,她忽然覺得她似乎還沒有送過余凡什麼東西。

「蘇譚,謝謝你。」儘管這些東西不是很重要,但是對於余凡來說,心裏還是有些暖洋洋的,他獲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關心,這是他在這個世界從未有過的那種感覺。

「不客氣,誰讓我們是朋友呢,你一定要保護自己,注意安全。」蘇譚再次的勸誡道。

「我知道了。」

蘇譚離開了,只留下了柳疏影還獃獃的站在原地。

余凡看了一眼柳疏影,拿出了一顆暗紅色的丹藥,丹藥閃爍著熒光,點綴著不凡的氣息。

丹藥漂浮在余凡的手中,緩緩的送到了柳疏影的面前。

「這是我當初想着要送給你的洗髓伐骨丹,後來你就閉關了,一直沒有機會,現在剛好可以送給你,洗髓伐骨丹可以清楚你的雜質,提升你的靈根,對你以後的修仙很有幫助。」

柳疏影看着眼前的洗髓伐骨丹,這是她曾經特別特別想要的東西,看着眼前的洗髓伐骨丹,柳疏影突然有些猶豫,她一直都在索取,她甚至不知道余凡在想什麼,她是不是對余凡有些太不公平了?

「你等什麼呢,再不收下我可就反悔了。」余凡道。

「余凡,我收下以後拿什麼還你啊。」柳疏影突然疑問道。

「拿什麼還我?」

【還嘛,就不要了,多穿性感一點的衣服讓我看看就可以了。】

柳疏影本想着如何的抒情,卻耐不住余凡這色狼一般的想法,最終還是收下了洗髓伐骨丹。

「嗯……讓我想想啊……」

「行了,我以後會想辦法還給你的。」柳疏影笑道。

「好。」

收下了洗髓伐骨丹之後,柳疏影便是再次回到了房間開始修鍊,她沒有猶豫的吞下了洗髓伐骨丹,洗髓伐骨丹作為七星丹藥,本身的等級就很高,自然價格,成本也是十分昂貴,就連雨凝都沒有吃過一顆洗髓伐骨丹,實在是這種東西在市面上流通的太少了。

大多都是一些大族供養的高星煉丹師才可以煉製,而煉製出來都是作為自身所用,很少流通。

就算流通也是無數人都搶的你死我活,洗髓伐骨丹雖然只是七星丹藥,但是對於大乘境界的強者都是一種十分有效的丹藥。

但是此丹藥一定的周期內只有一次的效果。

服下了洗髓伐骨丹之後,柳疏影便是感覺到了全身都有一種暖洋洋的氣息在流通,氣息在血液,奇經八脈之中流通,似乎在清洗著雜質,很快一些黑色的沉澱便是從身體表層的毛孔排出,雜質越來越多,原本香噴噴的美人現在也是被一股惡臭所包裹。

柳疏影正要起身,忽然全身的靈氣開始躁動了起來。

她神色一喜,這是要突破元嬰境界了!

原本還想着突破元嬰最少還需要個把個月的時間,甚至藉著前往雲霄山的機會去突破,沒想到洗髓伐骨丹直接給予了她一個契機。

。 旱災仍然在繼續,各地的流民是一批批地餓死。

如今的人口銳減,活著的總數量,可能還不及以前的一半。

現在野外的樹皮草根早已經被吃完了,走遍數十里也看不到一丁點綠色。

許多地方飲用水都很難找到,好在黑水河還沒有斷流,張合的三個鎮還能從黑水河引水。

由於水位下降,衛鵬領了一批流民搬運石塊扔進河裡,以抬高水位,方便引水。

富貴和胖虎兩人各開了一條水渠,兩個鎮今年的春耕算是勉強種下去了。

後繼再繼續將水渠加大,今年的糧食應該沒問題了。

張合此時在空間里收割靈藥,他先前採購的三轉還真丹和上清木靈丹,兩種丹藥的藥材都已經培育出一大批。

現在正好可以將其煉製成丹藥。

這是他自從煉製築基丹之後,頭一回煉製築基期丹藥。

相對來說,上清木靈丹做為築基期療傷丹藥,其品階要稍微高一點點。

張合為了穩妥起見,先煉製了三轉還真丹,待到三轉還真丹的材料都用完之後,才開始煉製上清木靈丹。

這一次一共用時五個月,每天除了修練,就是煉丹,共得到三轉還真丹145粒,另外還有15粒上品丹。

上清木靈丹165粒,上品丹藥20粒。

以現在的行情,這些丹藥也能價值上萬塊靈石。

將這些丹藥收起,自己短時間用不了這麼多,等到什麼時候有機會了再賣出去,換些靈石回來。

張合回到空間里,向空間土地撤了一些靈石,以補充消耗的靈力。

自從上次空間里的靈氣濃度提高后,所消耗的靈石也快速增加。

不過張合仔細觀察計算過,空間所吸收的靈氣,與產生的靈氣相比,至少是他投入量的五倍。

空間應該還有其他靈氣來源,只是張合不知道而已。

而且產出的靈氣被一些靈藥吸收之後,所產生的價值就更大了。

張合給空間撒了一些靈石之後,又給棲鳳山上的陣法添加了一些靈石。

這個陣法在有靈脈支持的同時,每個月仍然會消耗他不少靈石。

用得他實在是有點肉痛,今天安置完靈石之後,張合就騎馬離開了棲鳳山,往谷粱家族的地盤走去。

得知張合親自前來拜訪,如今家道中落的谷粱家上下歡騰一片,擺出了最隆重的禮儀迎接張合的到來。

家主谷粱玉帶著一群人全程作陪。

「谷粱家主,我這次前來是有一件事情相商,能否單獨談一下?」

張合這次可不是來遊山玩水的,而是有正經事情。

「當然可以,前輩這邊請!」

谷粱玉聞言連忙起身為張合領路,將他領到一間密室之中。

「不知前輩有何指教?」

「指教說不上,我這次前來是想和貴家族做一筆交易,就是不知道谷粱家主是否有興趣?」

「當然有興趣,還請前輩示下。」

谷粱玉現在巴不得能與張合交易,他們谷粱家現在窮得只剩祖上留下來的老本。

而張合每次交易拿出來的物品,可都是實實在的好處。

「我需要一門可以從野外收取靈脈的法術,我可以用這個跟你換。」

張合說著,從懷裡掏出一隻木盒遞給谷粱玉。

「這是……築基丹?」

谷粱玉接過木盒,手已經微微有點顫抖。

他們谷粱家上一任家主身死,丟了德化縣,在這一連串打擊下,再也湊不出靈石購買築基丹。

原本谷粱玉對於築基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正是!我用這一粒丹藥,換你一門法術,如何?」

「當然可以,當然沒問題。」

谷粱玉連忙滿口答應,生怕錯過這一次良機。

至於收取靈脈的法術,並非什麼絕密之法,他們谷粱家積累上萬年,老祖也曾搜集過各類法術,裡面正好就有這麼一門。

不過谷粱玉似乎又想到了一些什麼,連忙輕聲說道:「前輩能否暫時將這一次的交易保密?」

「這個當然沒問題,我只關心我需要的法術,其他的雜事我不想理會,只是你要儘快。」

谷粱玉雖然沒說,但張合也能猜到。

無非就是家族內部的一些矛盾,谷粱玉現在實力和威望都不夠。

如果交易到一粒築基丹,他雖然是家主,還不一定能吃進肚子里。

而且,現在到處這麼亂,萬一再引來其他修士的覬覦,他谷粱家也不一定能夠守住。

「多謝前輩體諒,五日之內,我一定親自將法術送到黑水鎮。」

雙方約定之後,張合就離開了,至於谷粱玉怎麼操作,這些都不關他的事。

張合回到黑水鎮,過了三天,谷粱玉果然將一枚記載有收取靈脈之法的玉簡,交到張合手裡。

兩人當場完成交易。

交易完成後,谷粱玉急匆匆地離開,張合跟張老頭打個招呼,也離開了黑水鎮。

張合現在的目的地是汲水縣城,自從這座城池被殭屍攻陷之後,就成了殭屍的活動基地。

這裡面還住著一隻鐵甲殭屍,實力與築基修士差不多。

當年張合在汲水縣城裡撿點別人不要的糧食,差點被這隻鐵甲殭屍發現給吃掉了。

他記得汲水縣城裡起碼有幾十條微型靈脈,他當時帶不走,留在那裡給殭屍用,實在太浪費了。

張合一路疾行趕到汲水縣城,這座縣城經歷這麼些年過去,如今已顯得破敗不堪。

只有無數殭屍在那裡進進出出,給小城增添了不少人氣。

張合仍然用殭屍糞便抹在全身,才向殭屍群中走去。

經過這麼些年的進化,汲水縣裡的殭屍數量變少了,但單個的實力卻提升了許多。

汲水縣大街上,以前很常見的那種普通殭屍幾乎已經沒有了,入目所見,全都是白色殭屍。

這種白色殭屍單個實力相當於鍊氣期修仙者,城內現有的白色殭屍總數量大約還有一萬左右。

張合收斂了全部氣息,小心地避開大量殭屍。

就算他擁有築基實力,若是被萬餘只白色殭屍圍攻,他也無法承受。

漸漸地,他已經接近原本城主府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