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安德魯雖然氣不過,但傑斯終究是自己的親弟弟。

如果不是為了維護克拉克家族的名譽,他才懶得管這個傢伙。

在嚴肅的瞪了一眼傑斯之後,安德魯快速看去李庶。

「李庶先生,我先替代我那個沒用的弟弟,同您說一句『對不起』!」

作為兄長,弟弟犯錯,兄長也得賠禮道歉。

安德魯果然是不同於傑斯的斯文紳士。

只見他,當即額首拘禮,以近乎九十度的鞠躬,致歉道。

「安德魯先生,客氣了!」

李庶從來都不會搞株連這一套。

囂張跋扈的是傑斯,而不是這位彬彬有禮的安德魯先生。

所以,李庶快速將其扶了起來。

「李庶先生,我知道我接下來的要求很過分。」

「但是,犬弟傑斯畢竟是克拉克家族的人。」

「倘若今晚,您真的要求他繞着馬場裸奔十圈的話。」

「不僅僅是犬弟名譽掃地,整個克拉拉家族也會顏面無存。」

「所以,我願意支付李庶先生一千萬,懇請李庶先生饒了犬弟。」

安德魯雖然長相粗獷,但待人的的確確非常的友善。

他明事理,懂禮數,最為重要的是一點也不盛氣凌人。

今日,如果不是為了維護克拉克家族。

他也不用對着李庶如此卑躬屈膝的求饒道。

「李庶先生,我看要不……」

看着自己的男友又一次額首道,朱麗葉實在是心疼。

本來這一切,都應該由傑斯來做的。

自己也剛準備着加入到求饒行列中來。

但是,自己又很厭惡傑斯那一張臭臉,她也很想看到這廝出糗的樣子。

以至於,這話才說到一半,就被朱麗葉給中斷了。

「朱麗葉小姐,你的意思我明白。」

不過,李庶似乎察覺到了朱麗葉的意思。

當下,李庶優先再一次的將安德魯先生給扶了起來。

隨後看去了其身後的傑斯,嘴角一咧:「你應該慶幸,你有一個好大哥。」

「是是是!我大哥安德魯,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人。」

現在,李庶哪怕是讓傑斯大罵自己是一個「烏龜王八蛋」,他都肯。

更不用說上面這句話了!

「這一千萬呢,安德魯先生還是優先為克拉克家族做安排吧!」

李庶冷蔑的瞪去了傑斯一眼之後,隨後重新看向了安德魯。

「李庶先生,這麼說您是願意放過傑斯了?」

安德魯聽到這裏,帶着激動的口吻問道。

這一刻,不僅僅是安德魯,傑斯也滿臉興奮的看去了李庶。

「不不不!」誰料,李庶當即擺了擺手,「我可沒這麼說。」

「李庶先生,是不是這錢少了?」

安德魯當即拿出支票,遞在了李庶跟前:「您大可自行寫下一個數。」

錢沒了可以再掙,但是家族的名譽受損,可是連錢都買不回來的。

這一點,安德魯可比傑斯清楚!

「安德魯森先生,你又誤會了。」

可李庶卻將支票也推了出去,隨後解釋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請李庶先生吩咐!」

「這一次,我親自監督傑斯。」

「一定做到讓李庶先生滿意為止。」

李庶的話就是在讓步!

雖然他並沒有打算就此放過傑斯。

但是,只要能保住克拉克家族的顏面就行。

「諸位,剛才大家也看見了,克拉克家族也是有明事理之人。」

「我們總不能為了那麼一顆老鼠屎,而讓整個克拉克家族名譽受損吧!」

「所以,還請大家現在刪掉剛才拍下的圖片,並且待會兒不準拍照錄像。」

「因為待會兒,傑斯依舊要裸奔。」

「不過,我允許他穿上一條底褲。」

李庶也是看在安德魯的面子,要不然絕對不會放過傑斯這個混蛋。

但是,如果就這麼放過他了,那就太便宜他了。

所以,李庶一方面提出大家刪掉圖片,並且不得拍照錄像。

而傑斯也必須遵守賭約,完成裸奔。

為了給這個傢伙一點面子,李庶特意允許他還有最後一絲絲的遮掩。

「李庶先生,這……」

聽完了李庶的話后,安德魯還是覺得有點過了。

「安德魯先生,我已經做出最大讓步。」

「今日,傑斯在馬場裸奔一事兒,只有現場三十幾人知道。」

「並且,他還穿有一條底褲,保住了他的命根子。」

「這已經是我最後的底線,絕對不再做任何退讓!」

傑斯今天,是一定要裸奔的。

李庶開出來的條件已經算是很仁慈了,給了傑斯最後一點顏面。

聽到這裏,安德魯面色分外糾結,毫不難受。

「好!」

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傑斯,主動上前大聲喊道。

「傑斯?」安德魯看去自己這個紈絝的弟弟,一臉的不敢相信。

「大哥,我出出糗就能維護住克拉克家族的顏面。」

「並且,李庶先生還特意給我留了一點尊嚴。」

「我已經很滿意了!」

看着自己平時那位威風凜凜的大哥,居然如此的卑躬屈膝。

傑斯這一刻才恍然大悟。

自己作為克拉克家族的人,必須守護家族的名譽。

。 「媽蛋,你到底打不打啊?」許林複製人握緊拳頭,看着許林,臉龐上充滿了憤怒之色,大聲咆哮道。

儘管這水牢複製的人是許林,但是就算是複製人,也有着自己一定的思維,至少,作出那麼一套動作,他覺得是會感覺到很羞恥很羞恥的。

聽到複製人的話,許林微微一怔,旋即臉上就露出了淡然的笑容。出聲說道:「喔,打啊,那啥,你攻擊我吧。」

說着。許林就朝着他揚了揚手掌,那模樣,充滿了挑釁。

複製人自然氣得青筋突起,但是卻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

看到這一幕,許林臉上的神情又是一怔,旋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出聲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你就只會模仿別人而已嗎?」

「既然是這樣的話。」許林微微一笑,五指一握,拳頭攥緊,看着複製人,嘴角邊勾勒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出聲說道,「那就讓我來教你如何進攻好了!」

伴隨着這道聲音的響起,許林腳下一動,就朝着複製人一拳轟去。

複製人自然也是跟着許林一樣,抬起手臂,一拳揮舞而出。

兩個拳頭就這樣肉肉相碰在一起,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震得空氣都產生出一股猛烈的氣流,席捲四周,緊接着許林的眉毛就忍不住微微一皺,身體向後倒退了幾步。

「班,班導?」見許林被擊退,任宇的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不由自主地叫喚了起來。

「哎呀呀?」樂雲看到這一幕,臉上也是露出了意外之色,全然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情況。

「哼哼,好戲現在才是正式要開始呢!」狄亞妮嘴角微微向上一翹,出聲說道,「我的複製人。可不僅只是會模仿而已,他更是會收集對抗所產生的數據,並且創造出能夠凌駕於對方水準之上的招式!」

「所以,班導,他絕對是不可能打敗我的複製人的!」

又是交戰了幾個回合,許林又是向後倒退了兩步,臉龐上露出了意外之色,微微笑道:「沒有想到你這貨居然還有學習能力啊!」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來看一看……」

許林微微半蹲下來,雙眼中充滿了熾盛的光芒,出聲說道:「到底是你學得快,還是我打得快!」

嘭!

伴隨着許林的話音落下。他的腳掌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旋即身體便是暴射而出,握著自己的拳頭,朝着複製人狠狠的揮舞而去。

複製人臉上充滿了猙獰的笑容,也是迎了上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發現自己眼前一晃,許林的身影卻是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中。

複製人一怔,旋即他就感應到了什麼,扭過頭一看,然後就看到了許林正笑眯眯的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

下一刻,許林的拳頭就蘊含着勁氣。瘋狂的轟擊在複製人的身上,複製人根本就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而許林的每一拳落在複製人的身上,複製人的身體也是被打出了一個個拳洞,轉眼之間,整個身體就已經三分之二沒有了。

「最後一拳!」

許林口中淡淡的發出了一道聲音,旋即一拳就狠狠的轟擊而出,頓時「砰」的一聲。這個複製人就直接被許林一拳打成渣渣。

喔,不,嚴格來說,是連渣渣都不剩下。

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全然驚呆了。

「這,這不可能?」狄亞妮的俏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她對於這個設計可是已經鑽研了很久,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打敗了才是。

「但是,好像事實就是這個樣子啊!」羅威成看着狄亞妮,聳了聳肩膀,淡淡地出聲說道。

「可惡!就算你打敗了我的複製人,你也休想從我這水牢裏逃出來,我這個水牢不僅能夠複製那麼簡單。它的防禦力可是比星辰鈦合金還要更加堅……」

「咔嚓!」

不等狄亞妮的話音說完,水牢的表面上,就開始出現了一道裂縫,然後這裂縫。不停的蔓延,分裂,最後猛然爆碎開來。

緊接着,許林的身影就從裏面踏步而出。他的臉上露出了十分燦爛的笑容,出聲說道:「一味的去模仿別人,這可是永遠都不會變強的喔!」

「什,什麼鬼?」看到了許林手中的金屬長棒,狄亞妮問道,「你既然有武器,為什麼剛才不動用武器?」

「哎呀呀呀,拿武器太過欺負人了,而且那樣子也實在是太不好玩了嘛,更重要的是,好久沒有看到長得這麼帥的臉了,當然是不忍心了呀,不過,看來看去,還是覺得我這張臉最帥了。」許林十分自戀地說道。

許林扭過頭望向了狄亞妮,拉了拉自己手中的繩子。微笑着說道:「那麼,現在是要我過去把你綁起來呢,還是你過來讓我綁起來呢?」

妮狄婭氣得大叫道:「這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了,這取決於是要讓我溫柔的綁起來還是很粗暴的綁起來啦!」許林笑眯眯地說道。

狄亞妮:「……」

「哼!你不要以為你這樣就贏了!」

狄亞妮怒聲一聲,大聲的叫喊道:「柔柔,暖暖!」

伴隨着狄亞妮口中的聲音落下,忽然虛空中就響起了兩道急促的破空聲,緊接着許林的雙臂就被一條鞭子所束縛住。然後整個人就被朝前狂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