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6

對大部分人來說,就是承受於東水魔力承受量五分之一以下,都會是很大壓力甚至直接死亡。

雖說到現在為止於東水見過的鎮魔者都還只有布魯斯特一人,可就對方體內那較為龐大的魔力已經讓魔術王對鎮魔者和鎮魔器有了大概了解。

若是能夠無視滅世奴那等對心靈上的打擊,布魯斯特和這把光明皇帝使用者,應當能夠做到一對一水準。

「只是不知道這把鎮魔器有什麼能力。」

於東水猶豫片刻后還是伸出手,將這把內部還涌動著大量魔力的黃金劍拿到手中。

鎮魔器是怎麼用的?

與其使用魔力感知緩慢感知,倒不如直接上手來的實在。

之所以還會猶豫片刻,那也是看在永生之皇的面子上。

不過轉念一想,這鎮魔器本就是自己打造,而永生之皇也是自己弟子(大概)。

所以作為鍛造者和師父的自己只是稍微研究一下這把武器,應該還是沒什麼大問題吧?

倒不是想要將這把鎮魔器據為己有,雖說自己身份特殊,但特權還是必須要有自覺地保持底線。

於東水這樣做的第一想法,就是大致掌握這把鎮魔器能力究竟是什麼,好在以後打出合適的配合。

其次,就是想看看有沒有可能使用天賦魔法將這鎮魔器的魔法也一併複製下來。

「感知其中魔力通路,而後,應該是注入魔力?」

於東水在感知到鎮魔器內那和自己天賦魔法差不多(大體感知上,因為通路太過複雜再加之於東水本就沒見過幾次,所以根本分辨不出自己天賦魔法和這鎮魔器魔力通路有什麼區別),所以第一想法是將魔力注入其中。

可······失敗了。

這把鎮魔器似乎在排斥自己的魔力,或者說應該是拒絕其他所有魔力湧入這鎮魔器中。

「難道是要動用這鎮魔器內本就擁有的魔力嗎?」

由於前幾次於東水都下意識地施加指令魔法去引導這其中的魔力,可無一例外全都失敗。

直到後來魔術王有意識地關閉天賦魔法,才隱隱能夠感覺到這其中的魔力和自己產生共通。

這就是鎮魔器內部的力量?

也許是早就熟悉魔法使用了吧,大魔法師轉世對鎮魔器上手速度要是讓除了無名之外的鎮魔者知道,怕是要驚地眼皮狂跳,而後說出句:「不愧是大魔法師轉世大人!」

就這幾年來都無法保證打開限制的布魯斯特而言,最開始僅僅是適應【深淵魔眼】就用了他一個多月時間。

眼下,魔術王似是有當場掌握鎮魔器使用方法的趨勢。

直到一刻鐘左右時間后,於東水終於睜開眼睛,朝著周圍混入層較高比例黑耀金屬的牆壁隔空揮擊,就將那黃金劍表面瞬間以灼熱火光籠罩。

當劍尖劃過空間的那一刻,由火焰形成的劍刃也從劍身分離出來,以不亞於箭矢的速度猛地朝牆壁發動打擊。

灼熱炎浪席捲這比較狹小的房間。若不是於東水即使支撐起保護,怕是要直接將這祭壇點燃。

火焰餘熱將這本就有些悶熱的空間變得更加燥熱,就於東水感知來說,這【光明皇帝】遠不止攻擊附帶火焰效果以及能夠發出火刃隔空斬殺敵人這般簡單。

想到這兒,於東水彷彿是下定決心般,用劍尖通過右肩上那本就破爛的缺口,刺破才回復貫通性傷害不到半個月的皮膚。

灼痛感頓時經由肩膀上的神經一路朝著大腦意識內直搗黃龍。

這並不是簡單的受傷感到疼痛,而是有股更為具有侵略性的力量隨著劍尖來到體內。

即使經過這麼多次極致痛苦的大魔法師轉世,都快要忍不住呻吟出痛苦。

這似乎是某種追加攻擊效果?

也就是說劍尖上是否附帶火焰,都會對擊傷的敵人附帶上持續灼傷?

之前那邊得到過有關【常暗君王】的情報,似乎是在和皇甫珪對戰時,能夠將對方傷口阻止癒合一段時間。

至於具體效果是什麼,即使是長期佩戴這把鎮魔器的戴忘覺也不甚清楚。

那麼,這把劍似乎還有一種能力······

思緒間,於東水再度開啟另一種魔力通路。

這並不是莽撞,而是因為這條魔力通路讓於東水有一種十分親切的熟悉感。

而催動后,這感覺也讓魔術王想起去年被懲罰者擊落後,每天夜裡救世聖鎧都會對自己施加的魔法。

是治癒魔法。

不同於救世聖鎧內只是簡單治癒傷口,這把鎮魔器內蘊含的魔法不僅讓於東水傷口快速癒合,而且還一併清除持續灼傷效果,讓精神氣有所提升。

「唔。」驚訝於這治癒魔法的高效,於東水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這把黃金劍。

好像很強的樣子。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在驚悚遊戲里扌……最新章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在驚悚遊戲里扌……全文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txt下載、在驚悚遊戲里扌……免費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

桃子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逃生遊戲里扌……、NPC中我最野[無限流]、在驚悚遊戲里扌……、

。 諾亞強忍著要去碰兇器的衝動。

聖劍雖然抖動的厲害。

但不代表這東西,他能去碰。

……

他對著艾登說道:

「回別墅,我給教廷打電話,這不是普通的兇殺案。」

艾登被嚇得夠嗆,點了點頭。

臨走的時候,他還走到屍體前,聞了聞,並露出的一絲不解:

「這屍體好新鮮,一點屍臭都沒有,血腥味都是新鮮的。」

諾亞也發現這東西不簡單。

到底蛇的關係,還是兇器的關係,還是這個死者本身的關係。

這都需要專業人士過來調查。

兩人出了墓園回到了山坡后的別墅中。

諾亞想了想,直接給羅恩打了電話,畢竟他的月蝕部隊是護衛教廷的地頭蛇,權利比較大,而且自己也就和他熟。

因為是皇家莊園打的熱線,直接很快就接通了正在家裡的羅恩。

聽了諾亞的簡單敘述,他沉吟了一會兒,顯得有些猶豫的樣子。

諾亞明白,估計是和聖光教廷的聖人墓園有關係。

最後,羅恩讓諾亞等一會兒,他安排人來。

時間很快到了中午,在三樓的露台上,諾亞看著遠處的大門外,終於有車來了。

並且數量還不少。

「我就猜得到,這個老東西,肯定會通知聖光教廷。」一旁的艾登叼著煙,半眯著眼睛,看著看著停在別墅山坡下水池旁的七輛車。

其中有四輛,都是有金色十字架的,一看就知道,是聖光教廷的車輛。

五大教廷,也就他們這麼高調了。

等到人一下車,諾亞他們也起身,準備下樓。

出了別墅,卻看到帶頭的聖光教廷的人,竟然是熟人。

是之前跟隨他們一同戰鬥過,五個聖赦院的法師之一。

「大人!」

還不等諾亞他們開口,對方就對著它們笑容滿面的揮手了。

艾登還在記他名字的時候,諾亞已經喊道:

「霍根!怎麼是你來了。」

……

原來這次辦事的基本都是熟人。

霍根和另外一個傑克,一個是首都三大秘書處的副處長,一個是下轄的遺產管理處的處長。

他們都是從聖赦院里直接空降到部門任職的。

也算是沒虧待他們,再陞官也就是朝著九大聖部或者三大院升了。

算是從教廷特殊部隊,正式進入文官體系了。

只要會做人,那肯定是前途一片光明。

秘書處的外交秘書處就是負責對外溝通的,霍根現在就在這裡擔任二把手。

另外一個傑克在他下面的遺產管理處,負責處理這些沒歸類到聖人部的遺產。

而銀月教廷這邊來的人,竟然也是個熟人。

「巴里?!」

這位立志回到首都,成為宮廷魔法師的富家子弟。

回來后竟然還是在銀月教廷。

「哈哈……看來這次都是熟人,那麼大家都好辦事了。」

巴里不認識其他人,倒是認識諾亞,看到聖光教廷的人,對諾亞非常尊敬,他鬆了一口氣。

今天出勤的時候,他就害怕是上頭給的下馬威。

結果到了現場一看,發現都是熟人。

就算不看他面子,也要看諾亞面子吧。

一番寒暄后,諾亞將巴里也介紹給了眾人。

這傢伙回來后,就從月行者調到了月蝕部隊,擔任一個新組建的小隊的隊長。

今天就是羅恩讓他來的。

眾人在互相認識后,諾亞將剛才發現的事情,與他們幾人說明了。

然後三十號人,在諾亞和艾登的帶領下,從別墅后的山坡上翻了過去。

眾人來到墓園裡,傑克打開手裡的地圖,上面主要標註的了在城外的遺產分佈。

「這裡確實是之前的聖人部管理的,但是後來遷走了不少的重要墓,這裡就只剩下一些找不到記錄的了,後續的管理是花錢請人固定在這裡守墓,守墓人是一名老牧師,叫做蓋爾.麥考利,今年69了,他每周星期三會過來清理一次,平日在就近的鎮上教堂里,和他的兒子住在一起。」傑克開始如數家珍的,說著墓園和守墓人的信息。

「今天是星期五,去將老蓋爾帶過來問問。」傑克對著手下的人說道。

很快兩名隊員就離開墓地,開車去附近的村鎮教堂找人了。

眾人來到森林中,看到那個詭異的無頭屍體。

傑克和巴里兩人靠近后,打開手電筒,用放大鏡和鑷子,開始觀察起來。

身後的人開始記錄他們的檢查。

巴里率先說道:

「從穿著上判斷,像是某種定製的風衣,材質看起來不算昂貴,但是磨損程度不高,應該是一件新衣服。」

趴在地上的傑克接過話茬,繼續說道:

「黑色的工裝褲,穿著打獵的鹿皮靴,右手上食指和虎口有繭,被精心修整過,平日里不是有大量的書寫,就是會打槍,估計平時會經常接觸槍支,並有多年射擊的習慣。」

而檢查上身的巴里,用鑷子一頓翻找后,回過頭,說道:

「身上沒有任何證件,不能夠證明身份。」

同時又皺起眉頭,在領口和胸口觀察,然後說道:

「頭部缺失,胸口被……額……異形利刃貫穿……」

接著他就愣住了,一直重複著: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