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屠剛當即雙膝觸地。

「晚輩有眼不識泰山,剛才居然如此冒犯前輩,多謝前輩手下留情,網開一面,晚輩這就離開!」

屠剛說完這一些話,也不敢回頭再看葉傾城什麼反應,拔腿就跑!

宗師巔峰的實力,對葉傾城沒有施展出半分,反而全身的力氣,都使在逃跑身上了!

葉傾城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冷哼一聲,之後回過頭,負手而立。

青龍和玄武,一人扛着一根折斷的樑柱,憨厚地朝葉傾城笑着。

劫後餘生的竊喜,摻雜了對葉傾城的感激之情。

「嘿嘿嘿……嘿嘿……」

掉落的石灰濛在兩人的頭髮上,臉上極為狼狽,笑起來的樣子,淳樸的像是黑煤窯里的工人。

而在慶幸的同時,兩人心中更是震驚。

剛才那風華絕代的一劍,永遠銘刻在他們的靈魂深處,終生不會忘懷。

一劍飛仙葉傾城,名不虛傳!

甚至……比傳說中還要強大,幾近於無敵!

。 石室內很快就恢復了寧靜,江離和秦天在稻草堆里翻了半天,確認這個空間內再沒有其他的活物之後,才稍稍放下心來,仰面倒在稻草上休息。

劉富貴早已按耐不住,在緊束的網子中不停扭動身體。

「唉唉唉,你們先別躺着,趕緊放我下來呀,……」

秦天抬眼看看他:「別着急呀,我們得想想辦法,那麼粗的繩子一時半會兒也弄不斷!」

劉富貴一聽又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江離,剛剛她是見證了她整個癲狂的過程的,連巨人都能弄死,也許也能救自己了,於是可憐巴巴地沖她眨巴眼。

「江離,你幫幫我吧!」

江離抬頭準備看看劉富貴,卻突然注意到了天頂的異樣,她趕忙拍了拍一旁的秦天,朝着天頂指了指。

「秦天,你看看上面是不是……」

劉富貴一聽這話,整個人瞬間冰凍住,只剩下眼珠子在忙碌地轉悠,他有點急迫又有點害怕,問道:「咋了?咋了?你們可別嚇我……」

秦天也以為江離是為了逗弄劉富貴,才故意一驚一乍嚇他的,結果盯着天頂看了一下,竟然真的發現了問題。

掛着劉富貴的那個洞口,原本實在石室中心處的,但不知怎麼竟離另一側的石壁越來越近。

兩人對視了一眼,得到了一致的答案,幾乎異口同聲:「這屋子在移動?」

他們快速起身四下查看,發現堆著稻草的那一側,原本石壁是緊挨着稻草的,現在卻有了很大的空隙,沒錯,準確的說應該是天頂沒動而石室在動,而且明顯速度在加快,這樣下去,如果沒有採取有效行動的話,那麼劉富貴很危險,很可能會被夾死。

劉富貴一聽石室在動,也覺得無語,於是低聲咒罵:「這特么誰設計……我&h*%」

「必須馬上想辦法把他放下了,否則……」秦天往江離身旁湊了湊,低聲說道。

江離點了點頭,時間不等人啊,她低頭看了看手腕處的手鏈,頓了頓說:「我來試試吧!」

說完把包子放在地上:「包子,快去一邊獃著去……」

包子一聽,很聽話的竄到角落裏縮成一團,腦袋擱在腿上,撲閃著兩隻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她。

江離望着它笑了笑,擼了擼右胳膊的袖子,她從腰間抽出鞭子,作勢揚起,鞭子游蛇一般,咻一聲飛出去,一端緊緊纏住了劉富貴上方的繩子,她用力向下拽了拽,確認鞭子拴的很牢固,才躍起向上攀爬而上。

就一系列操作看得劉富貴就忍不住給她喝彩,心裏暗暗誇耀自己真是慧眼識英才,一看這身手就不是一般人。

江離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異樣,躍起的瞬間她從未感受過身體如此輕盈,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她就輕輕鬆鬆就上到了劉富貴上方的繩子上。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密切關注着她的一舉一動,只見她抬起右手,試探性地朝着繩索伸過去,手腕上的手鏈火光一閃,她緊握住繩索閉上了眼睛。

劉富貴感受到那條繩索的震動,緊接着一簇鮮亮的火焰從江離的手心處燃起,焰頭飛速下行,眨眼間就引燃了劉富貴身上的網子。

火焰像呲牙舞爪的猛獸飛撲過來,劉富貴驚恐地瞪大了雙眼,瞳仁中填滿了躍動的火光,他大驚失色,倉皇大叫:「火……火……江離你是要燒死我嗎?」

江離原本心裏就沒底,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她開始猜測是骰子帶給了她一些特殊的能力,而她並不清楚這些能力具體都是什麼,又或者她能操控到哪一步。

看到火焰燃起時,她心中先是一陣欣喜,她知道她甚至能夠掌控火了,但這種喜悅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當她看那火朝着下方飛速燃燒時,暗暗心驚,既擔心火燒到劉富貴,又擔心繩索燒斷了他會摔下去,她一個翻身穩穩落到地面,趕忙把鞭子纏在腰間,就去查看劉富貴的狀況。

劉富貴全身的網子都著了火,他被困在裏面無助地發出悲鳴聲,秦天趕忙沖了過去,脫下自己的外套拿在手裏,不停躍起去扑打劉富貴身上的火,但顯然沒什麼用。

「這到底怎麼回事兒啊?」秦天一邊撲火,一邊問。

「我原本想試一下,看來還不能完全掌控……」

秦天無暇再追問,一心撲火。

就在這時,啪啪幾聲,是繩索燃燒斷裂的聲音,江離一聽趕忙跑到稻草堆旁拉扯出一大團稻草,拖到了劉富貴的下方。

時機剛剛好,稻草就位后,劉富貴就掉了下來,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稻草上,江離和秦天趕緊圍了過去,劉富貴吭嘰了幾聲,兩人還以為他傷勢沉重,結果俯身下去一看都有點無語。

秦天踢了踢劉富貴撅著的屁股:「唉唉唉,快起來,我看你著也沒啥事兒,剛剛叫的跟殺豬似的……」

劉富貴騰地一下子睜開眼睛,一邊摸自己的身體確認,一邊不敢置信地問道:「你說我沒事兒?」

「你看看你衣服都是好的,頭髮都沒少一點,能有啥事兒?」

劉富貴爬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臉,確認沒事後撇撇嘴,一臉無辜地說:「可是剛剛那火明明燒到我了,感覺皮膚好疼的!」

秦天:「……」

他不禁在心裏感嘆,劉富貴怎麼越來越像大頭那貨了,又慫又膽小,也不知道大頭現在怎麼樣,希望他能挺到他們趕過去救他。

劉富貴確認自己毫髮無損的活下來后,心情大好,想起了剛剛是江離出手救了自己。

「江離,你是不是有什麼特異功能啊,那火一下子……哇!」

劉富貴腦中的形容詞實在匱乏,無法用語言概括出他他一刻的震撼。

江離根本沒有聽到他說的話,此時的她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仰頭看着已經被燒毀的網子陷入了沉思。

顯然剛剛的火焰接受到了她的指令,燒斷了繩子的同時避開了劉富貴,所以沒有對他造成傷害,在得出這一答案后,江離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今後能自如地運用火了呢?」

這句話突然就撞進心裏,她正想着,秦天走過來,也看向了她戴手鏈的那隻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離這才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回來,她淡淡地說:「可能是骰子起作用了!」

話音剛落,一陣手機的振動聲響起,所有人都沒想到在這地下竟然還有信號!

秦天下意識就去褲兜里掏自己的手機,結果掏出來一看,手機屏幕早已粉碎,連開機都做不到。

江離感受到了褲兜里的震動,一臉得意地掏出手機,拿在手裏朝着秦天搖了搖:「智能手機有什麼用,關鍵時刻還是老人機好使!」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立馬就接了電話。

「喂……」

聽筒那頭沒有人說話,只聽見呼呼的風聲,還有草木枝條摩擦的聲音,江離隱隱有些不安。

「喂,丹木吉?」

************

婉婷一覺睡到了下午兩點,醒來時黑子已經不在身邊,停在院子外的那輛車也不在了。

婉婷感覺渾身疲累,一點勁也沒有,她坐在梳妝台前梳了梳頭髮,昨晚,黑子破天荒的沒有碰她,她蜷縮在床的一側,只感覺身子越來越沉,越來越沉,像是綁上了千斤重的包袱,身下是無盡的黑暗,她直墜下去,一直到醒來,她的墜落彷彿都還沒到底。

手機叮了一聲,是收到信息的聲音,她拿起來一看,發現手機竟然有幾十個未接電話,而且都是李家偉打來的,最新的一條消息也是他發來的,上面寫着:「嫂子,有急事,看到了趕緊給我回電話!」

她趕緊給李家偉回撥了電話。

「喂,家偉,怎麼了?」

「喂嫂子,我長話短說,金爺來荊水了,你趕緊躲一躲。」

「什麼?金爺來荊水了?」

「嗯。」

婉婷知道金爺不輕易挪窩,因為他身份地位特殊,只要他一動勢必會引起不必要的關注,所以他一直都待在一個地方坐鎮,下面地方的事情都會交給靠譜的小弟來做,這次竟然親自出動了,看來問題應該不小。

「怎麼回事?」

「具體的內容在電話里也跟你說不清,你現在還在別墅里嗎?我已經安排了一輛車停在別墅外面了,你趕緊收拾點東西,我送你出去躲躲,現在快點收拾,馬上出門!」

她走到窗邊,掀開窗帘往外看了看,確實看到了一輛黑色小轎車,聽筒里家偉聲音急迫,她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趕忙掛了電話,像沒頭的蒼蠅在屋子裏走來走去,一時不知道到底該收些什麼,腦子裏嗡嗡直響,一直想着金爺為什麼這個時候來荊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滴……滴……

門外的車鳴了兩聲笛,顯然是在催促她,她這才想起來,自己之前早早收拾好了行李一直就放在衣帽間里。

她快速奔進衣帽間換了一身衣服,戴了一頂黑色遮陽帽,拉着行李箱就出了門。

司機是個年紀看起來不大的男孩,他見婉婷出了門,立馬迎過去,伸手就去接婉婷手裏的行李箱。

「嫂子,是家偉哥讓我來的。」

婉婷朝着他點點頭,男孩快走幾步幫她打開了車門,她矮身坐了進去。

車子一路飛馳,很快就沒了城市的蹤影,放眼望去,到處是成片的農田。

婉婷望着車外陌生的世界問:「我們這是要去哪裏呀?」

男孩望着後視鏡,沖着後排的婉婷笑笑:「您到了就知道了!」

見男孩並不願多說,她也乖乖地不再問,頭抵著窗玻璃看着車外飛速後退的景緻。

「嫂子,您還沒吃飯吧?」

「嗯!」

她話音剛落,男孩子就不知往哪裏撥通了電話。

「喂,嗯你們可以準備了,我們三十分鐘後到!」

之後車裏陷入了死寂。

一陣突入起來的手機鈴聲打破了片刻的安靜。

婉婷看到來電顯上黑子的電話,正在猶豫接不接,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最後一刻她按下了接聽鍵。

電話那頭傳來了黑子的聲音:「你去哪兒了?馬上回別墅,我們晚上要去見鬼婆!」 「你……」

聽到林衛的話,顯然是在戲弄他,寧七頓時被氣得咬牙切齒,但很快便控制住情緒,讓自己平靜了下來,冷聲說道:「跟你直說了吧!我後面的大人物,正是四王子殿下,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只要你歸順四殿下,我便輔佐你成為林盟的盟主,並且林盟以後要是有什麼事,四殿下也會出手幫忙。」

「百葉王國的四王子?」林衛皺眉問道。

他知道陶俊的背後,有人在支持他,要不然,就憑藉幾個二級城中的幾個勢力聯手,想要達到如今這番地步,顯然是不可能的,能否在王城之中,站穩腳跟,都是一個未知數。

畢竟,這裏的蛋糕,已經被分的差不多了,已經吃了的,又怎麼可能會吐出來,如果沒有人支持,林盟此刻,早就被人給吞的連渣都沒有了,有怎麼可能會發展的越來越好,並且,勢頭還十分猛烈。

不要說什麼,林盟有兩個帝級的高手,在王城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勢力,哪怕最差的,肯定也有帝級高手,甚至更多,實力更強,尤其是那些頂級家族,甚至還有聖階的存在。

如此看來,林盟作為新生勢力,潛力是有的,但底蘊太差,如果放在黑水城這樣的二級城市,那就是頂尖霸主,但放到這王城之中,甚至都不入流。

這倒此刻,葉清風等人才明白過來,之前很多想不通的事情,現在也都想通了。

比如,他們剛剛來到王城發展的時候,舉步維艱,處處碰壁,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好幾年,直到某一天,陶俊帶回寧七之後,這種情況,頓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接下來的幾年,林盟的發展,越來越順利,而陶俊給他們的解釋,則是他依附了一個勢力,得到了對方的幫助,而他們,則是需要交出一部分的利潤,對於這一點,他們都沒有意見,雖然少了一大半利潤,但也比他們之前賺的,翻了十倍都不止。

如果這寧七背後的人,真的是四王子,那事情就難辦了,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得罪不起。

不過好在,這寧七顯然是打算放棄陶俊,轉而改為支持林衛了,顯然只要林衛點頭,那麼一切都不會發生太大的改變,四王子依舊支持林盟,並且,少了陶俊之後,他們幾人,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了。

想到這裏,葉清風剛要上前,打算小聲勸說林衛答應下來,卻是見到林衛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心中一緊,還未等他阻止,便聽到林衛冷笑着說道:「四王子?就憑他,也想讓我林衛歸順他?一個連儲君都不是的勞什子玩意,整天想着吸別人血的廢物,老子要讓他把這幾年,從林盟得到的資源,千倍百倍的還回來。」

「你……你放肆!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難道想被滅族嗎?」聽到林衛的話,寧七頓時一臉懵逼,以為自己幻聽,但隨後便回過神來,整個人頓時被氣的渾身發抖,伸出一根顫抖的手指,指著林衛說道,不過他也怕林衛會一怒之下,把他幹掉了,所以,他並沒有把話說的很難聽,畢竟,林衛可是連四王子的罵了,怎麼可能會在乎他這個小人物。

「完了!這是要捅破人的節奏啊!」

葉清風三人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身體彷彿被抽空了力氣,正如寧七說是,搞不好,他們真的會被滅族,在他們看來,林衛孤身一人,反倒沒有那麼多的顧忌。

陶俊等人此刻也是直接傻眼,他們沒想到,林衛會這麼彪悍,直接跟四王子幹上,心中一陣欣喜,但緊接着,陶俊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突然一變。

「他……他不會是準備殺人滅口吧?」眾人的心中,突然浮現了一個念頭。

想到這裏,陶俊臉色蒼白,渾身發抖,寧七一臉驚恐萬分,不停的吞咽口水,冷汗不停的滑落,而葉清風跟古墨三人,則是對視一眼之後,目光死死的盯着寧七,身上有着一股殺氣散發出來。

「噗通!」

感受到葉清風等人的殺意,寧七頓時被嚇得雙腿發軟,直接跪倒在地,一臉驚恐的看着林衛,開口求饒道:「別……別殺我!我可以發誓,保證不會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放心!我不但不殺你!我還要放你離開,讓你回去報信。」林衛搖搖頭,一臉淡然的說道。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