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或許是因為這個國家治安不好,社會動蕩,容易下手,也或許是因為方便洗脫嫌疑。

但總之,只要江山還待在這個國家,那幕後黑手,就還有下手的可能。

知道了這兩點后,江山給國王通了電話,讓國王明面上,追着殺手的線索查,暗地裏,監視一切有嫌疑的人員。

果不其然,還真把內鬼給抓了出來。

「看來真的太低估你了,你不僅會賺錢,心思還很縝密,和你這樣的人為敵,真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

「早知如此,我說什麼也不會上這趟賊船的。」

內鬼這麼說着,明顯是後悔了。

「也罷,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殺了我吧!」

他倒是看開了,但江山卻一點也不着急。

「你幫助他們殺我,是為了錢嗎?」

江山問道。

被這麼一問,內鬼愣了一下。

本以為江山會很憤怒,然後弄死他的,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江山從進來到現在,都出奇的平靜。

好似,被殺手謀殺的,根本不是他一樣。

「當然是為了錢!」

內鬼回答。

除了錢之外,上線還許諾過他,事成之後,就讓他移民,香車美女任君享用,然後給他一定的官職,讓他在自由民主的榮光之下施展抱負。

這些條件,對於他這種出身小國的人來說,誘惑不可謂不強。

他也最終選擇了搏一把。

但可惜,他搞錯了對象。

要換別人的話,可能他就成功了,但他這次的對象,是江山。

任憑你精心設伏,還是被江山逃出生天。

「為了錢是吧?」

「好,他們給你多少,我給你十倍!」

「只要你肯配合我,我還會讓國王叛你無罪,還你自由身。」

江山說道。

他很清楚,這個內鬼也只是其中的一個棋子,殺了剮了,除了能解解恨之外,起不了任何作用。

幕後黑手完全可以再發展別的內鬼,然後繼續刺殺江山。

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

無休無止。

敢動江山的,都不是普通人,他們有這個能量,也有這個實力。

唯有讓幕後黑手付出代價,打得他們疼了,他們才會投鼠忌器。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江山不怕明刀明槍的干,就怕這種暗中搗鬼。

必須要採取行動,否則,保不齊那天一個不小心,就翹辮子了。

「你說的是真的?」

聽到這麼說,一臉死灰色的內鬼,眼中燃起了希望。

「我素來說話算話,說到做到!」

江山保證。

「好!」

「我願意聽你的,你怎麼說,我怎麼做。」

內鬼迫不及待的說道,恨不得馬上就給江山表忠心。

「放了他吧。」

江山對親衛軍的統領說道。

內鬼重獲自由后,江山先是讓醫生給他治療傷勢,然後又讓國王赦免了他。

之後,兩人才坐下來談。

從內鬼口中得知,他的上線,是西方的某個資本人物。

「很顯然,他只是一條小魚。」

聽內鬼說完,江山當即有了判斷。

內鬼所說的那個資本人物,無論是財富,還是能量,都與江山相差甚遠。

僅憑他,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動江山。

而他居然敢指使內鬼,與殺手裏應外合刺殺江山,那就意味着,他的背後,是有人支持的。

在後面支持的,才是真正的大魚。

「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江山深深的一笑,眼神的冷意,也越發濃了起來。 休看到他這個樣子,表情瞬間嚴肅起來。

「你難道也是和我一樣嗎?」

「沒錯,所以我們可以合作。」

史蒂夫的眼神裡帶上幾分得意。

「只要你和我合作,我保證不會虧待你的。」

休對於史蒂夫的身份更加好奇了,露出一個笑容。

「好,就按照你說的來做,合作愉快。」

結束了和史蒂夫的見面之後,休就第一時間來到了公司,和葉長生商討關於休的事情。

「我查出來了,這個星海娛樂公司,之所以一直和我們作對,是因為個人的私人感情,並不純粹是因為行業競爭。」

看到休這麼匆匆忙忙的樣子,葉長生露出了一個笑容。

「你不用著急,這件事情,我知道了。」

「你知道?」

休愣住了。

「你為什麼一點反應也沒有,難不成對於這件事情,你早就預料到了?」

「你看看這個就知道。」

葉長生直接把自己之前準備好的資料交給了休。

「上面顯示的很清楚,關於我和史蒂夫之間的關係。」

休臉色陰沉,看了一眼,重重嘆了一口氣。

「原來是因為這個樣子,這個摩天大樓現在還在嗎?」

「就是現在的星爵大樓。」

葉長生的話,讓休越發不明白了。

「這個史蒂夫如果是為了這個星爵大樓來的,沒有必要和我們成為對手。」

「他想要的,除了星爵大樓,還有我手下所有的資源。」

「不過星爵大樓那邊已經開發成了一個珠寶大樓,所以我是絕對不會讓出去的。」

葉長生自從知道了史蒂夫的真實目的,心裡倒是越發的安穩了。

「這……」

休一時之間弄不明白葉長生到底在想什麼了。

「你打算下一步怎麼辦?」

「把那兩個新人全面封殺,既然違約,那麼這個圈子裡將沒有他們的位置。」

葉長生做出決定,果斷不留情。

休點了點頭,轉身按照葉長生的意思去做了。

之前他還想要給這兩個新人一次機會,但是葉長生話一說出口,那就意味著,這兩個人這輩子都別想翻身了。

因為之前那兩個新人的影響,所以休不得不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新的演員來替換之前的角色。

好在導演和編劇都在因為這件事情幫忙,所以事情進展的還算比較順利。

他們在同時期的練習生裡面,挑選出來了兩個比較符合的演員,因為還有鄭貞在旁邊幫忙,所以很快就確定下來。

這兩個演員的資質,並不比之前那兩個演員差,也讓休心裡鬆了一口氣。

之前因為演員的問題,耽誤了拍攝進度,所以確定了人選之後,就立刻抓緊時間拍攝。

休這段時間,幾乎一直都在拍攝場地,葉長生也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

不過好在,聽到手底下的人,彙報著關於休得工作進度,葉長生也沒有多問。

這幾天,他在調查著史蒂夫的事情,還有之前逃走的那個艾弗德。

艾弗德的離開和休脫不了關係,但是看到休最近這段時間,盡心儘力的在完成新作品的拍攝,葉長生並沒有找他的麻煩。

「葉先生,人已經找到了,要不要帶過來看看?」

葉長生點了點頭。

「把人帶到地下室,去通知休,讓他到地下室來找我。」

說著就站起身來,往外走去。

休接收到葉長生的消息,不由得一愣。

「你是說葉先生要我去地下室里找他,沒有說是因為什麼事情嗎?」

「你去了之後,自然會知道了。」

那個人沒有說話,轉身就離開了。

休心裡有些忐忑,但是還是去找了葉長生。

昏暗的地下室,休是第三次來到這個地方,遠遠的就看到一旁的籠子里似乎有一個人。

等到他走進之後,這才發現,竟然是艾弗德。

他還來不及多想,就聽到身後聲音響起。

「還真是幸運呢,在他出國之前找到了他。」

葉長生從黑暗中走來,休看著他,眼神帶著幾分慌亂。

「沒錯,還真是幸運。」

「你猜猜看,他告訴了我什麼?」

葉長生臉上帶著笑容,卻讓休渾身發麻。

他試探著開口。

「他告訴了你什麼?」

「休,我真是看錯你了。」

葉長生眯了眯眼睛。

「你放走艾弗德,就只是為了那些莫須有的東西,我給了你身份地位金錢,讓你留在我的手下,不追究之前的事情,對你足夠仁慈了。」

「但是,你這個人,為什麼不知足呢?」

休緊緊地抿著嘴唇,不敢多說一句話。

看樣子,自己和艾弗德之間的事情,葉長生早就已經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