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拿著手機,將超特切換到「阿木木」這個號。

掃了一眼。

好傢夥,消息發得最多的,又是這個叫花音的女作者。

花音:「噗哈哈哈哈哈,你笑死老娘了!我還以為你多能呢?怕了吧!被噴怕了吧!」

花音:「你不是要太監嗎?你倒是直接太監啊!早知今日,你又何必當初!」

花音:「你知道老娘的不容易嗎!老娘躺著被噴了好幾天,神女被我寫死兩次,又寫活兩次,就連魔女也是寫死一次寫活一次!」

是的,她在一氣之下寫死神女魔女后,又被一堆書友噴得把人寫活了……沒辦法,她喜歡寫小說,她喜歡別人看她的小說,她完全沒辦法愚弄她的讀者!

不過……

花音:「狗東西,你害得老娘後續劇情全毀,我還以為你和老娘不一樣,要和讀者鋼到底呢?到頭來,還是慫包!」

花音:「慫包慫包慫包慫包慫…….」

阿木木:「……」

阿木木:「是的,我好慫,我居然不敢太監到底。」

阿木木:「還有,我怎麼能在之前的太監感言里傷害你這樣優秀的女作者呢。」

阿木木:「我有罪,我罪無可恕。」

阿木木:「請你給我一個補救的機會。」

阿木木:「我想在我的新感言里,補充一句,我是被花音作家罵醒的,才決定重新提筆,新書的靈感也全是來自花音作家……」

阿木木:「這樣,我不安的良心,才會得到救贖。」

花音臉紅了人慌了:「啊!你……你要給我道歉?你被奪舍了!」

阿木木:「沒有,這是我誠摯的心聲。」

花音:「我,你……你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阿木木:「哎,隨便你怎麼說吧,反正我知道我自己錯了,感言我會加上的,這段時間給你帶來困擾,我真的太抱歉了,對不起,花音作家。」

花音:「不對不對,這劇情不對……你是不是喜歡我呀!故意用這種手段想要吸引我的注意!」

阿木木撇了撇嘴,無語:「沒有,崇拜,我對花音作家只有崇拜。」

趙欣婉坐在電腦前突然開心起來,小臉緋紅的撲到了床上,甚至壓到了寶貝。

花音:「我……我原諒你了,感言就不用了吧,你好好寫書,我……我一定會好好追讀的!」

嗯?

感言不要?那怎麼行!

阿木木:「不行,一定得要的,花音作家,我一直以來都當你是我寫作路上的燈塔,指引我的,你可不能拒絕我的好意。」

花音臉上越來越紅,有些不好意思:「哎呀,我哪兒有那麼好呀,那……那好吧,你加吧。」

「桀桀桀桀……」

我單章剛發你這妹子就來嘲諷我?

還我是慫包,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蘇木在狂笑!

他點開之前發的單章,把滑鼠點到最後面,然後……

瘋狂敲打著鍵盤!笑容逐漸變得猙獰!

「死吧死吧死吧!」

「花音!給爺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怎麼會這樣?」喬安夏往後退了一步,龍禹辰忙扶住她,「高盛惡貫滿盈,你師祖這麼做並沒錯。」

郭老說道,「後來你師祖也覺得這麼做有些不道德,所以,自從逼死高盛后,你師祖就退出江湖隱居了起來,沒再跟人賭過,高盛死後,當時很多人都很高興,說你師祖是英雄,其實,不管怎麼樣,你師祖當年確實有些勝之不武,所以,他選擇了隱退。」

萬沉曄問了句,「郭老,那,高盛會不會跟黑風組織有關?」

郭老愣了愣,「黑風組織?這個我倒是沒聽說過,高盛當年名氣很大,背後的財團也很有實力,至於黑風組織,我和老金也是前兩年才知道有這麼個組織的,高盛是不是跟他們有關就不得而知了。」

等他們走後,高珉進了病房,站在旁邊看着金域。

金域沒有睡着,低聲說了句,「我知道你會來。」

高珉冷笑幾聲,「想不到吧,金域,現在換我來醫院看你了!」

金域想坐起身,但沒什麼力氣,「高珉,你用卑劣的手段害死我,我變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高珉陰森的說,「我從來不怕厲鬼,當年你跟你師父聯手用陰狠的招數害死了我師父,今天就是對你的報應!」

金域眼眶泛紅,「那件事確實是我們做的不對,一直以來,師父都心存愧疚,直到過世的那天還在說,到了那邊去跟高盛賠罪,可你們呢!你們對我夫人做過什麼!」

金域有點激動,咳嗽了幾聲,面色蒼白。

高珉笑了起來,「想不到你對你夫人感情這麼深,哼,金域,看在你快要死的份上我跟你說句實話,我那是騙你的。」

金域怔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什麼意思?」

高珉說道,「我們確實綁走了你夫人,不過,這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我們並沒有侮辱過她,也不會做這種事。」

金域一臉疑惑,「沒有侮辱過她?高珉,你到底什麼意思!」

高珉說道,「我說沒有就是沒有,你夫人最後是死在你懷裏的,有沒被侵犯過難道你看不出來嗎?沒錯,我們的人確實摸過她,那也是用來威脅你的,我跟你保證,沒有人強過她,絕對沒有!」

金域鬆了口氣,「高珉,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當時在賭場只想詐你而已,好讓你輸給我,我的目的達到了,金域,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如果你不履行協議,明天我就會在各大媒體發佈,金域輸不起,不履行協議,還會揭發當年你師父對我師父做的那些事!讓你們師徒身敗名裂!」

金域露出一縷笑,「生又何歡死亦何懼,高珉,你放心,我會履行協議,會自我了斷,等明天見了我的孩子們,我就可以安心的去見師父和我的夫人了,高珉,我會在那邊等着你,因為用不了多久,你就會來找我了,到時候,我們再戰!」

高珉眉心緊蹙,「去找你?金域,你別做夢了,我一定會長命百歲的,就算是龍夜擎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施念眼神冷入骨髓「你找死嗎?說我心理有問題?」

如果是上輩子,或許她還認同裘敗的說法。

但這輩子,她很清楚自己對夜琛是什麼態度,這絕對不可能是她自己的心理暗示!

裘敗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有點無辜,「我是在給你找原因呢,如果你覺得你心裡沒問題,要不……你去試試玄學?找個大師來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妖魔鬼怪在你們之間作祟?」

施念「……」

「那把他做成安安靜靜的血庫呢?這你總能做到吧?」施念退而求其次的問道。

裘敗嘆了一口氣,「這恐怕也不能。」

施念眼神更冷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想,那他有什麼用?

「我剛才已經和你說了,他的血有很大的變動性,在我研究的過程中,有一瞬間他的血變得非常狂躁,血液直接像開水一樣沸騰了起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施念表情很冷,「有話直說,別和我賣關子。」

裘敗悻悻的聳了聳肩,「人的血液狂躁起來的時候,整個人的情緒都會被調動到最高,精神會變得亢奮,從而爆發出比平時高好幾倍的力量。」

「但正常人是不會狂躁到那個地步的,因為身體和精神都承受不住,如果正常人的血像開水一樣沸騰起來,早就爆體而亡了,但他這血顯然不是一天兩天變成這樣的,可他還好好的活著,說明他的軀體能承受住那血液的變性,而那血也會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或者在某種契機之下,會調動起來。」

「那血一旦躁動起來,外界的藥物對他是沒用的,那種程度的力量,除非是用致死量的藥物去對付他才行,但你又不想讓他死,那就沒辦法控制他了。」

「否則就算用****迷住他一時,但等他的血什麼時候躁動起來,他的力量會變強到我都無法預估的程度,可能鐵鏈都鎖不住他,所以沒辦法把他做成血庫。」

施念「……」

原來是這樣嗎?

難怪上次她給他下****,還把他鎖上了,最後他都能掙斷鐵鏈。

「所以你即不能幫我解除和他之間的聯繫,還不能幫我把他做成血庫?」

裘敗有些尷尬,「這也不能怪我,是你們的情況都太奇怪了!」

施念很煩躁。

內心的排斥和怒火在不斷燃燒。

不能解除和夜琛的聯繫。

也不能把他做成血庫。

不能離開他,

更不能殺了他。

這代表著,她要一輩子都和他周旋,和他一起生活。

每次和他在一起時,前世那五年被他折磨的經歷,總是不由自主的在腦海中重現。

雖然****上已經不痛了,但精神上的折磨,卻讓她非常煎熬。

就算那五年的折磨,是因為他誤會她殺了爺爺,是想替爺爺報仇,他才折磨她的。

但他給她下毒這件事,卻是她心裡永遠的刺……

雖然現在想起來,她也覺得自己當時已經變得非常不可理喻了,但她還是接受不了,自己視作一切的男人,要下毒毒死自己!

前世臨死前那種心碎的感覺,她永遠都不想再體會了。

所以,不心動,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 「走吧,這古華山還算是識時務,這樣就饒了他們一次。」姜天說的。

「連雲,看你的樣子,也到了戰尊巔峰,只需要領悟法則的力量,就可以踏入聖者領域,加油吧,如今大爭之世,儒道佛魔四大宗門定然存在聖者強者,還有域外勢力,也都蠢蠢欲動,說不定也有什麼隱藏強者存在,只有自身實力強大,接下來的危機中才能夠輕鬆面對。」

諸葛連雲點點頭說道:「是啊,大爭之世啊。」

「可惜就是這古華山,還真的識時務,拿出這等寶貝,我想滅了他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古華山傳承一千多年,其中蘊含的奇珍異寶定然不少。」

「左相大人,要不你勸勸殿主,我們滅了這古華山。」玄一沒撈什麼,心裏多少鬱悶不甘,對着諸葛連雲說道。

諸葛連雲連忙搖頭說道:「你可不能害我,這可是殿主的命令,殿主都說了,饒了他們這一次,你小子不能因為好戰,就去胡亂征伐人家。」

得了,左相大人都這樣說了,玄一,只能失望的嘆息一聲,征伐是征伐不成了。

姜天此時卻一點不輕鬆。

越來越多的隱藏勢力出來了,先是帝都的五大門閥,隨後就是這些隱世的宗門,一個接着一個的往外冒,而且越來越強。

神州的這片大地上,傳承數千年,發生過太多太多的事情,這麼長時間下來,王朝更迭的次數,都有數十次。

但是這些宗門勢力,隱世勢力卻亘古不變,始終如一。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