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1

曾經他煙酒不沾,可現在……

「你抽煙了?」

她有些不喜煙味,微微攏眉。

唐幸聽著神色有些不自然,鬆開了她的身子,淡漠的嗯了一聲。

「你姐姐簡單的跟我說了你的事,在外這段時間辛苦了吧?」

「不辛苦。」

「回來后打算做什麼?」

「結婚。」

「什麼?」

譚晚晚整個人都愣住,僵硬在原地。

唐幸好整以暇的轉過身,眼底再也不復往日的清澈單純,藏著不知名的情緒,如同重重迷霧,完全看不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晚晚姐也要結婚了吧?」他平靜的發問,這些都是唐柒柒告訴他的。「晚晚姐也不小了,是時候該成家了。我也在外面找到了心儀的女孩子,打算正式帶給姐姐看看,到時候晚晚姐也給我把把關。」

譚晚晚聽完心情有些不複雜,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就在這時,唐柒柒從後面追了上來。

她眼睛微紅,明顯哭過。

她沒想到譚晚晚他們進度這麼慢,還沒有到山腳下。

「你們在聊什麼呢?走得這麼慢?」

「姐,我中午可以帶女朋友回來吃飯嗎?」

「什麼?你都有女朋友了?」

唐柒柒十分驚訝。

「嗯。」

「是……激發你出去的那個女孩子嗎?」

「不是。」

「換人了?」

唐柒柒更驚訝了。

當初如果不是那個女孩,唐幸何故離開舒適圈,明明不容於這個社會,偏偏硬著頭皮闖出去,把自己弄得傷痕纍纍。

可萬萬沒想到,唐幸竟然選擇了別的女孩。

「為什麼啊?」

唐柒柒滿腹疑惑。

唐幸略有深意的掃了一眼旁邊的譚晚晚,眯眸說道:「之前那個女孩對我來說固然重要,她激勵我突破現在的生活。可出入社會我才明白,陪著我歷經風風雨雨的女孩才是最難能可貴的。」

「她陪著我吃了很多苦,在我跌入深谷,遍體鱗傷的時候,是她一直陪在我身邊。至於前面那個……只怕現在過得比誰都逍遙快活,又怎麼會想過我的死活呢?」

。 此時只是午後時分,距離晚上還有一段時間。

秦沖獨自留在房內,心緒卻是有些不寧。

眼下遇到的事情頗為詭異,不知那陳默究竟搞什麼鬼?

按理說以自己現在的修為境界,根本無需這般鬼鬼祟祟才是,但是那陳默也是心思謹慎之人,絕不會無緣無故做這些事情。

從種種跡象看來,事情似乎頗不尋常。

為今之計,也只能等到那陳默到來之後,才能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了。

只是秦沖這一等便足足等到了午夜時分,夜深人靜之時,秦沖這才感應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逼近,來人正是陳默。

陳默剛一進門,便急忙對着秦沖行禮說道:「見過秦前輩!」

「陳道友不必多禮,你我本是舊識,無需這般客氣。」

這時秦沖才發現,這陳默的模樣變化頗大,整個人似乎老了許多,鬚髮也已經灰白了許多,而他的修為仍舊停留在金丹初期,這麼多年過去了,似乎並沒有多上精進。

按理說這陳默的真是年齡比秦沖大不了多少,秦沖此時仍舊是一個二十多歲青年的模樣,反觀這陳默卻已經變成了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

這讓秦衝心中頗為感概。

即使金丹初期的修士,也足有五百多年的壽元,陳默此時應該仍在盛年之際,卻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以秦沖的推斷,可能是因為這些年以來,他在三元盟之中為了那些瑣事勞心勞力,因為耽誤了許多修鍊的時間,這才導致了現在的結果。

聽秦沖這般說道,陳默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絲欣慰,情緒也似乎略有波動。

以秦沖如今的身份地位,仍舊能顧念兩人昔日的一絲情誼,這已經實屬難得了。

陳默雖然心中倍感欣慰,但嘴上仍舊不敢有絲毫的放肆,仍舊對秦沖頗為恭敬。

「多謝秦前輩。」

「你讓人把我帶到這個地方,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吧?」

聞此那陳默的神色也隨即變得凝重起來。

「實不相瞞,近些年以來三元盟的勢力已經很難延伸到三元城之外了,而且我們三元盟的一舉一動也都被對方緊緊的盯着,所以晚輩這二十多年來一直安排人在城中等待秦前輩的到來。」

「二十多年?」

聽到陳默這麼一說,秦衝心中也不禁一震。

三元盟如今的勢力竟然被壓縮到了這般境地,不然按照以往的情況,他們完全可以派人直接到蒼龍谷去尋找自己,再不濟也肯定能知道自己閉關的消息的。

「不錯,算起來卻是有二十年出頭了。」

「那到底是何事呢?」

「說起來晚輩也是受人所託,事情和當初北域雪寒谷的事情有關。」

聽到這裏秦衝心中更是一驚,自己此次前來三元城正是為了這件事情,陳默的這份情誼倒是讓秦沖也頗為感動。

「具體的詳情,晚輩並不太清楚,這枚地圖玉簡之中記載了一處地方,位於長白山脈的腹地之中,待秦前輩趕到那裏之後,一切就會明了了。」

言語之際,陳默將一枚玉簡遞給了秦沖。

而秦沖看過玉簡之後,也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這枚玉簡是何人給你的?」

聞此陳默卻是微微搖頭,隨即便說道:「根據送玉簡給晚輩的那名三元盟弟子所言,對方應該也是一名元嬰期的前輩,具體什麼身份?晚輩就不得而知了。」

這時秦沖的眉頭也不禁緊縮起來。

「這一次真是麻煩你了,既然如此秦某打算儘快動身,立即前往查探一番。」

「理應如此。」

這時秦沖一翻手拿出了兩瓶丹藥,交給了陳默並說道:「這兩瓶丹藥對你還有些幫助,你且手下吧。」

然而面對這樣的情況,陳默卻是有些猶豫起來,並未直接去接過這些丹藥。

見此秦沖便繼續說道:「你就不要糾結了,在這修行之路上,秦某的朋友沒有幾個,看你如今這幅模樣,秦某也是於心不忍,今後還是多多關注修鍊,其他的事情就不要理會太多了。」

聞此陳默這才伸手接過丹藥。

「多謝秦前輩。」

「那秦某就此告辭了,你好之為之,多多保重吧。」

說完秦沖便直接離開了這處小院,繼而離開了三元城,一路朝着長白山脈遁去。

而陳默送走了秦沖之後,卻並未直接離開這裏,他緩緩的走到小院之中,抬頭望向了天上的一輪殘月,一時間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對於秦沖的勸誡,他怎會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可是自他進入這三元盟之後,許多事情便已經身不由己了,甚至許多時候他都會思考,自己當初加入這三元盟到底是對是錯?

然而事情總是這樣,若不是加入這三元盟,當初自己也不可能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別說到達如今這金丹期的境界,即使能不能築基都還是兩說?

可如今這三元盟卻成了自己修鍊之路上的一個累贅,即使有心割捨這一切,恐怕也很難辦到了。

一路飛遁之中,秦衝心中仍舊有所感觸。

以自己和陳默的交情,若是時機合適自己倒是想助他一臂之力,去嘗試衝擊一下元嬰期的瓶頸,可如今看到他的狀態,怕是他這一生連金丹後期都很難達到了。

而從今往後,兩人處在不同的境界,甚至連見面的機會都微乎其微了。

回過頭來,秦沖也不禁感概,從鍊氣期到如今元嬰中期,這一路上自己相熟之人或是相識之人,都已經逐漸遠離了自己,有人隕落,有人仍舊停留在較低的境界苦苦掙扎。

而自己進入元嬰期之後,認識的同階修士雖然也大有人在,但此時彼此之間的交往往都更多是利益的交往,情誼這兩個字已經不存在了。

此時秦沖對高處不勝寒這句話,似乎有了更深的理解。

回過神來,秦沖開始去推測邀請自己前往之人。

思來想去,秦沖還是想到了白雲飛,若不是她的話,那麼另外一種可能便是有人在處心積慮的算計自己,因此秦沖此行不得不謹慎起來。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第二百章會議

報告會,對於秦元清而言已經是輕車熟路的,沒有任何挑戰可言。

畢竟秦元清已經舉辦過三次了,更是曾經在數學家大會進行一小時報告,如今這場報告會,相比起來並不算大。

來參加報告會的,主要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幾何、代數幾何領域的學者,總的將近千人,一些世界級數學家則是會受到水木大學的邀請開學術講座,倒也是讓水木大學學生一飽耳福。

整個報告會很順利,來自各國的學者都將掌聲送給了秦元清,也代表着極小模型綱領和BAB猜想正式被攻克,BAB猜想正式從猜想變成了BAB定理,日後大家提到BAB定理必定會提及提起者以及秦元清這個證明者。

而在這掌聲之中,也代表着幾何界迎來新的大佬,秦元清在數學領域除了數論大佬外還要再加上幾何代數大佬!

秦元清的學生看到講臺之上秦元清侃侃而談、底下坐着上千個學者,心中都叫那個驕傲。

而且作爲秦元清的學生,他們還知道秦元清可不僅僅在數論、代數幾何領域,在其他領域也都是非常的精通的,至少他們上課的時候提出的問題,秦元清都能很輕鬆地給他們解決。

以至於他們紛紛在知乎或者其他論壇上,紛紛告訴後來者,一定要爭取成爲秦元清的研究生、博士生。

能夠學到知識,還不用擔憂生活方面!

背靠大佬好乘涼,他們完美的詮釋了這句話。

而且對於秦元清在數學領域的造詣,他們都非常的佩服,畢竟秦元清可是很忙,既要給他們上課,還要給汽車研究院、航空發動機研究院上課,這段時間基本上都是在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結果不聲不響三篇論文,炸得數學界都被震動。

不過秦元清很快就沒有關注了,因爲他也不得不參加上級部門的一個會議,這個會議的規格非常高,上級領導直接點名邀請他參加。

秦元清帶着研究院幾位負責人一起過去,會議是在科工委會議室,會議室足足上百人。

秦元清一到會議室,就看到了很多熟悉面孔,比如宋總師、楊總師等飛機設計大師,也看到了太行航空發動機張總師、崑崙航空發動機嚴總師等關於航空發動機的專家。

除了專家外,就是各部門領導。

科工委領導沉聲說道:“首先在這裡先跟大家彙報個好消息,由水木大學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研製的耐高溫材料、高強鋼等材料已經完成了國家驗收,各項指標都達到世界領先水平。”

會議室中,還未收到消息的人紛紛發出驚呼聲,他們都是業內人士,很清楚航空發動機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制於基礎材料,按照樂觀估計,起碼得十年左右,不斷加大科研投入,才能生產出基本符合四代機要求的國產航空發動機。

怎麼一下子就取得了這麼大的突破!?

“秦院士,你是水木大學航空發動機研究院院長,航空發動機項目雖然備案了,但是國家未曾下達研發經費,是你們院自籌資金。嚴格來說,這些技術是屬於你們研究院的!不過這涉及到國家國防安全,還望你跟大家介紹一下!”主持會議的領導對着秦元清說道。

說實在的,水木大學航空發動機研究院在國內各個科研機構是非常特殊的,不是國企,也不是校企,算是一種新型的合作關係。秦元清呢,又很特殊,純粹的科研人員,年紀輕輕就拿到各項榮譽,其他科學家都不善於賺錢,偏偏秦元清是個例外,簡直是賺錢高手,自己用自己的錢搞科研,然後又通過技術專利授權,收錢收到手軟,但是秦元清又將個人賺到的錢慈善捐贈出去。

現在秦元清帶領着航空發動機研究院又在該領域取得重大突破,這麼大突破,可以說將會影響華夏科技方方面面。

“各位,耐高溫合金材料主要是鎳鐵合金,局部採用單晶鎳合金,其中鎳鐵合金經過樣品實驗驗證,溫度穩定在1900℃~1950℃,單晶鎳合金達到2100℃,均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秦元清將材料的相關性能介紹了一遍,引起了衆人的驚呼,他們沒有想到性能竟然這麼出色:“材料的配方加入了一些稀有元素,建議國家控制稀土的出口!”

稀土,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礦業隗寶,有着“工業維生素”的美稱,先如今已成爲極其重要的戰略資源。

稀土元素是17種特殊金屬元素的統稱,在石油、化工、冶金、紡織、陶瓷、玻璃、永磁材料等領域都得到了廣泛的應用,隨着科技的進步和應用技術的不斷突破,稀土的價值將越來越大。

這麼重要的資源在歐美日這些國家裡面,都是當成寶貝來對待的,甚至都不捨得開採自己的資源。華夏現在是稀土儲備最多的國家,大約佔四成,不過其他國家也有不少稀土資源。美利堅稀土探明儲量達到1300萬噸,俄國1900萬噸,澳洲探明儲量500萬噸。但是各個國家的做法截然不同。

1990年後,美利堅逐漸封存礦山資源,開始進口並囤積華夏稀土,目前九成以上稀土由華夏進口。東瀛稀土八成都來自華夏,在獲得大量稀土後,東瀛並不急於用,而是將這些足夠使用20年的資源貯存在海底。而華夏則是戰略上完全相反,或者說壓根在這方面就沒有戰略。華夏以不到四成的儲量,卻長年以來供應了全球90%以上的稀土需求。

“中東有石油,華夏有稀土”,這是總設計師說的一句話。那時候華夏曾經對稀土報以衆望,稀土的貴重性不亞於黃金石油,如果把稀土開發好,那麼華夏僅憑資源就能過上沙特式的生活。稀土之於華夏,猶如石油之於中東、鐵礦石之於澳洲。但20年過去了,稀土給華夏帶來了大把鈔票了麼,顯然只有失望。

不是說其他國家無法開採稀土,或者其他國家的稀土品質不佳,而是華夏活生生的將大量“比石油更昂貴”的稀土賣成了豬肉價,將美、俄等國的稀土擠出了市場。絕對多數情況下,華夏的氧化瀾、氧化釤、氧化鈰的價格都低於2萬元/噸,相當於每公斤只能賣到十多塊錢,算起來真比同期的豬肉還要便宜。

事實上,華夏稀土產品價格長期以來一直受國外商家控制。國外一些有實力的貿易商和企業在低價時大量購進華夏稀土產品,價格上漲時則停止採購、使用庫存。待再次降價時再行購進,這就逼着華夏國內企業競相降價出售。國外都是大買家,而華夏則是100多家企業對外銷售。華夏出口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使寶貴的稀土短線產品釹、鋱、鏑、銪等低價外銷,而鈰、鑭、釔等大量積壓,企業在微利線上掙扎。

秦元清以前只知道在報紙、新聞上知道稀土的重要性,但是沒有什麼切實體會,可是如今親自看到鎳鐵合金中加入少量稀有元素,耐高溫性能大幅度增加後,就讓秦元清有着非常清晰的認識。

“製造航空發動機的材料需要添加很多稀有元素,稀土對於我國將會非常的重要,這種重要程度比石油之於汽車還要有過之而不及!”秦元清嚴肅地說道:“不僅僅航空發動機,包括飛機的機身、潛艇、軍艦等都可以用到!可以預料到,隨着航空發動機瓶頸沒有了,第四代戰機可以成批量生產,相關材料技術也可以用到相關領域。”

“秦院士的話很有前瞻性,我們會和相關部門交涉,儘快出臺政策!”有領導嚴肅地說道。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