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浮光頓住腳步,這個名字她可太熟悉了。

這不是高一搬過來就已經鬧得整個學校不得安寧的那個刺頭兒嗎?

柯維,可是如雷貫耳,天天不是打架鬥毆就是翻牆逃課,反正作為好學生的事情他是一樣都不幹。

「姐姐聽說過哥哥?我哥哥成績特別好,而且人也特別帥!」

帥,可能是真的帥,成績嘛,就不好說過了。

「今天是周末,你先給你家人報個平安,下周我帶你去找他。」

柯真真重重的點頭,但是給家裡打電話她是真不會做。

爺爺太討厭了,他居然把哥哥扔到這麼遠的地方,她再也不喜歡爺爺了。

由於家庭情況,浮光不好把這小傢伙帶到家裡,於是就近安排了個賓館,用她身份證開的。

也得虧原主的家就在縣城,不然的話她還不放心這小可愛人在外面。

。 林天霄語氣堅定:「你所有的事情完全可以沖我來,即便死在你手上我也無法可說。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把靈兒牽扯進來。靈兒在我眼中是獨一無二的,無可替代!」

呂疏君又是肆意地大笑起來:「好一個無可替代!

你林龍什麼時候也這麼虛偽,這樣自欺欺人了?

林天霄的風流史還要我多說?

無可替代,玉清算什麼?

無可替代,西門瀾月算什麼?

無可替代,楚夢婕又算什麼?

你說啊,她們算什麼?!」

呂疏君的每一句話都向是一根鋼針一樣,衝擊著林天霄的心裡防線,不過林天霄心中沒有絲毫的搖擺,認真說道:「她們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呂疏君似乎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其實他都不想笑了,有些無力道:「不愧是無雙城風流的林三少爺,還真是風流,博愛的很啊。」

隨即正色道:「林天霄,既然上天給了我們一次重活的機會,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如何?

這個世界畢竟是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呂疏君也不是不能容忍之人,只要你繼續追隨我,你我二人聯手,還不是所向披靡,我們畢將征服整個落霄大陸。」

林天霄搖了搖頭,嘴角輕蔑:「過去?說的倒是輕巧。你能把靈兒還給我?

追隨你?給你再一次背後捅刀子的機會嗎?

你我之間,不管到哪,註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呂疏君臉色陡然陰沉下來:「林天霄,我給了你機會。你以為這個世界的你還是以前的你嗎?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不識好歹,那麼,你就給我去死好了!

這個世界,有我呂疏君一人足矣!」

其實他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還說的。說了這麼多已經是浪費口舌了。

在他們之間,要不一死一活,要不兩個都是,絕不會兩人都活。兩人都是心知肚明的一件事情。

也許兩人真的是太寂寞了吧,雖然註定容忍不了對方,但是也想說上幾句話,畢竟是來自一個地方的人,今朝不說,明日也就真的沒人再可以說了。

呂疏君直接掏出赤鱗劍,握在手中。赤鱗劍發出陣陣低鳴,全身散發著紅光,有著凌厲的氣勢,相比以前變得更加的妖異,甚至能夠感覺到上面的血腥之氣,顯然是吞噬了很多鮮血造成的。

呂疏君握著赤鱗劍對著林天霄嘿嘿笑道:「這把劍可是吸了不少你們林家弟子的血。是不是心裡很難過?

哦,差點忘了,其實你壓根不是林家的人,只是不知道哪裡冒出的野孩子,和以前一樣,是個不知道父母是誰的人?」

林天霄不是林家子弟這件事情沒有公開,也就只有凌天宗和林家為數不多的人知道。

林天霄心無波瀾,不是他冷酷絕情,而是面對此時的呂疏君,他不能讓自己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讓對方抓住空子。

林天霄也是毫不猶豫地拿出龍霸。龍霸一出來就是感受到了赤鱗劍的氣勢,當即發出暴怒龍吟:「嗷吼!」

顯然龍霸的前身和這赤鱗劍交過手,就像兩個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樣。

除了干架,還是干架!

呂疏君身上氣勢直接升騰起來。這兩天吸收了紫珠少量的能量,修為再次突破,已然到了四階玄王初期。隨即直接鎖定林天霄:「不識好歹!你林天霄拿什麼和我比?

《流雲訣》-一劍斬千帆。」

只見呂疏君手持赤鱗劍,瞬間妖異的紅色光芒從劍身蔓延到整個身體,朝著林天霄斬來。

林天霄直接心中爆喝:「《玄魔九變》第一變天蠶變,第二變白虎變,第三變青龍變。」

身後虛影呈現,發出虎嘯龍吟,雙翅震動,手持龍霸朝著呂疏君而去。

砰!砰!砰!……

兩件帶著仇怨的極品靈器握在兩個有生死仇恨的人手中,碰在了一起,發出刺眼的光芒,傳來巨大的聲響。

刀光劍影,相互交錯。

轟!

氣浪以刀劍接觸為中心向四周炸開,將兩人的髮絲和衣衫吹得嘎嘎作響。

林天霄的身子倒飛而出,顯然這一擊碰撞,呂疏君佔優勢。

畢竟他們本來算得上勢均力敵的對手,而此時林天霄和呂疏君差了二階多的修為,差距有點顯現出來了。

呂疏君一擊得手,沒有絲毫的鬆懈,手持赤鱗劍緊隨而至,嘴角笑容展現:「就這點能耐?林天霄,這不像你啊!」

「你這樣會讓我少了很多快感的!

《流雲決》——碧海潮生!」

呂疏君果然不愧是流雲派的少主,僅僅四階玄王,就是可以連續使用出一般六階玄王以上才能使出的招式。比那呂疏昶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林天霄看著緊隨而至的呂疏君沒有絲毫的膽怯:「青龍絕技-力量倍化,五倍!」

身上靈力快速升騰,噴涌而出。

砰!砰!砰!……

兩把極品靈器不停地碰撞在一起,發出震耳的聲響。即便林天霄使出了五倍力量,呂疏君也沒有很吃力的樣子,倒是應對自如。反而是他有點落了下乘。

呂疏君嘴角鬼魅一笑:「林天霄,力量不錯,怎麼說也有之前四五倍的力道。

這是你的極限了?

以前那個林龍去哪了?在雁落山脈那個霸氣的林天霄去哪了?」

林天霄說不吃驚那肯定是騙人的,就是真的裝逼了。他也是沒有想到呂疏君的實力強悍到如此地步。

《玄魔九變》三變,加上青龍絕技五倍的力量,以他現在一階玄王巔峰的實力,林天霄自信能斬殺三階玄王,四階玄王也能重傷。

但是呂疏君卻是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這不得不讓他驚嘆。

林天霄沒有廢話,這次手握龍霸主動出擊。

「霸龍千刀陣!」

早就準備好的陣法瞬間浮現。

呂疏君早有準備,不慌不忙,也是雙手變幻,「林天霄,難道就沒有些別的招式了嗎?」

林天霄冷漠道:「招式不在多,能殺你就行!」

呂疏君哼哼一笑,「殺我?怕是這點遠遠不夠!

難不成就你會陣法?別忘了,我也是一名陣法師。

現!」

身外也是有一個陣法浮現出來。看起威力絲毫不比林天霄的霸龍千刀陣差。

「看看是你的霸龍千刀陣厲害還是我的赤鱗萬劍陣厲害。」

兩人操作陣法激烈碰撞,產生巨大的爆炸聲。在兩人開始交手的時候,附近的一些勢力弟子就是感覺到了,紛紛朝這邊敢來。

經過無數次的碰撞,方圓幾里直接被兩人夷為平地,地面嚴重塌陷。

兩人身外的陣法紛紛潰散,露出裡面的身影。

此時林天霄身上有無數劍口,虎口有點開裂,鮮血流出。

呂疏君這邊也是好不到哪去,但是相比林天霄來說還是要好一點。身上也是刀口不少,有鮮血滲出。

呂疏君毫不在意,對著林天霄說道:「不得不說,你的陣法造詣不錯。比我高了那麼一丟丟,可是,這又怎麼樣呢?光靠這個就想殺我?簡直痴人說夢。你還有其他本事嗎?」

顯然,這不是呂疏君的極限。

林天霄神情冷漠,看著這個生死仇敵。心中暗道:「果然,有了雁落山脈的那次深刻教訓,他準備了很多。」

林天霄知道,這完全沒有達到呂疏君的極限,更有底牌沒有暴露出來。當然,這樣也不是他的極限,不僅呂疏君一個人準備的多。

「紫雷神體,第一重門全開!」

林天霄瞬間調動意識海中的天蠶精血,全身泛起紫色光澤,伴有紫雷跳動,後背的紫色雙翼更是趨於實質化一般。

玉清曾叮囑過他,不要讓人發現他的紫雷神體,所以他後來一直沒有用過,但是眼下不用不行了。

呂疏君看著林天霄的變化,顯然有些意外,畢竟他獲得情報上面沒有這個消息。眼神微眯,不是害怕,而是興奮,對著林天霄更像誇讚一般:「對嘛,這才像你,我記得你很多東西都是我教的,所以你做事像我,你不可能把所有東西都展露出來。

很濃郁的雷屬性,比剛剛還要濃郁。不過,難道你以為只有你有雷屬性?」

只見呂疏君的身體原本黃色屬性的靈力,也是瞬間升騰起紫色的雷屬性,其濃郁程度竟是超過了葉家之人。之前一直都沒有見他動用過,還真是隱藏的深啊。

「《凌天七劍》——第一劍,斬體!」

《凌天七劍》凌天宗的絕學,下品天級功法。

呂疏君揮動手中赤鱗劍,夾雜著濃郁的紫黃屬性向林天霄斬來,感覺世間再強的身體都承受不住這一擊。

林天霄能夠感覺到赤鱗劍上所包含的凌厲之勢,遠超之前的攻擊。不敢懈怠,連忙手持龍霸全力抵擋。

砰!

兩人直接倒飛而出,數丈以後終於穩住身形。兩人嘴角都是有著血液流出,這一擊才算是旗鼓相當。

呂疏君舔去嘴角血液,森然笑道:「哈……,找到點感覺了!再來!」

笑聲極其張狂!

「《凌雲七劍》——第二劍,碎骨!」

只見呂疏君手中的赤鱗劍上劍芒肆虐,劍勢比剛剛第一劍翻了一倍。帶著摧毀的力量朝著林天霄奔來。

林天霄毫不猶如,「紫雷神體,第二重門全開!」

只見林天霄身上濃郁的金光迅速流轉,全身殺伐之氣升騰,四肢變的尤為強壯有力。迎著呂疏君而去。

轟!

巨大的爆炸之聲傳來,兩人身影再次倒飛。

不過這一次林天霄只退了三丈,而呂疏君退了五丈。

上古神體五大神體之一的紫雷神體,效果終於顯現。

。凌然趕緊搖頭,「老婆,我是想說,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姐夫他其實是在針對你。」

周想一把撥開他,「一邊去,挑撥離間沒用,健健康康還是我姐孩子呢!你不準隨便逗他們。」

凌然眨了眨眼,他這是告狀不成反被說了?

金超和安文直接在前院休息了,並不知道發生的事情,直到第二天回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96章這是找借口留我呢(二) 水龍吟看管魄像是回憶很久很久以前的樣子,心說,難道是老仙女太美了?打動一幫子鐵石心腸的惡鬼?

管魄回憶完了說,「當時,倓冰聽到被執行碎魄的宣令時,先是笑了一下,然後就流出眼淚。當時,她一流眼淚,榨魄砦里突然有種清涼舒服的感覺。」

水龍吟就想,一位女子,聽到自己即將消亡,先是笑,再流淚?是為什麼呢?是解脫了?卻又為自己不值得,先祭奠自己?亦或是心痛的不知哭笑……

管魄繼續說,「當時的感覺很奇妙。我們幾個誰也沒講出來。只不過,念完宣令,就不再提這事。」

後來,每有誰被碎魂魄,倓冰就來流眼淚。再後來,管魄就不再碎誰的魂魄。因為,管魄發現,自己終日做儈子手,卻和所有來這裏的囚犯一樣,沒有未來。

大家其實都一樣的。何必執著與自己不光彩的職責,做不知對錯的幫凶。

水龍吟非常想了解倓冰被送到這裏的原因。

管魄和法孝慈都說,「那只有上天界問。」

水龍吟搖頭,「她來的這麼久,恐怕很少有什麼神仙知曉了。」說罷起身。

水龍吟尋到遇見倓冰的地方,並沒有見到她。就在附近繼續找,一邊問路過的神仙妖鬼,一邊輕輕叫着:「倓冰。」

尋了會兒,水龍吟突然有種清涼感覺,榨魄砦的污濁瞬間被沖淡了。水龍吟立刻想起倓冰。水龍吟不敢再喚她的名字,放慢速度往更清涼的地方輕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