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檢查到第六個小孩時,張凡心裏暗道:就是他了。

這個小孩五、六歲的樣子,左腳小腳趾向外彎,樣子很奇特。

張凡一愣:這個特徵,正是姬靜所描述的那樣。

「來來,舉起雙手……」張凡一邊送給他一塊巧克力,一邊向他腋下看去。

沒有瘊子。

但上面隱隱地有一塊疤痕。

「小朋友,你這裏是怎麼啦?以前生過瘡嗎?」張凡溫柔地問。

「我兒子以前這裏有隻瘊子,後來掉了,留下這塊疤。」孩子的母親在一邊插話道。

「噢,是這樣呀。身上長瘊子,是缺某種維生素,」張凡很熱情地道,「大姐,可不可以剪下孩子幾根頭髮,我拿回去化驗化驗,如果缺維生素的話,我會給你送來幾瓶多維維生素膠囊,另外,基金會還可以給一些營養補貼,您看行嗎?」

那婦女樂了,爽快地道:「剪綹頭髮有什麼大了不起的!剪吧。」

「謝謝大姐配合我。」張凡說着,便取出醫用剪刀,把孩子的頭髮剪下來一點,用紙包好,收了起來。

肖燕「讚許」地道:「大姐挺配合你的。」

說着,偷偷在他後背上掐了一把。

張凡也不客氣,偷偷回手,在她身上也掐了一把,不料後腦勺沒長眼睛,這一把掐在肖燕最怕碰的地方,頓時臉上紅得不成樣子,急忙躲開了。

張凡又問了小孩母親的手機號,兩人加了微信。

當天下午,張凡回到京城,把那綹頭髮交給姬靜,叫她去做個DNA親子鑒定。

兩天後,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這個孩子是姬靜親生的兒子。

接下來,張凡陪着姬靜去西望小村找到孩子的養母,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養母終於答應把孩子還給姬靜。

養父卻是不同意,說沒有一百萬,休想把孩子領走,還掄著鋤頭,要把張凡和姬靜敲死。

張凡輕輕出手,將那人制服。

最後,在村委會的協調下,姬靜拿出五十萬元給了那個養父養母。

在村長的勸說下,那個養父總算答應下來,那樣子好像他吃了虧。

姬靜承諾,孩子的養父養母可以隨時去京城看望孩子,她也可以把孩子帶回西望小村串親戚。

這樣的結果,養母很高興,跟姬靜稱姐道妹,兩人關係融洽,可是養父卻嘴角帶着冷笑,不知心裏怎麼想的。

張凡沒說什麼,心裏對於這個結果不太認可:這個養父,本來涉嫌非法買賣人口,按刑法是要坐牢的,現在弄得好像姬靜欠了他們似的!

不過,畢竟這事不是張凡自己家裏的事,他也就沒有多發表意見,只是狠狠地瞪了那個男人幾眼。

那個男人也瞪了張凡幾眼。

把孩子領回京城的那天,姬靜很感激地說:「小凡,我欠你一輩子也還不清的人情啊。」

「沒關係,我這個人只記別人欠我的仇,不記別人欠我的情。」張凡笑呵呵地道。

「你不記,我會記的!」姬靜拉着他的手,輕聲說,「若是真能找到那個金庫,咱倆三七分,我三你七。」

「你前夫的財產,本該歸你繼承。我不要,我只幫你找就是了。」

「你若是不要的話,就停下來別找了。」姬靜佯怒道。

「……那,找到以後再說吧。」張凡只是無奈地道。

又過了兩天,表妹的老公張立功乘機從非洲回京了。

他人長得高大魁梧,只是面色有些病態。

在飛機場,張凡和他簡單聊了幾句,便送他到魔鬼訓練營地去了。

商妤舒事先叫人給張立功夫婦收拾好了一間屋子,準備讓他們兩口子住在那裏,誰知表妹卻是不同意,要回名苑別墅住。

這令張立功產生怒意,眼裡冷冷的,兇巴巴的樣子,劈手抓住表妹衣領,「啪」地一聲,一個巴掌搧了過來:「臭娘們!」

表妹臉蛋紅腫,嘴角滲出鮮血來,一顆牙頓時掉了出來。

。 第510章南玉清很細心

南玉清握住蘇招娣的手,斜睨著她。

「娘子還是莫要生氣,本世子心裡可只有你,別人如何,那可都本世子沒關係。」

蘇招娣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來,但南玉清不放手,而且又開始夾菜喂她,蘇招娣不吃,他就換另一種夾,最後就連糕點都要喂她。

時悠然無奈,只好吃了一些。

「看來外界傳言不真啊。」

上首位置的南宇蕭忽然開口說道。

蘇招娣一驚,趕緊低頭,她不敢正面去跟南宇蕭對視,她怕泄露自己眼底的殺意跟恨意,現在絕對不能暴露。

「傳聞世子殿下不喜世子妃,很少會去世子妃的屋子,可朕今日看來,這位世子妃倒是很得世子殿下喜愛嘛。」

南玉清並未起身,而是淡淡的說道。

「回皇上,這外界傳言大多都是胡說八道,我跟我家世子妃琴瑟和鳴,夫妻恩愛。」

南宇蕭哈哈一笑,「是啊,不過朕是真的很好奇,這位世子妃究竟有何過人之處?能得你如此青睞,朕可是很清楚,玉清世子的眼光可高的很。」

南玉清搖搖頭,「她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不過就是陰差陽錯而已。」

「哦?是嗎?」南宇蕭看著蘇招娣,笑著問道。

「世子妃,你覺得玉清世子說的可對?」

被點名了,蘇招娣便不得不抬起頭看著南宇蕭,她把心中那排山倒海的殺意全都壓在心底,有些羞澀跟緊張的說道。

「回皇上,臣婦婦道人家,不懂這些。」

南宇蕭微微眯起眼睛,看著蘇招娣的眼神好像有些變化,甚至帶了幾分威嚴。

蘇招娣只覺得身上好像忽然有了一股無形的壓力,讓她心裡那本就蠢蠢欲動的恨意快要控制不住了,她不斷的呼吸,想要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那股壓力卻越來越大,她的理智好像都要被這股壓力給壓沒了。

就在蘇招娣覺得呼吸不暢,有些想要直視南宇蕭,甚至心中湧出現在就衝過去殺了他的衝動時,她緊握著的手掌忽然被一雙溫暖的大手所包裹。

那種暖直通人心,蘇招娣所有情緒都開始消散,她扭頭看著南玉清,卻看到他淡然眸子里她的倒影。

她看起來緊張,焦慮,好像又有什麼要爆發一般。

南玉清對著她微微一笑,眼神讓人安心溫暖。

時悠然深吸了一口氣,也對著他笑了笑,見蘇招娣平靜下來,南玉清抬頭朝首位的南宇蕭看了過去,聲音依舊是不急不緩,不卑不亢。

「皇上,我家娘子是庶女,本也沒見過什麼世面,只怕是會衝撞了聖駕,望皇上贖罪。」

南玉清跟南宇蕭對視著,一股無形的強大的氣場在殿中擴散,一直都威嚴無比坐在那裡的鐘太師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靜貴妃臉色更加不好看,她冷冷的朝蘇招娣看過去,試圖呵斥幾句。

可是就在此時,賢妃卻起身對著皇上盈盈一拜道。

「皇上,您桌上今日可有臣妾最愛吃的佛跳牆,您是否可以賞給臣妾?」

賢妃溫和的聲音在這大殿中響起,之前那種兩種氣場的碰撞好像一下子就被這道聲音給驅散了,南玉清緩緩的收回目光。

而南宇蕭則看向了賢妃,他溫柔的笑了笑,說道。

「朕知道愛妃喜歡,特意等著愛妃來要呢,沒想到你竟忍了這麼久?」

賢妃立刻嗔怒的說道,「皇上真是的,就知道欺負臣妾?」

南宇蕭哈哈一笑,抬手吩咐人把他桌上的佛跳牆送到了賢妃桌上。

幾句嬉鬧跟撒嬌,立刻緩解了剛才的氛圍,大家又是一片君臣同歡的場面。

可是蘇招娣卻知道,坐在首位的那位皇上,總是會有意無意的朝她看過來,蘇招娣始終都裝作一副不知情,且唯唯諾諾的模樣,希望可以麻痹他。

從宮宴上出來,本來很晚了,蘇招娣她們可以直接歇在宮裡,可是南玉清卻已經讓人準備了馬車,要立刻出宮。

蘇招娣回頭看著陷入黑暗中的皇宮,心中卻很不甘,上車之前還是忍不住再勸說南玉清。

「世子殿下,我們再宮中不是有院子的嗎?為什麼不住下呢?非要連夜出宮?」

南玉清探出一個頭對前面的馬車跟身旁的一眾護衛說道。

「護送父王母妃回府吧。」

蘇招娣他們的馬車快速出了宮門,直接朝著城中而去。

「世子殿下,我們為何不跟母妃他們一起回府?」

南玉清伸手把蘇招娣頭上一支有些歪的釵重新插了一下,才淡淡道。

「今日城中有花燈,比乞巧節那日的可要熱鬧的多,上元節過去,意味著這個新年也過完了。所以城中的百姓們都非常重視的慶祝。」

蘇招娣皺了皺眉,想到自己第一次見南玉清時的場景,抿了抿唇,說道。

「可是殿下,我有點兒累了,不想逛花燈了,我們回府吧。」

南玉清直接拒絕,「不行,今日父王跟母妃也要過兩個人的節日,我們回去會打擾他們的。」

蘇招娣:「……」

王府那麼大,就算王妃跟王爺要過二人世界,他們在自己院子里休息,也不會打擾他們什麼吧?

馬車速度極快的進了城,濃濃的煙火氣立刻就撲面而來,耳邊全是熱鬧的各種各樣的聲音,蘇招娣就算覺得心累不想逛了,此時也忍不住被這煙火氣所吸引,打開了帘子。

馬車速度慢了下來,蘇招娣能看到來往行人,能看到蒙著面紗的女子一路觀賞花燈,等看到猜燈謎的地方圍著密密麻麻的人,還能看到各種雜耍,各種攤子。

「怎麼樣?熱鬧吧?我看你剛才都沒怎麼吃東西,你那天那股能吃勁兒怎麼沒有了?我們下車去吃好吃的。」

蘇招娣看著手中多出來的桂花糕,在看看這來往的人,還有南玉清緊緊握著她的手。

「殿下,我真的不餓,不必買這些的。」

南玉清卻黑了臉,捻起一塊桂花糕就塞到了蘇招娣的口中,時悠然趕緊伸手接了,咬了一口慢慢的吃。

「你是我娘子,我都摟著你睡過多少次了,你餓不餓我只是看你一眼就知道,不過宮中食物做的確實不錯,你為什麼會不想吃?見到皇上跟他那些后妃,很緊張害怕嗎?」。 「阿玥,我們還需要多久啊。。。」

「快了快了,沒見傭人一號都去準備了么,這裏就是了~」

希臘一座山上,王玥淡定的帶着兩個小傢伙還有歐里步行上山。

這裏處於希臘的北部,冬天的時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滑雪場,但在現在這個時節除去一些開車來冒險的有遊客外就幾乎沒有什麼人了。

而王玥則直接帶着宗瀅和智代選擇了徒步登山,這在希臘人看來雖然少見,但也不是沒有。

只是王玥那沒有裝備的行囊還有那少見的膚色多少讓人有些怪異。

在感謝的拒絕了幾波詢問是否需要打便車的旅客后,王玥等人終於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這座山峰滑雪場的小型酒吧。

通常在這種沒有雪的季節這種酒吧都是不營業的,但至少王玥到時還是營業的。

就是稍微有點冷清。

至少王玥走進去的時候除了吧枱的一個老闆外就只剩下不超過十個人的酒客,而歐里則站在了門外。

「歡迎。」

看到有人來到酒館吧枱的老闆似乎一點都不意外,但看到王玥那張臉后卻瞬間愣住了。

一股寒流瞬間從腳底直衝大腦。

而酒吧里剩下的幾個人也瞬間都把目光聚焦在了王玥身上,似乎都認識王玥一般。

「啊~都認識我啊~那看樣子沒走錯~」

王玥笑眯眯的帶着宗瀅和智代走到吧枱微笑的敲了敲桌子說,

「不管怎麼說先給我們來杯飲料怎麼樣?我可是聽說你這的熱飲味道不錯~」

老闆看着面前這位微笑的男人,手戰戰慄栗的從把台下拿出幾個杯子返頭就打算走,

「我讓你在這製作。」

王玥笑眯眯的又敲了敲座子。

下一秒,一道細微的光束瞬間穿透屋子和吧枱射在了吧枱老闆的腳邊,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快速並且隱蔽。

雖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那燒焦的洞口證明如果對方願意,只要稍微偏離一點點,吧枱老闆的小命就要被收下了。

而吧枱老闆也瞬間癱軟了下來。

隨着吧枱老闆的軟倒,酒吧里寥寥可數的幾個人就立刻起身擺出了戰鬥的姿勢,一邊警惕王玥一邊警惕著屋外那可怕的攻擊。

而王玥則返過身靠在吧枱上笑着看着這幾個不算太弱也不算太強的存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