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秦楓心裡一凜。

刀勢威力大減!

怡文仙人露出輕蔑之色,淡淡地吐出一個字:「殺!」

一卷巨大的書籍出現在秦楓腳下,驟然合攏,如同一雙蒲扇大手,要將他拍死似的。

空間劇烈震動,整座金廣城彷彿都要被塌了!

秦楓眉頭緊鎖,深吸口氣,屬於梁朝的皇朝氣運在頭頂上空迅速翻滾起來。一道如柱的銀光將他籠罩。

天品仙術——無心焱滅,殺!

肅殺的血焱光芒輻射向四面八方,鋒芒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為虛無。連帶著那捲巨大的書籍也迅速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怡文仙人的世界力量受到了衝擊,劇烈震動起來。

他臉上有些不太對勁。

該死!

這傢伙明明沒有掌握世界之力,卻擁有如此霸道的攻擊實力!

天品仙術……這是一個初入仙人境的修士可以掌握的力量嗎?

怡文仙人心裡萬馬狂奔,眼神越發陰沉,冷冷道:「上!」

身邊的數十道人影激射而出,殺向秦楓。

清一色的歸元境巔峰強者!

這些人雖然實力不俗,但在仙人境面前,依舊有種班門弄斧的愚蠢。但是,怡文仙人並不指望他們能打敗秦楓,只是想拖延一點時間。

不過,梁朝同樣有歸元境強者。

金道神魔體,開!

楚庚殺了出來。

陰陽神魔體,開!

文龍出手。

琴道神魔體,開!

秦瀟出手。

一時間,瑰麗的光芒在空中綻放。

兩方強者隔空交鋒,氣浪驚人。

秦楓的目光鎖定在怡文仙人身上。

怡文仙人露出一絲陰翳之色,冷哼道:「一群螻蟻!」

轟然之間,他周身金光大作,無數道文字激射而出,悍然碾壓向梁朝眾人。

「仙人何必跟凡人置氣呢?」秦楓幽幽開口,笑道,「你這格局是不是小了點?」

移形換影!

無心焱滅,殺!

凜冽的殺機瞬間充斥四方。

。 高順、黃忠拿下趙地,整合張耳旗下投降兵馬,令三兵團兵力一下子達到15萬人。

留下郡兵配合隨軍文吏整頓趙地。

高順、黃忠二人,帶着旗下15萬步騎,朝着齊地三齊之一濟北挺進。

此時齊地,三田達成一致,聯合起來對抗秦軍入侵。

濟北王田安,收到消息,秦軍高順帶着大軍殺奔而來,迅速派人讓齊王、膠東王快派兵馬增援。

齊王田都接見了田安信使,馬上開會研究增援方案。

「大王,增援濟北王是應該的,不過,咱們也不能把兵馬全部帶去增援。

一旦都城兵力抽空,要是楚軍殺來如何對抗。咱們與楚軍雖然是聯盟,

可是現在情況特殊。梁都已經被秦軍蒙恬將軍拿下,楚軍面臨巨大壓力。

若是楚軍投降秦軍,馬上能出兵進攻咱們。這事還是有可能發生,畢竟,

投降秦軍的諸侯很多,誰也不敢保證楚軍不會投降秦軍。」

一名謀士建議道。

「大王,咱們也想一下後路,不能陪田安去送死。一旦抵抗不住秦軍,咱們如何辦?」

又一名謀士道。

一下子,文武官吏吵起來。

眾說紛紜,撕起逼來。

田都心中鬱悶啊!

仗還未打,旗下官吏就吵翻天。

這種情況,如何抵擋秦軍。

田都心裏也懼怕,畢竟,這次秦軍太強勢,行動快如雷霆,一個個諸侯無奈之下投降。

糾結啊!

田都心中非常糾結,一時間猶豫不決起來,拿不定主意要如何辦。

不論文吏、武將,貌似對戰勝秦軍一點信心沒有,士氣低迷,這仗如何打。

「那你們說怎麼辦?」

田都道。

「大王,卑職建議出兵是肯定的,咱們派五萬兵馬增援濟北。不過,

兵馬去增援,速度不能快,盡量在路上耽擱時間。一是看一下膠東王怎麼辦,

另一方面看一下濟北王能抵抗秦軍多長時間。要是濟北王三、五天都抵抗不住,

那咱們派出的援軍還是趕快撤退,做好秦軍入侵的準備,不要去送菜了。」

一名田姓謀士道。

田都心中一愣!

這是去增援么?

怎麼感覺是呆在旁邊看戲啊!

「那你們說,要是田安抵抗不住秦軍,咱們要怎麼應對?」

田都道。

「大王,若是真那樣,大王做好二種準備,一是死保都城,與秦軍死拼到底。

二是舉起白旗,主動打開城門,向秦軍投降,想別大王也會有個好的安排。」

田姓謀士道。

「大王不能有第三條路嗎?」

一名將軍道。

呵呵!

「天下大統,大王能逃到什麼地方?除非向北逃竄,成為匈奴人的僕人。」

田姓謀士道。

「本公絕對不會與匈奴人相互勾結,不想成為歷史書上記載的漢奸。

聽說胡亥建立恥辱柱是玩真的,好多人名字雕刻在恥辱柱上,後人幾輩子抬不起頭來。」

田都道。

「大王,現在局勢明朗了,秦軍獲取勝利是肯定的。在這種時候,確實應該考慮主動投降。」

一名將軍道。

是啊!

大王要考慮下投降事宜。

現在秦軍強勢,一旦錯過機會,不允許投降的話,大王如何處之。

「好了,先派五萬兵馬增援濟北王,不過,行軍速度一定要慢。若是濟北王能抵抗一個月,咱們毫不遲疑去增援。」

田都道。

咚咚咚!

「大王,秦軍派出使者,現在帳外,是否接見?」

親衛道。

田都微微一愣!

「請秦軍使者進來吧!」

田都道。

一名黑衣人走進大帳中,黑衣人臉上被黑紗遮蔽,看不清楚人長得什麼樣。

來人非常高傲,進來也不行禮,淡淡瞟了一下大帳中的諸人,最後轉向田都。

「田都大人,本人奉命來向你下達最後通牒令,五天內你可以向天下通告向秦軍投降,

帝國對你會有妥善安置。若是超過五天不通告天下,秦軍不再接受投降。」

黑衣人說完,馬上轉身離開,沒有多餘的話,象是傳達胡亥聖旨似的。

一下子,整個大帳中啞雀無聲。

秦軍使者,太強勢了。

只給五天時間,讓田都如何辦啊!

田都手下文武官吏,一個不說話。

唉!

「秦軍這是逼迫我們做出選擇啊!目的是讓我們不能出兵增援濟北田安。」

田姓謀士道。

田都心中明白,如果三田不能齊心協力,單靠一人根本阻擋不住秦軍入侵。

濟北、膠東、齊地聯合起來,兵力高達60萬以上,儘管新兵多,對秦軍稍有威脅。

看來,想法很好,聯合是痴人說夢話啊!

考慮再三,田都決定三天後向天下通告投降秦軍,這是沒有選擇的事。

傳承太重要了。

一旦滅了傳承,永世不得翻身,家族會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膠東都城:

田巿大帳中,也聚集了旗下文武官吏商量出兵增援一事,同樣吵翻天。

有人建議一定要同心協力共同對抗秦軍,有人覺得應該分清形勢,做好投降準備。

一時之間,田巿也拿不定主意,猶豫不決起來。

「大王,三田之間,我們膠東夾在中間,不論是濟北淪陷,還是齊地淪陷,

秦軍都可以進攻膠東地區。為了不讓秦軍入侵膠東地區,一定要出兵增援濟北。

濟北一旦城破,我們膠東也守不住,唇亡齒寒的道理,想別大家心裏清楚。」

一名武將大聲道。

「田將軍,覺得咱們膠東兵馬打得過秦軍嗎?別忘記了,上百萬聯軍,

由項羽那個大BOSS指揮作戰,結果呢?我們聯軍灰飛煙滅,只剩下大王帶着數百人逃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