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轟!轟!

項北飛靠着奚可瑤的加持,他的速度和力量變得更加迅捷,再次將兩個樹人給砍成兩半。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這些被砍成兩半的樹人,並沒有那麼簡單就死去,它們的身體散發着一道綠色的光芒,再次將斷掉的身體拼接在一起。

原先那個被項北飛砍斷了一隻手的樹人的斷臂處在嘎吱作響着,竟然也長出了手臂來!

這樣打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上去!」

項北飛手裏拿着息壤凝聚出來的鋒刃,一把砍在了前面的樹枝上,再次把一個樹人的手臂給卸下來。

息壤本身就很特殊,堅硬而強大,它能夠變成各種形狀,包括鋒利的砍刀,最神奇的是,它不會被樹人克制!

咔咔咔!

四周越來越多的樹人開始復甦,按照這種趨勢下去,恐怕整片枯萎林都會變成樹人!那他們這些人完全都是進了樹人窩了。

李子牧他們反應過來,迅速地朝高空躍了過去,儘管他們的能力無法對付樹人,但還是可以用來逃命的。

但是那些樹人壓根不想讓他們給逃了,無數的樹枝根須冒了出來,擋在上方。緊接着每一片葉子都旋轉着,竟是從樹枝上脫落下來,變成了一片片鋒利的飛鏢——

嗖!嗖!嗖!

無數的葉子在空中飛快地切割著,形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天羅地網,竟是把他們的去路都給堵住了!

龍國承再次嘗試着用視壓去抵擋這些樹葉,但是那些樹葉仍然無視了他的視壓,精神力和靈力類型的能力對樹葉也是無效的。

項北飛迅速地躍出,擋在了他們前面,息壤瞬間化作了一根長長的棍子,他把棍子舞得密不透風,捲起了一陣強大的風。

撲!撲!撲!

如小刀般鋒利的樹葉砸在了息壤上,與息壤猛然相撞,息壤就像是一個螺旋槳,將這些樹葉直接捲成了粉末!

他就這樣頂着樹葉,帶着所有人衝出了樹林,旁邊不時還有各種樹木捲來,馬子騫頂上去,身形閃爍間,就將那些襲來的樹枝給切斷。

嘩啦!

在項北飛的帶領下,一行人很快就鑽出了樹林,來到了枯萎林的上空。

但是夜空仍然一片漆黑,只有遠處的雷電在閃爍著,偶爾照亮了一片區域。

然而下面的樹人似乎並沒有打算放過他們,一個個飛快地躍了上來,它們上升的方式很詭異,居然是踩着飛旋的樹葉上來的,緊緊地追着他們。

而且看情況,四面八方有越來越多的樹人衝出了枯萎林,從不同的方位追上了他們。

「往高空飛。」項北飛說道。

但李子牧飛了許久,加上帶了這麼多人,速度慢了下來。

「小胡,輪到我們出力。」程心安喝道。

「知道。」

雍州大學的一個SR級學生胡鴻才召喚出了一隻只蒼鷹,他們所有人都落在了蒼鷹的背上,蒼鷹振翅一飛,靠着蒼鷹的速度再次沖了出去。

下方的樹人也在飛快地往上攀,但是項北飛在殿後,他將追來的幾個樹人直接給砸飛。龍國承他們此時也束手無策,樹人壓根就無視他們的靈力,除了袖手旁觀外,無法做任何事。

咻!咻!咻!

樹人緊追不捨,整片枯萎林就好像都復活了一樣,他們一行人越飛越高,但是在離開枯萎林大概百米高空之後,忽然發現天空中竟然瀰漫着一層層灰色的雲霧。

這層雲霧非常濃厚,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罩衣把天空籠罩得嚴嚴實實,當他們要穿過這層雲霧的時候,忽然雲霧中猛地穿出了一道道的閃電,轟向了他們!

咔嚓!

這道閃電極為恐怖,宛若一道雷龍,咆哮著捲來,把空氣都電得很暴躁,大家心中一驚,這樣的雷電氣勢過於強大,恐怕都有開脈後期的威力,強大的威壓也是把所有人都給嚇住了!

「小心!」

程心安大喝一聲,他沖在最前,蕩漾起一道白色的光芒,浩然正氣傾灑而出,迎向了那道雷電——

嗡!

雷電氣勢兇猛,撞在了程心安的浩然正氣上,這次他的系統終於生效了,浩然正氣一下子削弱了雷電的威力,但是這雷電還是很強大,不過轟下來的時候,已經被削得七七八八。

龍國承其他人一起聯手,把剩餘的雷龍直接湮滅。

轟隆隆!

然而灰色的雲層里仍然在咆哮翻滾著,空氣中變得乾燥而悶熱!

咔嚓!咔嚓!

一道道強壯的雷電再次轟然砸下,數量足足有百來道!

這麼多的雷電,饒是程心安也倒吸了口氣!

他的浩然正氣能夠削弱一道雷電就很不錯,但是這麼多道雷電,他絕對無法完全解決!

「躲開!」

李子牧再次迎了上去,靠着混淆夢與現實,幫助大家躲避著這些閃電,只不過每躲避一次,他的臉色就蒼白一分。即便這些雷電可以躲避,但是也消耗了他很大的靈力。

而下方的樹人仍然不停地衝撞著,項北飛和馬子騫兩人在對付著這些樹人。他們現在是腹背受敵,情況十分不妙!

砰!

趙飛召喚出來的一隻蒼鷹沒有及時躲開雷電,被擊中了腦袋,蒼鷹直接化作了一堆血霧,站在上面的狄盛低呼了一聲,差點掉了下去。但是李子牧迅速地卷了過來,將他拉到了自己的風上。

「好險,多謝。」狄盛看上去驚魂未定。

李子牧面色嚴肅,說道:「你和我聯手!」

「好!」

嗡!

空中出現了無數的冰柱,化作一道道碎冰,與雷龍轟然撞擊,抵抗著雷龍,其他人也紛紛出手相助,但是飛得越高,越危險,他們只能降低了高度。

這個時候,視力極佳的龍國承大喝一聲:「那裏有一座山!」

他們剛才行走在這片枯萎林的時候,其實發現了很多座山峰,那些山峰都比較特殊,高聳入雲,矗立在枯萎林之中,極為顯眼。

不過當時他們因為要趕路,所以都沒有去那些山峰里,現在這些樹人和雷電轟得到處亂跑,無意間都快撞上了山峰。

「能不能去山上躲避?」程心安問道。

「山上也有枯萎的樹木!說不定也有這些樹人!」奚可瑤說道。

龍國承正在用他的眼睛觀察山峰,忽然說道:「不對,我沒看見山上有樹人,那些樹都好好的。」

身後的樹人已經沖了過來,他們也靠近了這座山峰側邊的一處懸崖上,懸崖就像是刀削一樣,筆直平整,上面就長著幾棵迎客松。

這個時候項北飛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轉過一看。

他發現身後追來的那些樹人分明就是在躲避著山峰,似乎不敢靠得太近,繞着圈子朝他襲擊過來。

此時還有幾個樹人跟了過來,項北飛猛地一拳揮出,碩大的拳頭呼嘯間,轟在了那個樹人身上,把樹人轟向了懸崖壁上!

渾身沾滿泥土的樹人砸在了懸崖壁上,忽然發出一聲尖叫,它本來還是人類的身體,可是在接觸到懸崖壁之後,全身就像是被撞散了一樣,無數的枝葉抽枝發芽,樹根迅速地纏繞出來,紮根在了懸崖壁上。

它又重新變回了一棵樹!

「那些樹人不敢靠近山!去那座山!」

項北飛當機立斷!

李子牧和趙飛立馬帶動其他人一起飛向了那座山,落在了陡峭懸崖壁上一塊突出的石頭上。

那些追來的樹人本來還來勢洶洶,但是看見了山崖,頓時一個個都停在了半空中,不敢再繼續往前一步。

「這座山,好像是它們的剋星。」馬子騫驚訝地說道。

越來越多的樹人圍了上來,把整座山都給團團圍住,但是沒有一個樹人敢靠近。方才被項北飛打到懸崖的那個樹人,已經重新紮根在懸崖壁上面,變成了一棵迎客鬆了。

大家又看了眼天空,天空中的雷龍也不再咆哮了,似乎也沒有落到這座山上來。

「他們不敢來,我們就先找個地縫休息下,治療下傷者,你們在這裏等著。」項北飛沉聲道。

「好。」

大家也是鬆了口氣,方才的情況實在太危險,因為各自的能力都對樹人無效,被樹人完全克制了。

他們此刻的位置並非是在山頂,還只是在半山腰,山頂在哪裏都無法看見,這座山非常高,至少大家還沒有看到山的頂端。

項北飛立刻往懸崖上方飛去,落在了半山腰的懸崖壁上,這裏有一塊很大的平地,碎石林立,有很多樹木植被伏地著,長得極為旺盛!

山上的植物不知什麼時候,也都泛青了!要知道這些植物在剛才天還是亮的時候,它們看上去就是枯萎的。

項北飛打量了下四周,小心翼翼地靠近懸崖邊上的那片小樹林,伸手敲了敲旁邊的一棵樹木,但是他剛靠近那棵樹木,樹木忽然就枯萎了。

原本還生機盎然的樹木,在項北飛靠近后,就立馬變得乾癟枯黃,就好像項北飛是什麼瘟神一樣,把人家樹木都給搞死了。

「真邪門!」

項北飛也是納悶,這裏的情況,好像和方才枯萎林的情況反了過來了!

天亮的時候,剛才枯萎林那邊的樹木,是走近枯萎的樹木就返青了。

而現在天黑了,所有枯萎的樹木都返青了。

結果他再走近那些綠色的樹木,樹木反而枯死了!

這裏的情景與天亮的時候截然相反。

項北飛謹慎地看着自己身邊突然枯萎的樹木,又看着前面仍然青翠欲滴的其他樹木,又低頭看了眼腳下,發現地面上的草也都枯萎了。

就好像被他一腳給踩死了一樣。

他又往裏走了片刻,確定沒有危險后,才讓其他人上來。

大家很快就找了個相對平坦的位置開始療傷,奚可瑤的能力在這裏幫上了大忙,她的系統提供一系列的治療能力,幫助大家恢復著傷勢。

項北飛站在懸崖邊上,看着將他們團團圍住,正在虎視眈眈看着他們的那些樹人。

天色很黑,能夠看見的範圍有限,但方才一路跑來,整片茫茫無邊的枯萎林似乎都蘇醒了,這種詭異的情景讓他們都是一陣后怕。若是跑慢了一步,恐怕就要被無數的樹人給圍攻了。

龍國承正站在另一側,他繼續嘗試着用自己的【視壓】來遠程對付這些樹人,【視壓】的威力已經被他提升到極限了,但令他喪氣的是,他的攻擊依舊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沒有任何波瀾。

「先讓你們得意兩天。」

他冷哼了一聲。

馬子騫剛才被那群樹人追得很吃力,即便自己速度快,但也吃了不少虧,現在正拿着匕首對着這些樹人挑釁著:「你們這群骯髒的玩意,有種上來啊!」

「樹人不敢來到這座山,這座山對它們而言是禁地么?」

項北飛微微思考着,又蹲下來查看着地面的山石,山石很正常,不是系統的氣息。

但是越是正常的地方,才越不正常。

這些樹人不敢上來就足以說明了一切。

程心安走過來詢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這些樹人剛才好像是在天黑之後復甦的,現在是不是要等天亮,看它們會不會重新枯死?」

「天什麼時候亮都不好說,剛才究竟是不是天黑也難說。」

項北飛看着天空中的那層灰色的雲霧,剛才他們還以為是天黑了,但實際上是這層厚重的雲霧遮蓋了一切,把所有的光芒都給擋住了,非常詭異。。「你想怎麼合作?」

「很簡單,你現在的狀態只會拖累我。所以你把抗衡林子祥的手段交出來吧。這樣你能好死,他也無法達到他的目的。」

林崇臉色慘白,但依舊可以看出他臉上的憤怒「呵呵呵,那我為什麼要幫你?我……

《控魂》第六十三章局中局 陳老虎聽到葉長生還沒被巨大的收益沖昏頭腦,心中也安下了心。所以他立馬又恢復了一個長輩的神色,說道:「今晚跨年,最近這兩個月你也沒怎麼休息過。今晚來我家吃個飯吧,雪兒也吵著鬧著說要見你!」

葉長生本欲拒絕,但陳老虎立馬掛了電話。

開玩笑,這趟陳老虎家他能去?

陳老虎已經跟田家老爺子在明面上懟過好幾次了。一個把長生當孫女婿看,一個把長生當女婿看。雖然田老最近因為身體問題剛從位置上退下來,但是田家餘威尚在,長生也不敢在這個關頭跑陳家去吃飯啊。

這不是擺明了跟田雨和田老說,我選了陳雪兒啊!你們別再盯著我了!

送死的事長生才不會做,但是作死的事長生會啊!

於是乎,腦迴路奇大的長生直接又給田老和田雨打了電話,邀請他們今晚去食府吃個便飯,隨後又給陳老虎回了個電話,請他也來食府吃飯。

「既然單獨去哪家去不得,那就大家一起出來吃不就好了。都是親家,不用見外!」長生坐在江景辦公室,得意的笑出聲。

新來的秘書小妹子正準備敲門進來跟長生彙報工作,看見老闆怪笑的她背後直發毛,心想葉總會不會是有精神分裂症。

……

其實富人的圈子很小,至於小到什麼程度,看看長生的朋友圈就知道。

忙活了近兩個月,今天也到了陽曆最後的一天,看著窗外的江景,長生不由想起了不到半年前自己還被柳元素一家在湘江邊上被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