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9

這是個青年,頗顯英俊。烏黑順滑的長發如瀑,額頭光潔寬闊,劍眉入鬢,雙目緊閉。鼻樑高高隆起,緊閉着的唇,看去似帶着些許笑意。

身材頎長健碩,自然下垂的雙臂看不出僵硬。肩膀很寬,於腰腹突然收窄,令陳瑜看到的第一眼,心中浮起虎背蜂腰四個字。

宇文憫四人正在全力催動仙屍,令其一塵不染的白色衣衫輕柔的揚起。

仙屍身上暈出柔和的白芒,仙靈氣息雖然隱約,卻可以透過八卦陣,令陳瑜這等凝氣境界的小修士都察覺到。明知道這種氣息來自一具屍體,然而上自德永、玄牝,下至陳瑜、小花這等凝氣小修士,在察覺的瞬間,竟心生親近。

「這就是仙人么?果然擁有令人痴迷的魅力!」然而只是一瞬間,四人以及仙屍剛剛穩住身形,宇文憫哈哈的大笑尚未停下,德永道長的目光已經離開仙屍,而是轉動身形四下里,向紫陽宗眾人看去。

感受着德永道長的目光,初見仙屍正在迷醉的紫陽宗眾人立刻清醒。這其中,站在玄牝身邊,離德永道長最近的陳瑜醒得最早。並不是他多麼不凡,也不是比他更不凡的幽光劍在示警。而是,他的境界實在太低,就像懵懂少年,限於經歷,還不知道女子身體的美好。

「仙靈之氣啊!」玄牝沒有看向紫陽宗眾人,而是戒備着宇文憫四人,向正在提醒著諸弟子的德永道長道:「不知是不是錯覺,我看仙屍,心中竟升起隱約共鳴?」

「原來前輩也有這種感覺。」提醒了諸弟子,宇文憫的笑聲正在止息,德永道:「我看仙屍,心神似被一種莫名的……力量吸引。」

德永斟酌道。

「紫陽宗的諸位同道,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宇文憫終於收了笑,沖着下方青色光幕,目光也不知看向何方,道:「德永道兄、玄牝道兄,只要二位獻上《紫陽真訣》,只要二位交出貴派祖師祠堂收藏的東西,我等可以立刻收兵,未來的元宗,可以有二位一席之地。」

「沒錯,只要諸位願降,我等可以留着紫陽宗繼續存在。」余臣同樣不知看向何方,只是沖着青色光幕道:「今日我等只求《紫陽真訣》,只求貴派道韻之寶。如若不然,待仙屍出動,紫陽宗必將不復存在於世!」

「元州各位道兄休要痴心妄想!」德永道長厲喝道:「我紫陽修士願以死守護紫陽真訣和道韻玉鑒!諸位想要,只管出手來戰!」

陳瑜至今不明白什麼是道韻玉鑒,同時他想不通,不是說奪舍之後,可得到被奪舍之人的一切記憶嗎,宇文憫此時為何還在向紫陽宗索要紫陽真訣?

德永回應宇文憫和余臣之際,玄牝向他解釋道:「林飛只有紫陽真訣的上半卷,下半卷以及整部《長生訣》,要想得到就必須由汲溫親自打進其識海。如此,林飛被奪舍的秘密就會泄露!」

沒錯,林飛被奪舍之後,借口在原陽失了右臂而表現地非常消沉。他將自己關在靜室閉門不出,不止不見陳瑜等同門,連汲溫這位師父也不見。

可憐汲溫,只因和陳三思一樣太在意自己的弟子,甚至主動免了他的晨昏定省以便其好好休養。但也因此,林飛沒有得到完整的紫陽真訣。

至於《長生訣》,連屈突昧、汲溫這樣地位的長老都不曾聽說,宇文憫就更不知道,紫陽真訣其實只是長生訣的上卷!

今日清晨一場大戰,余臣和胡薺對《紫陽真訣》簡直痴迷。而宇文憫更是知道,德永道長以紫陽真訣,修鍊出在整個中洲都異常罕見的五色元嬰。

五色元嬰啊!宇文憫和孟姚都是元嬰後期修士,他們如今所求者,就是如何成功晉階化神境。而故老相傳,其他元嬰雖可化神,然唯有五色元嬰才可以更順利!

宇文憫和余臣、胡薺一樣,認為楊啟功城主重視《三垣真經》有些本末倒置。但他們同時心中竊喜,既然紫陽真訣未引起城主注意,那他們大可將其據為己有!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葉安琪頓了頓,才對着我說道:「那次,蘭心告訴我,她那段時間,經常會做一個夢。夢裏,她一直會見到一個男人。而且,還會和那個男的做一些很羞恥的事情。甚至她都覺得,這不是一個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夢和現實,還是有區別的吧。」……

《少年摸骨師》第138章不周神山 劍神如果不是受了重傷。

區區一個八星級戰皇,劍神隨手一劍就能斬殺。

問題是,劍神和山本宮子那一戰,除了體力消耗巨大之外。

劍神身上,還留下極其嚴重的傷勢。

現在的劍神,那怕使出全力。

他也殺不了這個八星級戰皇,甚至還落了下風。

「前輩,撐住,我來幫你!」

李初晨手持匕首,猶如衝進羊群的猛虎。瞬間就從戰圈外圍,殺到劍神身邊。

「小老弟,你怎麼來了?」

劍神認出是李初晨的聲音,頓時有些激動。

「前輩,沒時間了!」

李初晨的目光,鎖定在那名八星級戰皇身上,「前輩,這人交給我,你先殺出去,我隨後就來。」

李初晨說完,不等劍神回應。

他就已經朝著那名八星級戰皇,殺了過去。

「小老弟,我又欠你一個人情了!」

劍神說完,也不再停留,持劍就向山本家族派來的那些忍者殺過去。

山本家族的底蘊很深。

被派來追擊劍神的忍者,絕大多數是九星級高手。

當然,戰神級強者也有不少。

但這些人的目的,只是拖住劍神。

只要山本家族的頂級高手趕到,劍神就必死無疑。

現在,劍神拼了命要殺出去。

山本家族的忍者,當然也攔不住他。

二三十名忍者,轉眼就死傷殆盡。

那個八星級戰皇,也被李初晨爆襠后割下首級。

死得特別慘!

殺了那個八星級戰皇。

李初晨就把匕首收在腰間。

他彎腰從地上撿起兩把武士刀,就向劍神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幾分鐘后,山本家族的十個戰皇級忍者。

才匆匆地趕到這裡。

但他們來得太晚,在這裡,他們能見到的,只是滿地的屍體。

「八嘎,又被他給跑了,快追!」一個戰皇級忍者,憤怒地吼了一聲。

然後,他們十個人,分成五個組。

就迅速散開,朝著不同的方向,追擊過去。

這時候,已經跑遠的劍神,卻突然停下腳步。

他回頭看向李初晨。

神色有些無奈地說道:「小老弟,我恐怕是逃不掉了!」

劍神雖然身受重傷。

但是,他的感知力,依然很強。

走到這裡,劍神就已經感應到。

在他們前面,至少有著上百名忍者,正迎面走來。

而在他們後面。

也有好幾個戰皇級強者,一路追蹤過來。

前有財狼,後有猛虎!

劍神又是身負重傷。

在他看來,今天,他是沒有機會離開熊本了!

「小老弟,我這把老骨頭,死不足惜!可你還有大好的前程。」

劍神臉色嚴肅地說道,

「很感謝你能趕來幫我,這份情,我心領了!」

「一會,我儘力拖住他們。」

「小老弟,你不要戀戰,一有機會,立刻逃出去。」

「前輩,我既然來了,就不會丟下你。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就這麼簡單。」

李初晨就是這個性格。

而且,李初晨還指望劍神去幫他女兒治病呢!

劍神被李初晨的豪氣感動了。

他抓住李初晨的手,眼眶微紅,又鄭重地說道:「小老弟,你要想清楚,留下來,就是九死一生啊!」 白胭在門口看到這一幕,也悄悄擦拭眼淚,然後將門關上,讓他們兩個獨處。

唐柒柒最先冷靜下來,抱著他上床,卻碰到了他的胳膊,惹得他身子一顫。

她意識到什麼,立刻掀開了衣袖,燙破了好大的一塊皮,塗滿了燙傷膏藥。

傷口沁血沁水和膏藥混合在一起,看著觸目驚心。

他那麼嬌嫩的身子,藕白的小胳膊嫩的能掐出水來,竟然燙出這麼大一塊。

燙傷基本上都會留下疤痕,這以後可怎麼辦?

「怎麼弄成這樣?你這小去什麼廚房?刀啊火的,傷著自己怎麼辦?」

她眼眶含淚,雖是訓斥,但更多的是擔憂自責。

「媽咪,我沒事的,我是男子漢一點都不疼的。」他突然掙脫了她的手,跑到了床邊,從枕頭底下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他獻寶一般的遞到了她的面前。

「媽咪,你打開看看。」

她打開后,是一個個造型可愛的曲奇餅乾。每一個都像模像樣,奶香味十足。

「這是你做的?」

「嗯嗯,你趕緊嘗嘗好不好吃。我……我第一次做,哪裡不好,我下次改進。」

她嘗了一口,有些膩,但已經很好了。

她突然覺得自己很無知,她又不是不知道封景是時清靈的兒子。

難道因為時清靈活著回來,就要厭棄他嗎?

孩子是無辜的。

他也沒有被時清靈熏染,他是個好孩子,分得清對錯。

她怎麼能這樣對他,他還那麼小。

她撫摸著他的腦袋,溫柔的說道:「很好吃,媽咪很喜歡,媽咪會吃光光的。媽咪要跟你道歉,是我錯了,我說了很多傷人的話,讓太子爺對我失望了。媽咪最近情緒不對……所以做事有些過分,太子爺不要和我一般見識好不好?」

封景聽言,連連搖頭:「媽咪是小仙女,不會有錯的。你雖然不是我的親生媽媽,但我分得清對錯是非。如果可以,小景真的希望自己是從媽咪的肚子里出來的。」

他肉嘟嘟的小手戳了戳唐柒柒的肚子。

這一戳,她眼淚洶湧。

不知道是在哭那死去的孩子。

還在在哭封景如此懂事。

淚水就像是開了閘的水龍頭,怎麼都止不住。

這可把封景嚇壞了。

「媽咪,你別哭了,你哭的小景好心疼,小景也想跟著哭。」

他的眼淚也情不自禁的落下,兩人再一次抱在一起痛哭起來。

她哭到最後眼睛都腫了,封景更是嗓子哭啞了。

再這麼哭下去,孩子的嗓子就要哭壞了。

她強忍著淚意,幫他擦拭臉頰,抱他上床。

「媽咪給你換藥好不好?」

「嗯嗯。」

她把外衣脫了,給他上藥。

明明那麼痛,清理的時候還帶著血,可這孩子和封晏一個脾氣,硬是咬牙忍著連一聲痛哼都沒有。

她看著心都軟了。

她陪著坐了會,給孩子講故事,哄他入睡。

他困得有些迷糊了,還是捨不得鬆開她的衣袖。

「乖,睡覺,媽咪改天再來看你。」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