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5

還沒等她喊完,就聽他們身後響起一陣熟悉的笑聲,緊隨而來的便是那久未聽到的聲音:「我說小蘭兒,你只能說你笨,能怪到別人嗎?」

「二弟!二哥!」納蘭傲和納蘭轉頭便看到那白衣飄飄的少年從皇宮的牆上跳了下來,立刻開心地迎了上去,納蘭傲驚喜地錘了他一拳說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父皇!母后!」納蘭霜跟自家大哥使了個眼色,先是上前跟納蘭珉皓和千帆行禮,惹得千帆眼眶微紅,納蘭珉皓自然把惹哭自家媳婦兒這件事怪到了納蘭霜頭上,不滿地說道:「那麼大的人了,走路都不能好好走嗎?幹嘛爬上爬下的,你當皇宮那麼好進的!」

「你啊,孩子剛回來,你那麼凶做什麼!」千帆立刻輕輕推了納蘭珉皓一把,隨後笑著說道:「平日里就你念叨地多,這會又挑毛病!」

「母后的生辰要到了,所以莉莉阿姨讓我先回來,他們隨後就到!」納蘭霜已經習慣了自家老爹化身愛妻狂魔,笑著回道。

「莉莉他們回來了?」千帆聽到這個消息,笑著說道:「回來就好,你們去找同齡人去玩,我們去宮門口迎迎他們!」

「尋兒呢?」納蘭霜點頭應聲,轉過頭才看著自家大哥問道:「怎麼沒見他?」

「啊,二哥,你一點都不疼小蘭兒了!」納蘭撅起嘴巴不滿地說道:「見到我們就問尋兒,你的每個話本我們可都買的!」

「小蘭兒!」納蘭傲笑著打斷納蘭的話,對著納蘭霜說道:「尋兒去給母后尋禮物去了,想必也快回來了……」

千帆的生辰很快就到了,而這一次不光洛朗空和殷莉莉回到了京城,岳崇南和冷氏,還有納蘭王和王妃,冷辰夫婦、洛朗釋夫婦、衛知陽夫婦、岳禮夫婦、莫笑等人都悉數到了京城。

雖然納蘭珉皓最不待見的就是莫笑,但是人家是代表關王來送賀禮的,總不至於將人趕出去不是?再加上納蘭傲這些小輩的年紀都沒有差多少,所以也很快打成了一片,一時間整個皇宮都熱鬧非凡。

也許是太過開心了,所有人都放開了量喝酒,以至於還沒到深夜便都醉得東倒西歪,好在男人們的酒量大些,很快帶著自家媳婦兒紛紛回了房間,至於那些納蘭傲他們也由身邊的內侍和宮女送回了寢殿。

而納蘭尋和納蘭霜很顯然是他們之中酒量最好的人,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納蘭霜便攬過納蘭尋的脖子,笑著說道:「尋兒,跟二哥去玲瓏塔再喝幾杯?」

「好啊,我也許久未見二哥了,今日不醉不歸!」納蘭尋立刻應聲說道:「只不過二哥你可不許耍詐,待會你要是再用內力把酒逼出來,我可就不跟你喝了!」

「臭小子,不揭穿你二哥你是有多難受!」納蘭霜方才就使了點小心思,沒想到被納蘭尋全都看在眼裡,真是精的跟猴子似的,不過無所謂了,誰讓他是弟弟呢?

二人有說有笑地拎著酒離開,而這邊千帆只覺得的頭有些暈,但還不至於醉倒,剛走出沒幾步,突然被納蘭珉皓一把抱起,然後眼前的風景飛快地消失在身後,窩在納蘭珉皓懷裡,千帆的聲音顯得有些悶,「你這是打算帶我去哪裡?」

「到了不就知道了?」納蘭珉皓微微笑著,低下頭親了親千帆的額頭,繼續向前,許久才停了下來。

「這是五嶺峰的山頂?」千帆從納蘭珉皓的懷中抬起頭來,看著四周的景色開口。

「是,你忘了嗎?我不是告訴過你,這裡看月色最好。」納蘭珉皓看著千帆,將她裹在自己懷裡,笑著說道:「你可還記得,我第一次帶你來這裡的情景?」

千帆想起那一日正是岳不暇死前的一夜,納蘭珉皓令日月為之失色的絕美容顏在月色下燦然生輝,那一日她告訴他,從今日起我會護著你!

納蘭珉皓跟她說,若是有事一定要告訴他,而他會等,等到自己願意告訴他的那一日。

結果那一日兩個人溫馨的感覺被小妖精攪了局,現在再想起反而恍如隔世了啊!

但是那個時候的千帆就在想,這一世我們都會好起來的,對不對?

如今看來,她的這一世,真是不枉此生不是嗎?

「納蘭珉皓,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千帆抬眸看著納蘭珉皓,認真地問道:「但是如果我有一日變成了老太太,你還會如現在這般寵我愛我嗎?」

「傻丫頭,如果你變成了老太太,我不就變成了老頭子?」納蘭珉皓想起殷莉莉在話本中寫過的一句話,笑著抱住千帆說道:「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頗會甜言蜜語的人,但是直到遇到你才知道原來那些宣之以口的情話都不是真心的,因為看到你就會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討好你……」

兩個人靜靜相擁了許久,納蘭珉皓才再度緩緩開口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管幾生幾世,我永遠追隨帆兒你左右。」

「珉皓……」千帆的嘴角微微牽起一絲微笑,就像當初她剛剛確定心意那般,踮起腳尖,閉著眼睛吻上了納蘭珉皓的唇。

風起,紅衣翻飛,夜色如此美好……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納蘭珉皓,若我幾度輪迴才能遇到你,我無怨亦無悔……

。 大概過了幾天,遊戲企劃部已經準備好內測,而這款遊戲打破傳統遊戲模式,由虛擬轉變現實,是一款利用席興最新虛擬VR技術的全新遊戲,席興十分看重,所以席現要親自去選拔一批職業選手後備隊。

江盛這邊事務繁忙,江宇華走不開,他送席現的時候,就像是要送丈夫出征的小娘子,那叫一個依依不捨,「現現,你要注意安全。」

「我只去五天而已。」

「如果有事,要記得給我打電話哦。」江宇華說道,不放心地囑託。

「我只去五天而已……」

「就算是沒有事,也可以給我打電話的。」江宇華怕自己再這麼下去,便真的要捨不得席現了,「對了,你是不是發情期快到了,不然我給你加個臨時標記再走。」

「……」席現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上衣要離開自己的身體,得知了Alpha的真實目的,他被薄荷環繞,有些言語不清,「你個混蛋!我只去五天而已!」

臨時標記加好了,這樣Omega的信息素便不會被察覺到,江宇華心滿意足舔舔嘴,在席現的怒視下,被踢出了房間。

脖子后的腺體有些疼痛,可那薄荷注入體內的時候,那種相互交融的安全感,確實讓他感覺到心中一些緊張全部煙消雲散。

雖然席現不想承認,但作為Omega,當和他默契度超高的Alpha信息素注入體內后,確實能給Omega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可以撫慰Omega。

上一次永久標記的時候就該知道,因為他們契合度超高,永久標記時有多刻骨,那麼清除永久標記的時候便會多麼的痛苦。

席現不能忘記,當時不打麻藥,那從骨髓中每一分的抽離,都狠狠刮過他的神經,他不可能還想感受第二次。

可如果還是江宇華的永久標記,他會願意嗎?

當初剛遇到江宇華的時候,他以為自己只是一時放縱,到最後,永久標記打入體內,他變成了徹底的依賴,再後來,江宇華陰謀揭露,他絕望之際跳了江,九死一生碰巧活了下來,發現有了席月月,又為了保住席月月清除了永久標記。

如果說上次是因為那個葯而必須永久標記,那麼這一次,又該因為什麼呢?

席現被永久標記過,也清除過永久標記,或許只有他能明白一件事——極高的信息素契合度是帶有欺詐性的,比方說,會讓你誤以為,你對對方是有感情的,而這感情,只是因為信息素的契合度而已。

江宇華回到江盛的時候,細心的手下看出了他神色中的差異,「江總,為什麼不是永久標記呢?」

江宇華沒有說話,因為他不想,不是江宇華不想,而是席現不想。

正是因為極高的契合度,江宇華對席現的信息素異常敏感,他能夠感受到,就像當年席現有心事不想被他臨時標記一樣,現在席現也不想被他永久標記。

席現在顧慮什麼嗎?

最近和席現公事的一個月里江宇華可謂是安分守己,每天準時開會,準時下班,準時順路帶著席現回家,還要再順路接上席月月,今天上午席現剛走,他兩位朋友可算解了禁。

江宇華最近有點惆悵,明明席現近在眼前,可是他感覺他們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了,倒不如席現還在恨他,像現在這樣一筆勾銷,之談合作,根本就是毫無進展。

就算席現覺得孫虎和趙出人特好,但A城醋王江宇華正是因為席現誇了這兩個人,才決定不讓他們再見席現了,現在席現出去了,他倆巴巴地跑了過來。

「大哥,要我說還是得英雄救美。」

「對,英雄救美是永遠不過時的!」

江宇華,「……」早知道他也不太想見這倆人了,「上次就是因為你們,才搞砸的。」

「上次不是意外嗎,這一次,這一次絕對不會再搞砸了。」

江宇華思慮再三,「我覺得你們說的有道理。」

「怎麼了呢?」

江宇華給財務部打了個電話,「再去續十年青曇的VVIP黑卡。」

倆兄弟,「?」啊這……有錢人的快樂我們不懂,但有一件事他們是懂得,「大哥,這喜歡的人,還是得追啊,不追的話,他怎麼知道你是非他不可的呢?」

他們還算說了一次對的話,就算席現只把江宇華當成個免費抑製劑,但江宇華確實是非席現不可的。

……

席興初次網路海選一共報名了兩千多人,最後從這兩千多人里選出了二十個人,這一次他們並沒有直接招募已經成名的選手,因為他們認為有些真正有天賦的選手,可能還沒有被挖掘。

二十個人已經經過了兩個月的集訓,初步有了些團魂,這些都是年輕氣盛的少年,很容易就擰在了一起。

「不過他們還是有些過於血氣方剛,上周還有兩個人因為打了一架,差點沒送進醫院,被教練狠狠訓了一頓。」輔導員引著席現進入集體寢室,「席總,我覺得還是當初找齊職業選手比較容易,這樣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席現跟著去了集訓室,路上一直在沉思,沒有說話。

而他們剛剛快到集訓室的時候,就聽到裡面已經在吵鬧,「席興的總裁?那種高高在上的人,怎麼可能來我們這裡。」

「嘁,就算是席興總裁又怎麼樣,憑什麼我們就得對他卑躬屈膝的。」

「住嘴!」教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席總馬上就來了,隊長整頓隊伍。」

小屁孩,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為自己有幾個能耐,就十分了不起了,把什麼都不看在眼裡,而他們不知道,他們口中看不上的這位席現,正站在他們的門口,把所有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站在席現的旁邊,輔導員的臉都快綠了,他一向看不懂這位席總似有似無的微笑,和深不觸底的眼神,不知道席總見到這混亂的場面,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怪罪他。

輔導員咳了一聲,示意教練席總來了。

當席現走進集訓室的時候,集訓室只能稱之為被迫安靜下來,為了迎接席總蒞臨,他們早上起了個大早,就是為了把集訓室打掃乾淨,做那些面子上的工作。

小屁孩,當然是不服的,沒關係,席現就是要的他們身上這股子不服的勁兒,如果找了那些已經成名的職業選手,感受過榮耀的他們,也就沒有了衝勁,很好,這群人他很滿意。

「知道你們訓練辛苦,所以我來這裡也很簡單,兩件事,一是看看我的錢有沒有白花。」席現倒是明人不說暗話,對付這群直爽的孩子,也沒有必要拐彎抹角,「第二,五天後有第一場比賽,是和PL戰隊,到時候,別給我丟臉。」

聽到「PL戰隊」的時候,這群小屁孩眼睛里突然冒了光,剛才還是不服現在竟然變成了激動,「可是那個PL戰隊,那個上次十城大戰拿了第一的那個,PL戰隊!」

果然還是群孩子,注意力瞬間就被轉移了。

「沒錯。」席現回答了他們,就連教練和輔導員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能和PL戰隊對打?!

PL戰隊是隔壁城最強的電競戰隊,上次十城大戰的時候他們靠著不拼到最後一秒絕不放棄的精神,硬是幹掉了蟬聯的冠軍,拿到了第一,於是這傳說在每一個電競熱血的少年心裡燃起了熊熊烈火。

席現臨走前,留下了一句,「這一次是全網直播,我想……你們不想輸得太慘吧。」

片刻停頓后,集訓室里響起了歡呼,「PL戰隊!!我們來了!」

「一定不能輸的太慘!我們可以的!」

「我們是最棒的!」

無視屋子裡天真的歡呼,席現已經走了出去,在輔導員的帶領下,先去食堂吃晚飯,這裡地處偏遠,晚飯不可能和席現平時一樣豐盛,「席總。」輔導員抱歉道,「招待不周。」

席現沒說什麼,雖然不豐盛但是葷素搭配營養均衡,味道也算家常,夠孩子們吃飽發育,席現說,「我覺得很好,有什麼需要的直接跟後勤部說。」

輔導員沉了半晌,才終於說,「太亂來了!」他指的是席現找來PL戰隊這件事,讓這群毛還沒長齊的熊孩子去打冠軍戰隊,也太亂來了。

「怕什麼。」席現噗嗤笑了,「最多不過就是挨頓打,也能長記性。」

「可是那PL戰隊……」輔導員不知道席現是怎麼找到這麼強的戰隊的,這些並非錢財可以請得動,若是他們這次怠慢了,會不會給席現造成影響。

席現當然不能告訴他自己是以頂級黑客的身份對接的PL戰隊,答應親自為他們寫一段人工智慧訓練程序,能得到那位著名黑客的幫助,PL也是求之不得,不過是一場小比賽,PL爽快答應了。

所以說PL也是有求於他,娛樂賽而已,對席興產生不了什麼影響,席現讓輔導員放心去和教練訓練應戰就好。

席現趕到訓練場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交代完了一番事後就已經到了晚上,這一天奔波疲憊不已,他剛剛洗了澡躺在床上想闔目休憩,一陣吵鬧的鈴聲打破了。

席現皺皺眉接了起來,「喂?」

「現現。」竟然是江宇華,席現那顆懸著疲憊的心,突然就放了下去,只是江宇華的聲音有些憔悴,還帶著幾分沙啞,聽起來身體狀況不太好,他又吊了起來。

「怎麼了?」席現焦急問道,是不是他的舊病又犯了。

然而江宇華沒臉沒皮,對著話筒小聲說,「我想你了。」

※※※※※※※※※※※※※※※※※※※※

走個支線劇情,很快結束~

。 姜淮音聽到這話,那簡直是高興壞了。

她立即說:「先生可否願意隨朕入宮?朕必定善待先生。」

這很明顯姜淮音在興頭上,既然在興頭上,那肯定是最容易得到一些東西的。

她身邊的女子心想浮光肯定會答應,既然都知道是陛下了,陛下說的話她還能不應下?

這女人就是帶着目的來的,她就是想蠱惑陛下!

可是她偏偏還有兩把刷子。

浮光拂袖,為了更加像個神棍她穿的衣服都是素白的,層層疊疊的輕紗,看起來就有幾分縹緲似仙。

「多謝陛下美意,不過在下還是暫時不去了。我想陛下心裏肯定還有幾分疑惑,那不如就等中南地帶的雪災應召再提這事兒?」浮光聲音極為沉穩,即便不笑也不會有讓人心裏發寒,不過卻有一定的距離感。

姜淮音聽此,稍稍冷靜下來。

「先生說的極是,那就等中南地帶事情之後再談。」她復而又說:「今日就不打擾先生了。」

浮光頷首,她起身,算是送姜淮音離開。

下了樓,姜淮音身邊的侍從說道:「主上,您有何打算?」

姜淮音已經冷靜下來,不過她心裏已經有了計較。

「將靜先生說的話散播出去。」她一邊走一邊說。

侍從明白姜淮音這麼做的原因,紫色氣運,金龍護體,這不就說明陛下是真龍天子嗎?

「那這靜先生……」她又問。

姜淮音看了她一眼,女子立即低下頭,已經回過神,自己越界了。

「主上,屬下知錯,不該打探主上的事情。」侍從認錯說道。

姜淮音有自己的打算,靜先生說自己是個散修,這世界上有沒有散修不重要,但是卜卦這東西是真實存在的,這一點他相信,不過很難找到真正會算的人。

當然,這些在姜淮音看來都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她當年做的事情有失分寸,百姓對她也頗有微詞,之前她還在想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

武力鎮壓肯定是不行的,潛移默化的話,這麼多年了,還是有些酸秀才不認可他。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