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韓星辰看了一眼韓筱夜:「小志的手是幫他爸爸在工地幹活時弄傷的!要休息三個月呢!」

韓筱夜眼光落在小志的手上,心中油然而生一種憐憫之情。

韓星辰的笑容更加溫和,看向小志:「筱夜現在是大陸上的祈願師,小志,你有什麼願望,可以告訴她哦!」

韓筱夜連連向韓星辰使眼色,要他別提祈願師的事。

韓星辰卻視而不見。

小志的眼光卻落在韓筱夜的臉上:「姐姐,真的……可以把我的願望告訴你嗎?」

正是:

輕輕的你走來

帶着輕柔的笑

唱着悅耳的歌

我本是路過

卻在看見你的一剎那,停住

再也邁不開腳步 【宇恆的屬性】

射門:83+16

速度:75+3

防守:75+4

力量:79+20

傳球:87+3

盤帶:79+10

反應:80+3

撲救:73+6

體能:95

綜合能力:世界級

……

雖然更換紅色神裝降低了宇恆的整體屬性,但完成任務四提供的屬性獎勵卻將這些損失完全彌補了回來。

如今宇恆的屬性在世界級範圍內已經屈指可數了,即便是對比傳說中的無解級球王,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白日夢,或許下一次突破,他就將成為傳奇球王中的一員。

…………

之後的幾天,擺攤任務繼續進行,宇恆一度成為了馬德里街頭最火爆的明星!

唱歌部分

在系統的幫助下,宇恆完成了一首又一首的英文神曲,直搗人心的唱功徹底征服了歐美人的耳朵。

三首歌曲同時霸佔音樂排行榜,這樣的壯舉即便西班牙本地歌手也不曾做出,卻讓宇恆一個中國球員做到了。

炫技部分

針對足球技巧,宇恆快閃乾脆參與了一場野球比賽,誰也想不到這個死皮賴臉要登場的男人正是當下炙手可熱的中國球王。

職業球場都可以叱吒風雲的宇恆到了野球場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本來毫無希望的一方,在宇恆的帶領下十分鐘連扳六球,直接逆轉了比賽。

剛開始宇恆進球還被對手稱作運氣好,然而等到他接二連三地進球后,對面的球員全都沉默了。

如果這都算運氣,那世間還有哪般表現可以稱作實力?

球迷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通過宇恆的表現,他想掩飾身份已經晚了,再聯想到之前接二連三出現的快閃表演,這些未知的身份呼之欲出,原來最近發生的一切都是宇恆扮演的!

娛樂圈內火了!

足球圈內火了!

舞蹈圈中宇恆更是成為了萬人之上的廣場舞師祖!

在眾多身份的加持下,宇恆一時間火遍了西班牙各大新聞媒體。

…………

收穫名聲的同時,宇恆的任務進展也非常順利,在比賽前最後一天,他收下了足球生涯第二件紅色裝備。

【傳奇球王戰袍(紅裝)】

屬性加成:無

特殊加成:白天比賽時,所有被動技能成功概率加10%;晚上比賽時,所有主動成功率加10%。

套裝:(28)

備註:概率可疊加,獲得紅裝將自動裝備,不可更換。

相比於上一件護腕裝備,這件紅色戰袍更加耀眼,尤其是成功率可疊加的效果,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

隨着任務的完成,赫塔菲迎來了本賽季西甲的首輪對手馬德里競技。

去年西甲積分榜一分之差惜敗赫塔菲,不用想也知道今天的馬競為了勝利已經卯足了勁。

和上個賽季的陣容相比,今天的馬競鋒線位置少了托雷斯這個頂尖前鋒,取而代之的是年輕邊鋒勒馬爾。

雖然經驗方面跟托雷斯無可比擬,但勒馬爾作為世界級球員無論是速度衝擊還是精準傳球都要略勝一籌。

馬競大換血,赫塔菲這邊也不甘落後。上賽季一直飽受爭議的第三外援孫興民終於得到了首發登場的機會。。 如果魍魎說得複雜一些寧次還能思考一下,可是魍魎核心就是兩個字「本能」,甚至還用呼吸來打比方,直接讓寧次熄滅了思考的想法。

「喂~~!那邊的大哥!」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在寧次的後方響起,寧次和鼬齊齊回頭往上看,只見一個黃頭髮,藍眼睛的人正在斜坡頂上沖著自己這邊揮手,那人看到寧次回頭,立馬就從斜坡上跑了下來。

「請問一下,幾位有沒有見過一隻白色的長毛貓?長著黃藍異色瞳孔的。」

「貓?呃……你是?」

寧次總覺得這人挺眼熟的,但是一時間又不敢確認,那人微微一愣,然後有些驕傲地昂了昂頭。

「我叫旋渦博人!是木葉的忍者,在做找貓的任務,請問你們有看到過嗎?」

「旋渦博人?鳴人的兒子?」

「嗯!」

博人稍有些自豪地點點頭,寧次對此也沒有任何懷疑,因為這個博人和小時候的鳴人長得特別像。

「博人啊,你知道嗎?我是一個魔術師哦,要不要我給你表演一個魔術?」

博人雙眼先是一亮,顯然對魔術也有興趣,但是緊接著臉就立刻垮了下來。

「魔術?可是我還要做任務呢,魔術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說著博人就要轉身走,寧次一把抓住博人的衣角,博人頓時動彈不得。

「唉唉唉!別走啊,你不是要找貓嗎?這種事找我們魔術師就對了,看我幫你把貓變出來!」

「哎?把貓變出來?真的假的?魔術難道不都是騙人的把戲嗎?還能變出真的貓?」

博人滿臉懷疑,寧次眯眼微笑,隨手打了個響指,之前從魍魎手上散落到地上的沙子自動漂浮起來,在空中形成了一顆空心的沙球。

「看好了!見證奇迹的時刻到了,貓就在這個球里!」

說著,寧次又打了個響指,沙子重新崩散,一隻長毛異色瞳的貓從沙球中掉出,剛好掉到寧次懷裡,寧次將貓遞給博人,博人人都看傻了,甚至就連遞過來的貓都沒有去接。

「真,真的能變出貓來?這,這也太神奇了吧?大哥,你,你是怎麼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這樣的話以後這種找小動物的任務就再也不愁了!」

寧次臉上的笑意更濃,將貓塞進博人懷裡,聳聳肩用雙手墊在腦後躺下。

「我不是說了嗎?這是魔術,這可是我吃飯的傢伙,怎麼能交給你呢?貓也找到了,你也趕緊走吧,你的同伴都已經找過來了。」

說著,寧次瞥了一眼上方,同時巳月和佐良娜也出現在了斜坡上方。

「喂!博人!你在那搞什麼啊?還不快找貓?又想偷懶了是不是?」

佐良娜性格暴躁,看到博人竟然在和陌生人聊天瞬間爆炸,如果不是隔得遠恐怕就要上手開始揍人了。

博人立刻回頭,將貓高舉起來。

「佐良娜,巳月,貓已經找到了,是這個小哥用魔術幫忙找到的!這小哥特別厲害!」

「哎?已找到了嗎?不過你說用魔術找到的?什麼意思?」

佐良娜和巳月都一臉茫然摸不著頭腦,不過兩人也還是快速從斜坡上跑下來,來到博人身邊,仔細檢查博人手上的貓,確認這隻貓就是任務要找的貓之後很有禮貌地沖著寧次行了一禮。

「謝謝你們幫我們找到了這隻貓!」

「哦,沒事沒事,舉手之勞,不用這麼客氣,能在這裡遇到也算是緣分,能停下來看我的表演我應該感謝你們才對,你們還需要去交任務吧?快去吧。」

「嗯!那就告辭了!」

佐良娜再度沖著寧次彎腰行禮,眼角不小心瞥到了一旁的鼬,這時佐良娜注意到鼬正用著非常怪異的目光盯著自己,一開始佐良娜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但是經過仔細確認之後,佐良娜確定了鼬就是在看自己,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趕緊低頭檢查一下自己。

「那個……我身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為什麼要這麼看我?」

鼬收回目光,輕笑著搖搖頭。

「沒什麼,你是宇智波吧?你父親是宇智波佐助吧?」

「哎?你怎麼知道?難道你認識我父親?你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嗎?」

佐良娜非常驚訝地看著鼬,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對方就知道了自己的姓氏和父親的名字,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認識自己的父親,趕緊向鼬詢問起來佐助的下落。

鼬先點點頭后又搖搖頭。

「你父親的下落為什麼來問我?」

「我……」

佐良娜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有些失落地低下頭,鼬立刻明白了些什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我明白了,如果我知道的話會告訴你的。」

「真的嗎?謝謝你!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該怎麼找到你?」

佐良娜兩眼頓時明亮起來,鼬了冷峻的臉上露出少有的笑容。

「名字並不重要,我會去找你的。」

「那謝謝你了!」

佐良娜鄭重地沖著鼬再度鞠躬,鼬沒再說話,扭頭看向正在落山的夕陽,目光變得複雜起來,佐良娜也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沒再說話拉著博人和巳月離開。

「你這傢伙就不能坦率一點嗎?反正身份遲早都會暴露的,她可是你侄女啊,難不成你還能一直瞞著她?」

就連寧次都沒料到鼬竟然隱瞞自己的身份,正如寧次說的那樣,佐良娜是鼬的侄女,跟何況鼬和鳴人還約定好了要一起去見佐助,這樣一來身份就不可能隱瞞得了了,還不如現在就直接說了。

鼬閉上雙眼,搖搖頭又重新睜開。

「如果是私下一個人的話,或許我會直說,但是還有另外兩個小鬼在場,特別是那個人,似乎和大蛇丸很像。」

「反正這是你的事,我才懶得管呢。」

寧次本來就只是發表一下自己的疑惑而已,怎麼選擇都是鼬的自由,寧次的態度就是不管。

只是寧次沒想到自己竟然能提前見到鳴人的兒子,想一下待會兒還要去鳴人家做客,到時候博人再看到自己會是什麼表情,寧次便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說什麼?」王海明猛然走上前,看着杜威。

杜威咧嘴一樂:「喲!王大大佬這是要動手了?來來來!你打我一個試試!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王海明上前一把抓住杜威的脖領,這杜威着實是把王海明氣得不輕,要知道王海明為人穩重,氣度儒雅,可杜威句句戳中的都是王海明的痛處,他王海明從一個小小的科員干起,一干就是十五年!

看着昔日的同學早早的當上了正科,而後更是一路扶搖直上,他只有唏噓不已的份,他王海明一沒背景,二沒錢打通關係,取得如今這地位都是靠着一點點的政績硬幹出來的!人到中年後才攢夠了錢買了一套房子,可這一切都是他王海明清清白白得來的!

「你說誰貪污?」王海明此刻瞪着眼睛,拳頭攥的咯吱咯吱響。

杜威嬉皮笑臉的說道:「說的就是你,你這個窮酸大佬,你懂什麼?老子告訴你,沒錢你算個屁!這年頭最不缺的就是你這樣的假正經!表面上裝得為官清廉,背地裏沒少收人錢吧?」

杜威之所以這麼說,原來是在之前,有一家公司與杜威的集團競爭,杜威競爭失敗便懷恨在心,市政項目不都是大佬親自過目?既然自己的集團沒能競標成功,那麼這其中誰知道有什麼貓膩?

王海明聽見杜威這句話,再也忍不住,拳頭一下子砸了下來,張術見狀急忙上前一把拉開王海明和杜威,「伯父!伯父你別生氣!」

王海明被張術拉開,而後杜威也是整理了一下衣服,喘著粗氣,「王海明,你他媽敢動我?」

張術眯着眼睛,看着杜威,眼中警告的意味甚濃,豈料杜威根本不吃這套,當下便惡狠狠的說道:「老子馬上叫人來弄死你!」

說着,杜威掏出手機,剛要撥通號碼,只看張術已經撥通了報警電話,朝着杜威和杜宇晃了晃:「怎麼着,二位私闖民宅,還要繼續鬧下去?」

杜威臉色陰沉,一臉不耐,指著張術惡狠狠的說道:「你算哪根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