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未分類

黃渤個人資料(“草根影帝”黃渤:成名後娶初戀為妻)

黃渤個人資料(“草根影帝”黃渤:成名後娶初戀為妻) 2013年,黃渤成就中國影史第一位50億票房影帝。 2019年,黃渤再成第一位百億票房影帝。 但這一切殊榮放在現年47歲的黃渤面前,似乎並不是終點。 而作為一位“草根”走到今天,被外界封為“最醜”但也是最“勵志”的影帝,黃渤的故事,又是如何呢? 一、 生於1974年的黃渤,父母都是青島機關單位的處級幹部,但黃渤沒能繼承到愛學習的天賦,反而從小就很調皮。 在學校的時候,同學都拿水澆花,他就非要用醋;別人都在認真聽課,他卻抓住一隻螞蟻,玩瞭一個下午。 不過,讓老師和父母足夠欣慰地是,黃渤的學習搞不下去,音樂天賦卻很顯眼。 1988年,讀初二的黃渤便代表班級,在學校的元旦晚會舞臺上表演瞭一首薑育恒的《再回首》,成為瞭校園名人。 緊接著,黃渤又代表學校參加瞭市電視臺舉辦的“龍城杯中學生卡拉OK比賽”,以一首《我心中的故事》,為學校捧回瞭一個三等獎。 那一年,黃渤還在賽後舉辦的夏令營活動中,認識瞭同屆的參賽選手高虎,為他之後的命運轉折埋下瞭伏筆。 比賽結束之後,黃渤為自己定下瞭當“歌星”的目標。 湊巧的是,仿佛一夜之間,卡拉OK火遍南北,尤其是青島,基本上隔個三五天,城中一角就會有新歌舞廳開張。 眼看自己的機會來瞭,黃渤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也幹脆翹瞭課到處跑場子演出,一晚上能掙15元。 那會兒,父母得知兒子跑場子唱歌的事情後,也沒少抽他。 黃渤卻是個倔脾氣,他不僅沒有“屈服”,反而被罵得越多越努力。 黃渤還找到夜場的經理,跟對方商量單場演出不結費用,等到月底領勞務的時候,他再把錢換成零票,攢在一起。 等到月底回到傢中後,黃渤再當著父母的面,從兜裡掏出一沓厚厚的鈔票,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是能掙錢的”。 也就這樣,在黃渤的堅持下,他總算打動瞭父母,開始全身心追求歌唱事業。 二、 初中畢業以後,黃渤考上瞭一個財會類的中專,他的夜場歌手生活也一直在持續。 為瞭更好的發展,黃渤特意組建瞭一個名叫“藍色風沙”的兩男兩女四人組合。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後組合中有一位成員因事退出,黃渤就把同樣熱愛舞蹈的小歐拉進來。 當時兩人都處在情竇初開的年紀,朝夕相處難免日久生情,久而久之就走到瞭一起,而這一戀,就是足足的13年。 在這階段,黃渤等人出場費也逐漸從15元漲到瞭150元,為瞭更好的發展,他們也開始瞭四處走穴的生活。 第一站先是廣西,之後,再從廣西以北,一路走遍瞭除西藏、新疆、甘肅以外的所有省份,最後再到廣東。 在廣州南漂的時候,黃渤的組合還簽瞭一傢公司,與楊鈺瑩、毛寧成為瞭同門。 包括之後輾轉到北京,黃渤又陸續遇到瞭周迅、滿文軍、滿江、零點樂隊、胡東、沙寶亮等歌手。 隻是,遇到的同行越多讓黃渤越受打擊,他從那時也逐漸感受到瞭,娛樂圈的殘酷性。 因為,盡管大傢起點都很一致,但論長相、論唱功,黃渤哪樣都不如他們突出。 也是頭一次,黃渤感覺到自己,無論如何怎麼樣都“融不進這個圈子”。 在生存和夢想無法實現的雙重壓力之下,黃渤選擇瞭放棄。 1996年,22歲的黃渤回到瞭傢鄉青島,跟著姐姐做瞭工廠生意。…

Read more

「我也要上去,不如一起。」

「我們人夠了。」 「這種事哪能讓女孩辛苦呢,就讓我替你去好了。」蒲凡對着卡莎說。 「不行。」卡莎搖頭,「這麼好的機會,我不會讓給你的。」 「你們要不帶我去,誰也別想去。」蒲凡笑道,「爬上去不容易,掉下來可是很簡單。」 洛蔓皺眉,「那你就一起來,你斷後好了。」 「不行,我膽子小,我要走在你後面。」 「那就回去吧。」洛蔓直視着他的眼睛,毫不退讓。 洛蔓爬起來並不費力,但剩下幾個就不行了,爬一段就氣喘吁吁,要歇息一陣,她沒用靈力幫他們,這一程很辛苦,若是能堅持下來,收穫也很大,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她需要自己的隊伍,這些人就是她的核心成員,他們也要成長。 足足花了上次三倍的時間,才到了牆壁邊緣,只要穿過最上層的霧氣,便能離開,可是她卻發現了個問題,上次來的時候,她輕而易舉就穿了過去,這次卻怎麼也不行。 到底哪一步出了問題? …

Read more

安德魯雖然氣不過,但傑斯終究是自己的親弟弟。

如果不是為了維護克拉克家族的名譽,他才懶得管這個傢伙。 在嚴肅的瞪了一眼傑斯之後,安德魯快速看去李庶。 「李庶先生,我先替代我那個沒用的弟弟,同您說一句『對不起』!」 作為兄長,弟弟犯錯,兄長也得賠禮道歉。 安德魯果然是不同於傑斯的斯文紳士。 只見他,當即額首拘禮,以近乎九十度的鞠躬,致歉道。 「安德魯先生,客氣了!」 李庶從來都不會搞株連這一套。 囂張跋扈的是傑斯,而不是這位彬彬有禮的安德魯先生。 所以,李庶快速將其扶了起來。 …

Read more

相比小莎,李哲還是更喜歡叫她學姐。

「就一次?」在李哲強行佔領了高地后,徐伊莎就放棄了抵抗,遲疑著說。 李哲一聽心中暗喜,這種事有一就有二。 不過他嘴上卻說:「我保證,就一次。」 「……那好吧!」 不過在李哲即將挺身而出的那一刻,徐伊莎又叫住了他,「別急,先等一下。」 「怎麼了?」李哲有點不解。 「你要戴……」徐伊莎輕聲說。 李哲愣了下,頓時明白了,昨夜她突然抗拒,不是後悔了,而是想讓他戴安措施。 「可是現在也沒有啊?」 這是單間,又不是情侶間,房間里沒有預備的安全用品。 …

Read more

當檢查到第六個小孩時,張凡心裏暗道:就是他了。

這個小孩五、六歲的樣子,左腳小腳趾向外彎,樣子很奇特。 張凡一愣:這個特徵,正是姬靜所描述的那樣。 「來來,舉起雙手……」張凡一邊送給他一塊巧克力,一邊向他腋下看去。 沒有瘊子。 但上面隱隱地有一塊疤痕。 「小朋友,你這裏是怎麼啦?以前生過瘡嗎?」張凡溫柔地問。 「我兒子以前這裏有隻瘊子,後來掉了,留下這塊疤。」孩子的母親在一邊插話道。 「噢,是這樣呀。身上長瘊子,是缺某種維生素,」張凡很熱情地道,「大姐,可不可以剪下孩子幾根頭髮,我拿回去化驗化驗,如果缺維生素的話,我會給你送來幾瓶多維維生素膠囊,另外,基金會還可以給一些營養補貼,您看行嗎?」 那婦女樂了,爽快地道:「剪綹頭髮有什麼大了不起的!剪吧。」 「謝謝大姐配合我。」張凡說着,便取出醫用剪刀,把孩子的頭髮剪下來一點,用紙包好,收了起來。 …

Read more

在聽完這名紫衣貂寺的話之後,小皇帝微微皺眉,貴為太皇太后的米氏,同樣臉色難看起來。

「剛剛收到消息,寶靜和尚已經穿過了中州北境防線,向咸安城而來。」 滿庭嘩然。 最近這百年來,寶靜和尚已經被公認為是純陽高手當中,最頂尖的存在,可與墨貂寺抗衡。如果說,墨貂寺是大離這邊的第一高手,那麼寶靜和尚,便是冰雪神殿的第一高手。 寶靜和尚,為何會在今日,向咸安城而來? 「今日是祭月宴,朕不想看到咸安城再起刀兵。」小皇帝搖了搖頭,看向身側的紫衣老宦官。 「墨貂寺,你去攔下他,不要讓他出現在咸安城附近。」 在小皇帝開口之後,太元殿內,暫時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墨貂寺,是目前咸安城內最強的戰力依仗。雖說當下城內除墨貂寺之外,還有兩位純陽老祖,以及為數眾多的高手。但當聽到墨貂寺要離開咸安城的時候,大家還是不由心頭一緊。 大家似乎已經習慣了,只有墨貂寺坐鎮的咸安城,才是真正安全的。 上一次墨貂寺主動外出迎敵,還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場雲州之戰。而墨貂寺那次離開的結果,就是前朝的大離皇帝離平,徹底隕落。 …

Read more

如今帶着這麼多人,怎麼也不像是來找麻煩的。

沈懷琳沉吟片刻:「這樣吧,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有什麼事我也能幫你,省的你一個人忙活不過來。」 「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跟我客氣啥!」 瞪了她一眼,沈懷琳轉而笑嘻嘻,「不過一會兒的草稿,就要靠你了。」 「……我就知道!」 天底下就沒有免費的午餐,自己又被抓壯丁了。 艾築淚。 。 「初初?」 沈初絕望之際,突然熟悉的男聲從側方傳來。 …

Read more

修鍊無歲月,不知不覺間,黃炎已經不停歇的修鍊了六個月了。

而此時他的修為也達到了四重樓初期,經脈也衝破了28條,識海裏面第四重樓也是隱約浮現,三尊八臂火神雄據其間,第四尊火神初步顯現,感受着自己的修鍊成果,炎不由自主的咧嘴笑了起來。 「也是時候去看看花教習,順便也去感謝感謝火仙子了。」炎望着遠方喃喃自語道。 黃炎趕到花仙子家的時候,不巧的是,花仙子去給另外的學生上課去了,還沒回來,他就一個人到城裏逛逛,不知不覺間來到了一座茶樓下,索性無事,就進去喝杯茶。 他在二樓靠窗的位置找了個位置坐下,讓小二上了一壺碧螺春,慢慢的品起來,中午十分,天氣有點熱,喝茶的人也不多,兩個唱小曲的也在有氣無力的拉着弦,吱吱呀呀的唱着聽不懂的地方小調,聽的人更加昏昏欲睡。 炎平時也是一個好靜之人,自己一人坐在角落細細的品著香茗,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等到一壺茶喝完的時候,天氣也漸漸涼快了下來,黃炎慢慢跺著方步走出茶館,來到了大街之上,大街上此時已經開始熱鬧了起來,小商小販們賣力的吆喝着,招攬著南來北往的客人。 「嘞———高樁兒的嘞———柿子嘞———不澀的嘞———澀的還有換嘞!」 「蘿蔔賽梨哎———辣來換!」 「蜜嘞哎嗨哎———冰糖葫蘆嘞!」 「一大一條,二大一條,我不是賣黃瓜的,我是賣大小金魚的!」 …

Read more

長槍頓時宛如風車一般。

將湧向他的所有冰刺都打的粉碎。 赤里明悟也趁此機會得到喘息,蒼老的手抬起在自己的胸口點了幾下,將血脈封鎖后右手握拳。 如枯枝似的手指,爆出一根根蠕動不止的青筋。 「赤里拓跋,老夫必將你碎屍萬段!」 「就怕你沒那個本事。」上官拓跋的臉也變得猙獰,嗖的一聲又迅如閃電一般沖向了赤里明悟。 砰砰砰砰! 振聾發聵的碰撞之聲在虛空中經久不絕。 趙信趕忙以元力將許雯、兔子面具和趙航裹住,帶著他們向外退出千米有餘。旋即,又凝聚元力在周圍布置起一道屏障。 饒是如此,戰鬥散出的漣漪依舊讓趙信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 元力不停消耗。 …

Read more

轟!轟!

項北飛靠着奚可瑤的加持,他的速度和力量變得更加迅捷,再次將兩個樹人給砍成兩半。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這些被砍成兩半的樹人,並沒有那麼簡單就死去,它們的身體散發着一道綠色的光芒,再次將斷掉的身體拼接在一起。 原先那個被項北飛砍斷了一隻手的樹人的斷臂處在嘎吱作響着,竟然也長出了手臂來! 這樣打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上去!」 項北飛手裏拿着息壤凝聚出來的鋒刃,一把砍在了前面的樹枝上,再次把一個樹人的手臂給卸下來。 息壤本身就很特殊,堅硬而強大,它能夠變成各種形狀,包括鋒利的砍刀,最神奇的是,它不會被樹人克制! 咔咔咔! 四周越來越多的樹人開始復甦,按照這種趨勢下去,恐怕整片枯萎林都會變成樹人!那他們這些人完全都是進了樹人窩了。 李子牧他們反應過來,迅速地朝高空躍了過去,儘管他們的能力無法對付樹人,但還是可以用來逃命的。 …

Read more